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总裁文里当秘书[穿书] > 第102章 公平竞争
 
简单地洗了个澡, 何子宁从浴室里走出来,楼下的对话便不可避免地传进了她的耳里。

听谈话内容,是关于工作的内容, 何子宁站在楼梯口听了一会儿并没有打算下去, 一是因为她们谈工作自己不适合露面,二也是她想听听徐紫文找陆放到底想聊些什么, 自己不在场的话,徐紫文也不会有忌讳。

一开始二人还只是讨论工作, 但是聊着聊着徐紫文的话头就不对了,正如陆放预料的那样,徐紫文正在诉苦自己上班的经历, 不光是上班的问题,还说了在宿舍里被同事排挤的事情,她说今天晚上之所以会跑出来,就是因为和同事发生了争执, 自己一气之下跑了出来。

何子宁已经觉得站着有些累了, 索性已经靠在了墙上,就像是看话剧一样听着楼下的动静, 甚至还有心情点评一下,如果是电视剧的话, 这个时候徐紫文就应该哭出来了。不过很可惜, 她的演技还没那么收放自如。

接着客厅便安静下来,不只是徐紫文在等待陆放的反应, 何子宁也在等着,她想看看陆放会怎么回复徐紫文。

过了一会儿,陆放的声音响了起来。

“那你想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徐紫文的声音听上去无助极了,“我也不知道, 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才来找你的。”

陆放问:“所以我问你现在想怎么解决?你说了这么多,诉求究竟是做不下去想换工作还是只是单纯的想要抱怨一下?”

徐紫文瞬间语塞,显然陆放的回答超出她的预料,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对方也没有给她思索的时间,继续道:“如果是前者的话,酒吧的性质在那里,我也提前跟你说过了,如果你觉得这里实在是不适合你的话,可能我也只能建议你换一个工作环境,如果是后者的话,我只能说你的行为不是很恰当,另外作为一个成年人,这样的行为也非常不理智。”

何子宁惊讶得差点出了声,陆放这话的确是有些重了,但凡脸皮薄点的女生绝对是受不了这样的话的。

“对……对不起,是我太冒昧了,我这就走。”听声音已经能感觉到徐紫文的情绪快绷不住了,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脚步声,随后是门被推开的声音。

人不会走了吧?何子宁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从下楼一看,客厅里只有陆放一个人,徐紫文已经不见踪影了。

“人呢?”她问。

陆放回答:“刚跑出去。”

何子宁看了看窗外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见,语气不由得加重了些:“……下这么大的雨,这么晚你就让她一个人跑出去了?这也太危险了吧。”

陆放的语气听上去有些无奈,“我也没让她跑出去,刚才我们的对话你不是听到了,我只是问她到底想怎么办而已。”

“你那话说的也太直白了,没必要那么难听嘛。”

“我说的的确也是事实,明明很多机会可以避免让事情发展成今天这样,她并没有很处理问题不是吗?如果是你的话,你和同事相处不愉快怎么办?”

她思索片刻回答道:“这个……本来同事也不是让你来做朋友的嘛,面子上能维持就好了,如果是涉及到了工作或者是道德层面问题的话,当然是要报告领导,让他们来处理这个问题咯。”

“所以我才说她的处理方法很不理智也很不成熟。”

“虽然我认可你的说法,但我毕竟不是本人,也说不出如果是我,就能做得更好之类的话。而且事情到了这一步,说这些也没什么用,最关键的是现在这么晚了,她一个人也没带手机的,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小巷子还这么黑。”因为担心耽误时间,所以何子宁语速非常快,如果单是下雨或者晚上倒也没有那么危险,关键是两个都有,属实是在叠debuff了。

陆放听了便站起来:“那我出去找她。”

“哎,我跟你一块去。”

陆放刚想拒绝,何子宁打断他说:“万一怎么了,有个女生方便一点吧。”这么一说陆放也就没有坚持了。

好在徐紫文跑出去也就几分钟,两个人找了一会儿,就在马路边找到了蹲坐在店铺门口台阶上的徐紫文。

看到人没事,何子宁也是松了口气,陆放问她:“现在要怎么办?收留她住一晚?然后在帮她找工作?以她现在这个态度来看的,其实我并不想帮她。给了机会却不知道把握,这样的性格不管在哪里工作都不会受到欢迎的。”对于帮忙这个话题,其实陆放更有话语权,这么多年来他见过形形色色不少人,类似的事情经历的太多了。

他能看出来何子宁想帮人的心,但他也必须点破她的单纯的想法。帮忙从来就不是剃头挑子一头热能处理的问题,就算你再用心帮忙,对方不知进取那也白搭,自己费心费力不说,说不定还会引起他人的怨恨。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也不喜欢去做无用功的事情,但是……”何子宁叹了口气,她对徐紫文的格外关注更多的是因为两人的来历相同而产生的一种共情的心理。以前看穿越小说,女主角运气好的能混个出身不错的家庭,运气差的就得都靠自己奋斗,但是最惨的莫过于那些整个人穿越过来的“黑户”,没身份,没熟人,完全可以说是地狱级难度的生存游戏了。

这也是何子宁一开始非常庆幸的事情,就算再辛苦,起码她在这个世界是有名有姓的,所以在了解徐紫文的处境之后,自己就萌生了强烈的同情心。

“不管怎么说,今晚也不能让她在这里坐一晚上吧,这天又这么冷。”

“那就今晚给她安排一个酒店,别的事情我们也帮不了太多,没有人能帮她一辈子的,她也只能靠自己。”

“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走吧。”何子宁扯了扯陆放的衣服,拉着他走了过去。

过去之后,她率先开了口:“徐小姐,这天也太冷了,你坐在这里会感冒的,我们去给你订个酒店。”

徐紫文看了一眼二人,又立刻低下头来,语气十分倔强:“不用了,我自己会处理好的。”

果然还是太年轻,被情绪冲昏了头脑,何子宁暗暗啧了一声,同时也替徐紫文庆幸,她是碰到了自己和陆放这样心心智成熟懂得包容体谅的打工人,要是碰到的是傅寒,对方估计的真的就掉头就走了。

“已经这么晚了,又下雨,你一个人在这里真的挺危险的,陆放这人说话一向挺直男的,你不要太往心里去。”

她刚说完就感觉陆放瞥了自己一眼,她赶紧拍拍陆放的胳膊以示安慰。“总之,事情可以改天再说,现在先找个地方好好休息吧。”

“何秘书谢谢你的好意,但是真的不用了。”

看徐紫文说的太过坚决,何子宁也不知道怎么劝,可能对方现在正在气头上吧,自己越劝她越是上头,但关键是自己也不可能一直站在这里等着她消气吧,所以她将目光投向了陆放,希望对方能够出个主意。

只见陆放在口袋里摸索了一会儿,掏出了几百块钱,塞到了徐紫文的手里。“我们尊重你的选择,这些钱你先拿着,是给也好,借也好,随便你怎么想。如果还想回去上班的话,只要明天准时去报道,我可以当今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如果不想做了的话,也麻烦你按照规定流程去办辞职手续,我觉得你需要好好想想,未来到底要怎么办,一切决定权都在你的手上。”

说完陆放便拉着何子宁要走,钱也给了,话也说了,何子宁也觉得该做的都做了,也就跟着陆放走了。

走了几步之后,她一个回头看到徐紫文正盯着手里的钱发呆。

回过头来,陆放问她:“现在你放心了?”

“额……起码我做到自己该做的了,人家不愿意,我也不能绑着她去酒店对吧。”

“是这个道理。”

“所以说,问心无愧就好了。”

“她是成年人,知道自己该怎么选择的。”

“嗯,看到她忽然觉得我现在的确挺成熟的了,果然人是需要比较的是吗”

“所以我刚才就说过了,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不会让事情演变成这个样子的。”

“我还是觉得你是在捧杀我。”她抬头看向陆放,因为光线欠佳所以看不清陆放的脸,但是对方的眼睛倒是亮的出奇,雨水打在雨伞上的唰唰声,配上对方温柔的眼神,让她觉得眼前这一幕浪漫极了。

好吧,果然她的点和一般人不太一样,不过就是偶尔会在平常的生活中发现一些小乐趣,才能够支撑她认真努力地度过每一天。

回去之后何子宁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她又不想折腾陆放再送她回家,索性就留在这里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一点起床,陆放送她回家换衣服上班。

其实也就早起了半个多小时,可她的身体早就养成了生物钟,少睡半个小时就是觉得困得不行,她进了公司,匆匆吃了两口葱油饼,就趴在办公桌上眯了一会儿,直到姜佩珍进办公室把她吵醒,她才勉强恢复了一点状态,等上班时间到了,她又给自己灌了一杯咖啡,全身心地投入进工作里。

她一直忙到下午,将手上的事情都忙完,才松了口气,去茶水间准备给自己泡一杯果茶喝喝,这时姜佩珍也走了进来,主动和她说话。

“忙完了?”

“嗯,手上事情忙得差不多了。”

“上午看你状态不是很好,本来想跟你聊天的,但是想了想还是算了。”

“哈哈,我昨天睡得比较晚,所以今天早上特别困呢。”

“从你今天早上喝咖啡我就看出来了。”

何子宁笑了笑,等着姜佩珍说重点,这么聊家常实在是太不符合姜佩珍的性格,既然她这么主动找自己聊天,肯定是有事情想说才对。

“我有件事情,想跟你咨询一下。”

“你说。”何子宁觉得应该是工作上的事情,便放下手中的马克杯,摆出一副仔细聆听的姿态。

只见姜佩珍深吸了一口气,像是在努力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我想把事情告诉司夜。”

“这个告诉指的是……”何子宁不太确定姜佩珍说的和她想的是不是一件事。

紧接着她便听到姜佩珍说:“所有事情,我想都说出来了,到时候他八成会找你来核对吧,所以我觉得提前通知你一声会比较好。”

“你这个通知的意思是……”因为姜佩珍的用词比较微妙,何子宁也判断不出对方到底是个什么意图,她的底线就是不不主动提及白旖楠,但要是篡改事实的话,那她真的做不到了。

“你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会把所有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他,包括我下药的事情。”

何子宁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没有听错吧?姜佩珍这又是整的哪一出?“你要把所有事情告诉顾总?”

“嗯。”

“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要放弃了?”

“当然不是。”姜佩珍回答地斩钉截铁,只是神情稍显失落,“我喜欢他,这一点从头到尾都没有改变过,我也希望他喜欢,但绝对不是以欺骗为由头,之前不想让你们说白旖楠的事情,一方是私心我很讨厌她,另一面就是我想再争取看看,公平竞争一下,再没有白旖楠存在的世界,如果只有我们两个,他是不是就会喜欢上我了呢?”

“其实你应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们俩的关系根本不是因为白旖楠的出现,就是双方不来电吧。”

姜佩珍苦涩笑了笑,“你说的很对,问题根本不在白旖楠,只是我自欺欺人,认为是白旖楠的出现夺在了司夜,他喜欢上都不重要,对我来说其实都一样,因为他喜欢的不是我。”

“那你这么做……我不是很明白。”这下轮到何子宁迷糊了,既然姜佩珍已经把问题看得这么透彻了,怎么又说自己没放弃呢。

“我喜欢司夜这一点是没有改变的,喜欢一个人怎么可能说不喜欢就不喜欢了,我只是不想看到司夜现在的状态,他好像很困惑自己为什么对白旖楠有印象,我不想看到他那么难受。”

姜佩珍的话也算是侧面验证顾司夜最近奇怪的原因了,看来白旖楠的出现的确是影响到了顾司夜,但他又不能完全恢复记忆,再加上性格又内敛,所有的事情都喜欢憋在心里,难怪最近状态这么差了。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看了李佳琪的直播,太可怕了

看之前什么都没打算买

看了之后什么都想买感谢在2021-10-12 15:02:27~2021-10-13 23:59: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陆陆 20瓶;富富 5瓶;29884834、蝎子、斯数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