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咒术回战之予命咒术 > 52.中华街之乱『二』
 
  苍劲的暴风,在原本昏暗阴沉的中华街内,随着白云居咒力的翻涌奔腾,而发出灿光,不知为何,仅仅是看着面前这张缝合脸,白云居心中就莫名其妙会产生一股无法遏制的暴怒,而回想起它当着自己的面,扣掉高桥胜美眼球的画面,白云居的怒火更是再上一层楼。

  “他怎么就上了!?也不和我们打个招呼?”,哪怕是在加茂宪纪血眼之内,白云居此刻的速度,依然快的吓人,更可怕的是,他不仅仅是单纯的在冲刺,还顺势挥出了一记强有力的左勾拳!

  “好快的速度!我——”

  砰!

  缝合脸的感叹,被白云居一拳击中太阳穴,因此被迫吞咽了下去,但就算命中了致命部位,白云居也还是完全没有停手的打算,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个家伙,绝不可能因此丧命!

  “为你的卑鄙无耻付出代价吧!!”,白云居将咒力汇聚在双拳之上,左掌拽住它的满头灰白发,狠命下压的同时,蓄满咒力的右拳全力上勾!

  砰!

  沉闷而血腥的骨裂声,传到三人的耳道内,毫无疑问,又是一记绝命暴击,而在白云居的双手力道的作用下,恐怕连金石都会被这一击崩碎!

  “别给我装死!给我起来!!我知道你还活着!”,缝合脸迎面被白云居两度重击,眼看是活不成了,但白云居却清楚,这不过是它在和自己玩呢!它还是在戏耍自己!!

  “起来!!”,缝合脸越是死寂,白云居就越是暴怒,只见他一拳将它的腹部打出凸痕,而后便瞄准了它的鼻梁骨,瞬间跟上一记全力提膝,用再一次的声响,告知他人,此次造成的伤害,更甚方才!

  “好狠的招式,他的一招一式已经不单单是想要让敌方毙命那么简单了……与其说是袯除,不如说是凌迟!”,白云居与缝合脸的战斗,与其说是两虎相争,此刻反而更像咒灵单方面受到毒打,而白云居的每一次轰击,包含的,也不再只有『正义』,这个模糊的情绪,因为任谁也感受到了,此刻的他,心境早已被那股血腥的杀意污染了!

  “给我说话!给我求饶!给我道歉啊!!你这个恶人!!”,白云居就像暴打沙袋一样,又一次拎起缝合脸,不知多少次的出拳,打向它那已经血肉模糊,面目全非的脸,但就算是被这样殴打,它依然没有一丝反应,更恐怖的是,白云居能感觉到,它的生命力,在自己这么狂暴的持续攻击下,竟然分毫未损!

  “要不要去帮忙?”,加茂宪纪双手微微交合,一缕鲜红的血液顺着他被捏爆的血包流了下来,眼看穿血就要激射而出。

  “很可惜,你们没有动手的机会了……”

  呼呼——

  狂风怒号,策马奔腾在中华街的天地之间,苍老而平静的声音,就像恒古长鸣的丧钟一样,敲响在每一个人的心中。

  “是谁?!”,仿佛无边无际的『帐』中,一道清淡平缓的话语,被别有用心的掺杂了了些许咒力,而仅仅是这些咒力,就足以让回过神来的加茂宪纪汗出如浆。

  “不用知道我是谁,你们只需要知晓,那个家伙,肯定是会死在真人的手中,而你们,我就勉为其难的照单全收了!”

  不屑至极的嗤笑声,从三人面前的迷雾中响起,一位体态如同耄耋老人,身穿黄黑格子衬衫,手持烟枪的类人咒灵,就轻飘飘踏雾行出,而仅仅是一个照面,便让包括白云居在内的四位天才咒术师,都同时腿脚发软,失去战意了。

  咒灵的身材很矮小,甚至一米七都不到,左手杵着实木拐杖,右手夹着被熏得乌黑的烟枪,所作所为简直和人类一般无二,但若是注视到它那几乎占满半个脸的独眼,以及恰如富士山般的头颅,任谁也只会觉得诡异恐惧。

  “啧啧啧~真人这个家伙啊……明明刚才,那个白云居都已经接触过它的手掌了呀,还不使用术式?贪玩的家伙呀~”,看了一眼被白云居单手提颈,打得惨不忍睹是缝合脸,咒灵却丝毫没有同伴被殴打时应有的愤怒,只是杵着拐杖,猛吸一口烟枪,随后悠然吐出烟气。

  “呵呵呵,算了算了,反正它是打不死的,玩就玩玩吧。”,咒灵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嚓的响动,在几人都不敢轻举妄动的死寂氛围之下,它也开怀的笑道:“哎呀哎呀,看到各位少年天才们这恐惧到话都不敢说的样子,真是让我的心情好到爆炸了呀~既然如此,在把你们全部虐杀之前,我——就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叫漏瑚,是由你们人类对大地的恐惧中诞生的诅咒,介绍完毕,现在,死吧!”

  漏瑚狞笑着打出响指,只见伏黑惠的脚下,一个近一米的火山口就这样凭空长出,赤红炽热的熔岩在其中翻滚流淌,半个眨眼后,便如同高压水枪一般激射而出!

  呼——

  “小心!”,东堂葵骇然失色,因为这一次的攻击太快了,快到自己根本来不及施展不义游戏,眼看那足以融尽一切的火线,即将吞噬伏黑惠之时,后者终究快了它一步,猛然一个大跳,终于堪堪躲开这一击。

  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嘿嘿,不过是躲开了我的一个招手而已,不用这么开心吧?弱小愚昧的人类!!”,漏瑚嘴角肆意上扬,露出被铁水染黑的排排牙齿,而此刻的它依然没有要移动的欲望!仅仅只是又一次抬起来左手。

  “火砾虫!”

  嗡嗡——

  “这是什么怪物!?”,数只长相可怖的火虫,高速振动着透明的薄翼,发出刺耳的嗡鸣声,同时飞速射向三人,而首当其冲的加茂宪纪,甚至来不及看清它们的长相!

  “东堂学长,将他和我置换位置,快!!”,万分危机的时刻,伏黑惠大吼出声,同时双手更是祭出简易印节,身后漆黑的影子翻江倒海似的涌动,眼看就要窜出什么。

  啪!

  熟悉的拍掌之声,代表着场上必然有人受到了置换,而一个只不过是一个眨眼,伏黑惠竟然就已经来到了加茂的位置,完成了术式。

  在这种千钧一发的险境之中,东堂的术式发动丝毫没有一点犹豫和迟钝,男人之间的默契和相互信任,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鵺!出来!”,一声苍劲有力的鹰唳,混合着炸裂的雷鸣之音,响彻在云霄之间,哪怕是来势汹汹,杀机毕露的火砾虫,也因此而停滞了一瞬。

  “唳——”,鵺伸出了有力的双爪,抓住自己的主人,一个振翅便高高飞起,想要就此甩开身下那些凶残的追猎者,然而一直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的漏壶,却轻蔑的笑了出来。

  “式神使吗?以影子为媒介,很独特的术式呀,只不过,火候不到家呢!”,漏壶略微一挑指,那些被鵺的雷霆镇住的火砾虫,便再一次沸腾疯狂,就像锁定了伏黑惠一般,不顾一切的冲向了他,速度竟然还在不断加快!!

  “伏黑!”,在地面上的东堂,望着也许即将展开空战的伏黑惠,心中无比焦急,但却毫无办法,而在他身旁的加茂,却急中生智般高高跃起,忽的对身下的东堂葵大吼。

  “东堂,发动术式!目标是我和速度最慢的那一只火砾虫!”

  “你有把握对付那些怪物!?没有滞空能力的你如果升天后转而成为它们的目标,那么等待你的,就是死亡!”

  东堂虽然说是这么说,但却还是痛快的施展了不义游戏,清脆的拍掌声,伴随着两个包含咒力的物体置换,加茂宪纪也没来得及,说出任何感谢的话,便毫无保留的将自身咒力提取大半,凝聚在手中被捏爆的血液之中。

  原本殷红的血,在加茂大量苍蓝咒力的感染之下,甚至开始微微变色,而出招之前,他与伏黑惠终于对上了眼睛,后者的眼中,也多出了一丝惊讶与钦佩。

  “动手吧!赤血操术.赤缚!!”,空中,强烈的失重感几乎将加茂宪纪的脑内搅得天旋地转,但就算是无法滞空,就算是下个瞬间,自己就要从高空中摔死,他依然成功用庞大咒力,将一条长数十米,宽两分米的血绳成功甩出!

  天空中,此刻一心只想攻击伏黑惠的虫群,阵势无比密集,但正因为如此,经过加茂宪纪特殊炮制的赤缚,才能完美的将其一网打尽。

  “咳咳——交给你了,惠!”,遥望着远空之中,被鵺提起的伏黑惠即将出招,加茂宪纪也露出得逞的笑容,对那些火砾虫比了一个中指。

  “好!就趁现在!!”,伏黑惠死死俯视着身下,被赤缚全部捆住的火砾虫,也毫无保留的抽出大量咒力,只为强化接下来被召出的式神。

  “出来!大蛇!!”

  轰轰——

  地面之上,像是有什么巨灵受到感召力一样,庞大的力量甚至连身在空中的加茂宪纪都能模糊的感受到,而下一个眨眼之后,加茂的身侧,已经多了一条还在攀云腾雾的纤长身躯,要知道,哪怕是这里,也离地面还有三十米啊!

  “这……也是他的式神?”,从地面直冲云霄的是什么,东堂葵根本没看清,但作为特级中的至强者,漏壶却看的一清二楚,那腾云驾雾冲向天际的巨物,分明是一只皮肤黑白相间,形若游龙的巨蟒!

  “咳咳!给我把它们全吞了!”,为了强化自己身下,这已经张开三米高血盆大口的大蛇,伏黑惠此刻连保持鵺的存在,都有些艰难,但一分钱一分货,得到了伏黑惠如此之多咒力的它,竟真的在一瞬间,便将那些火砾虫全部吞入腹中。

  “还有一只!伏黑,交给你了!”,东堂死死盯着快要摔到地面上的加茂宪纪,卡住时间,完美的再次置换了他与地面上最后一只火砾虫的位置。

  “交给我!”,伏黑惠抓住鵺的爪子,单手掐出印节,匿藏在身后的玉犬猛然扑出,狠命的咬住了此刻还不知所措的火砾虫,残酷的血液自天空淋下,三人的配合,也终于完美全歼了这些难缠的对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