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皇叔宠我入骨虞清欢长孙焘 > 第1000章 真正的厉害之处
 
大长公主又道:“虽然我与驸马不问世事,但正因为我们是局外人,所以才看得更清楚,我知你与明邕正在追查一伙不明身份的人,有头绪么?”

长孙焘摇头:“没有头绪,虽然可以肯定对手是谁,但对手的势力如何培养起来的,我尚未找到头绪。”

大长公主道:“我还小时,曾听父皇给我讲过一个故事,他说在很久以前,天下五分,有很长一段时间,各国都处于混战之中。”

“于是一批有识之士聚集在一起,他们花了几代人的时间,制作了一份《群国谱》,据说那份东西,有着能够轻而易举毁灭一个国家的力量。”

“多少人为了得到这份《群国谱》,展开了一场又一场的厮杀,直到我们的成祖得到了它,利用它统一天下。”

“有人以为这份东西上记载了各国宝藏的埋藏处,有人以为这份东西记录了各国的兵防图,也有人说,上头记载着可怖的武器。”

“但大家都错了,这份东西上,记载了成千上万人的身份信息,而这成千上万人,都是制作《群国谱》的那些人创造的秘密组织在各国安插的细作。”

“这是几代人的积累,这些细作渗透到各国的每一个地方,握住这些细作,那就等于握住了一股强大的力量。”

“昭华,你说时隔数百年,会不会有人故技重施呢?自从陆府九族被灭后,大秦便走下坡路了,多少人流离失所,而这些流离失所的人,现今如何了?”

长孙焘喃喃道:“十数年时间,的确可以做到很多事。”

忽然,长孙焘想到了日和曾经提到的事——她与谢韫所佩戴的那坠子,是神秘人给所有物的一个标志。

思及此处,长孙焘叮嘱大长公主多加小心,便带着属下朝驿馆赶去。

日和因“毒害”淇王府长史,但又因是出云的使者,所以最后被圈禁在驿馆里,等出云来捞人。

当长孙焘赶到时,怀中的灰灰不安地窜来窜去,长孙焘让属下先在外头等着,不要打草惊蛇。#@$&

他再次抽出佩剑,以炉火纯青的轻功潜入了驿馆之中。

里面,空无一人。

除了外头的守卫,驿馆里的人仿佛全都凭空消失了一番。

而地上,时而会有一滩散发着恶臭的不明液体。

忽然,长孙焘将手中的剑掷了出去,随即身形化作一道快得几乎看不到的影子向剑奔去。%&(&

等看清他时,他正握着剑柄。

而剑的一端,正刺\/入一个黑衣人的胸\/膛。

数个黑衣人从四面八方涌来,他们手里拿着古怪的武器,毫不迟疑对长孙焘发动攻击。

可已经有过对敌经验的长孙焘,很快就结果了这些黑衣人。

推开门,日和已倒在血泊之中,而她的鲜血,正燃气蓝色的火焰,那诡异的火焰燃烧之处,血肉化作不明液体。

长孙焘蹲身看向奄奄一息的日和,问道:“那坠子究竟代表什么意义?”

日和呕出一大口鲜血,强撑着一口气,道:“我……我已说……说过……淇王,别……别让圣德殿下去……去探寻身世……保……保护好他……”

等最后一句话落下,日和已气绝,双腿被火焰吞噬,接着是身体,最后是她整个人。

日和就这样,消失在了长孙焘面前,凭空消失。

长孙焘串联起今日发生的所有事,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他迅速用琉璃瓶装下一些液体,然后去那几具刺客的尸体旁,想从上面查找一些线索。

可无一例外,所有尸体都像密道中那具一样,伏诛后化作一滩血水。

长孙焘不再停留,从驿馆里默默地退了出去,而后吩咐属下不得把今夜他曾进入驿馆的事传出。

接着,长孙焘回到了淇王府。

王府之中,与宫廷一样平静,并未有刺客来袭。

“晏晏。”长孙焘火急火燎地赶到宴厅,看到陆明瑜安然无恙,他才如释重负般。

厅里人多,陆明瑜不便问,长孙焘也不便说。

陆明瑜让阿六继续说书,而她则趁机与长孙焘出了宴厅。

风先生和百里无相也跟着出来,很快的,司马玄陌与谢韫也来到了他们所在的厢房。

长孙焘开门见山:“朝廷要出事了。”

风先生神色凝重:“发生何事?”

长孙焘解释道:“先前本王接到消息,会有刺客暗杀宗亲,本王与越国公一起布防,预防刺客来袭。”

“然而刺客改变了目标,没有对宗亲下手,而是对一些小吏下手,礼部已有两个惨遭毒手,或许等到明日,各部门都会上报小吏死亡的消息。”

“这些小吏职位并不重要,他们就像城墙中一块不起眼的砖石,少了一块,补上便是,可若是一夕之间少了无数块,那这座城墙便会倒塌。”

“与此同时,出云使团却遭灭口,我赶到之时,他们都已化作一滩滩不明液体。”

说着,长孙焘把琉璃瓶递到百里无相手中:“师父,你看看能不能验出这能让尸体和衣裳化作液体的东西是什么,拿远一点验,晏晏此时不能有任何危险。”

风先生沉吟片刻,道:“淇王,你认为那些刺客想要把刺杀小吏的罪名嫁祸给日和父女,所以才将父女俩杀了?还用毒把他们的尸体化净,目的是引导我们误以为他们畏罪潜逃?”

长孙焘道:“大概是这样,他们被杀的事尚未被人发现。”

风先生道:“那就直接瞒着,小吏被杀一事,总要有人承担责任,让人以为日和父女杀人后畏罪潜逃,比让人知道大秦竟有如此危险的刺客存在要好。”

谢韫道:“也好,如果死的人多,必定会引起关注,但人更惧怕未知,如果大家都认为凶手是日和父女,那么以为已找到凶手的他们,必然不会太过恐慌。”

司马玄陌两手一摊:“若是死的小吏太多,一时半会儿去哪找萝卜来填坑?你们可别看这些人职位不高,处理的都是些一些小事,但他们实则很重要。”

“我在外头混迹时,有一次挑大粪的不小心醉酒失足摔死,那茅房的大粪就没有人挑,最后臭得茅房都用不了。”

陆明瑜道:“春闱不是要开始了么?我可以从那些人中择选人员,填补各部空缺。”

长孙焘道:“替换这些人时,也是对方安插奸细的好时机,所以信不过的人还不能随便用,否则被奸细渗透到各部,后果不堪设想。”

风先生道:“淇王所言没错,这正是我担心的啊!刺客真是狡猾,大员动不了,就去动小吏,动得多了,我们必定得找人填补,这样一来,弱点就会呈现在敌人面前,让敌人有机可乘。”

司马玄陌问道:“相爷,你不是有一大堆学生么?从他们下手啊!”

风先生摇头:“他们还不够成熟,当不得大任,不能让那些还未学成的赶鸭子上架,稍有不慎弄巧成拙,后果更加严重。”

“再者,陛下也不希望我的权力太过壮大,如果这些空缺都填了我的人,说不定我会立即被认定为凶手。这事还得陛下拿主意。”

长孙焘道:“暂且可以让各部的人先顶一段时日,我们可以劝说陛下开恩科解决空缺问题,而且也要实施一些措施,防止其他小吏再遭毒手。”

众人赞同,又商量了许久,这才准备散去。

长孙焘叫住谢韫:“谢韫,本王有话同你说。”

陆明瑜知晓这两人有话要说,便也先离开了。

风先生回到宴厅,四处找不到小茜和文茵,连忙让司马玄陌和百里无相跟着去找。

陆明瑜被绿猗扶着回宴厅,斜刺里有人自暗处向她撞来,还好她躲闪得快,这才有惊无险。

等站定后,发现来这人竟然是文茵。

方才文茵借口如\/厕,于是小茜便与陆溪跟着她去,结果被她从恭房溜了,刚追上她,便看到她向陆明瑜撞去。

小茜吓得心提到嗓子眼,反应过来,她迅速挡到陆明瑜面前,冲着文茵厉声喝道:“灯这么亮,你是瞎吗?为何撞我阿姐身上!要是我阿姐有什么闪失,我不会原谅你。”

文茵垂下头,没有说话,更显得小茜咄咄逼人。

而小茜责备文茵的这一幕,正巧落入刚赶来的风先生眼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