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你是我的半米阳光 > 第67章 做英雄是要付出代价的
 
周日晚上的晚修是班主任坐班。

时间滴滴答答地跳过晚上七点整,顾海生看看手表,整理好自习秩序,起身去办公室寻找老师。

刚到办公室门口,他就听见里面传来班主任低沉的声音:“林用,我知道你为了数学竞赛已经做了很久的准备,老师也是。对于这个意外我们都很惋惜,但是老师希望你想通,一条生命,远远高于任何一场比赛。而且也许,你所拯救的不仅仅是明南他一个人,而是他们一家人……”

顾海生敲门进入,办公室里班主任和林用都在,老师脸上带着沉痛的神情,而女生低着头,面无表情。

“班长,有什么事?”班主任抬头看见他,中断了刚才的话题。

“老师,今晚晚修是您坐班,但是您一直没去,所以我来看看。”顾海生说。

“我等会儿就过去,你先回去吧。”

“老师,关于期考工作我还有一份表格没有完成,我可以用一下办公室的电脑么?”

班主任没有立刻回答,而是问女生:“可以么?或者你需不需要换个地方?”

林用点点头,没说话,算是默许。

顾海生在旁边的电脑前坐下,开机,既然班主任允许他听,那么他就不客气了。

班主任继续未完的话题:“林用,我相信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不会把比赛失利的责任推给受害人。你放心,你的损失,老师会想办法替你寻求弥补。”顿了顿,又补充,“但是你得有心理准备,做好事,就要有自我牺牲的思想觉悟。”

“好,谢谢老师。”

无论班主任说什么,女生看起来都是麻木的,偶尔吐出几个字作为敷衍。

心情是一方面,其实还因为她今天一口气献了400血,体内的亏虚一下子没补上,所以精神不济。

班主任心里明白她的心理压力有多大,数学竞赛意味着名校敲门砖,而她一旦失去,高考的重担、同学的嘲讽、家长的施压等等一系列后果将会一股脑儿地向她招呼过去。

在唾手可得的光明前途面前,有时候生命变得微不足道。

何况那只是她的一位普通同学的生命。

“如果你压力太大,老师就再给你续几天假期好好休息……”班主任说,“或者你想继续在办公室待着,看看杂志什么的,都可以。老师相信你的基础,只是缺几天课,很快就能补上的。”

说到这里女生终于有了一点反应。

她偏头看向自己平时做题坐的位置,心下弥漫起一阵酸涩。

其实,说完全不在乎是不可能的。

“不必了老师,我可以回去上课。”

班主任虽然担心她的心理状态,但还是依着她。“班长,你最近这几天多照顾一下她。”他叮嘱说。

顾海生点头称是。

“那你……先回去自习吧,有什么事情一定及时跟老师说。”

林用站起来微微欠身:“老师再见。”

顾海生也忙关机:“我做完了老师,我也回去了。”

“你等等,”班主任叫住他,“我有事跟你说。”

顾海生只好站住了,眼看着行走的八卦飘然离去。

班主任靠在椅背上捏捏眉心,说:“我记得周五下午班里是自习课。你带几位班委和同学,去医院看看明南,算是表达一下同学之间的关心。”

顾海生能猜到班主任叫他做这个事情,便问:“在哪个医院?”

班主任说了医院的名字。

顾海生挑挑眉,点头:“我知道了,我会安排好的。”

“什么?明南在我家的医院住院?”孟青惊叫。

顾海生笃定地说:“老班亲口说的。”

“这个事情闹大了呀……”孟青喃喃道。顾海生早把在办公室听到的事情全部经过告诉了她,她虽然见的世面不少,但是这样近距离发生的故意伤人案例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但是我有一点不明白,”女孩的冰雪聪明属性再次上线,“林用不是在家么?为什么比赛开始之前会回学校?”

“听他们的谈话,说是林用发现自己的身份证落在学校里了,回来取,所以恰好遇上了事儿。”

“可是,如果她在入校之前就遇到了受伤的明南,并且及时把他送上救护车然后随行去医院,那么她应该拿不到自己的身份证啊。”孟青摸着下巴,大脑飞速旋转,“没有身份证,她怎么献血?”

这是一个bug。

“难道还有什么隐情,她瞒着我们?”

“绝对有!”

这么一个明显的漏洞,孟青能注意到,办案的警察就更不可能忽略了。

原本他们以为这是一个能够揭开所有真相的终极线索,没想到林用被警察问到时,只是淡淡地改了个口:“不好意思,我口误了,其实落在学校的是我的学生证。”

警察经过调查,证实数学竞赛入场确实需要学生证,而她的学生证的确放在寝室的柜子里没带走,这个bug也就顺理成章地圆过去了。

但是孟青并不善罢甘休,她隐隐觉得这其中另有隐情。

班委慰问团去医院那天,她本来想把林用也带上,去跟明南当面对质,但是同桌死活不愿去。

于是她失了兴致,顾海生直接被放鸽子。

校门口,他看着聊天窗口里孟青惜字如金的消息“我不去了”,站在没有她的班委慰问团里,迎着风凌乱。

他想了想,打电话给鹿深,不出五分钟后者就赶到了。

顾海生看着他感动得热泪盈眶,果然还是兄弟靠谱!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来到医院,说完客套话,放下五颜六色的花束和果篮,然后告辞离开,全过程不到二十分钟。

鹿深拍拍伤员的肩膀:“都是些表面工程,习惯就好。”

明南面露惊恐:“还有下一次?”

顾海生看他还有精力开玩笑,知道他身心都恢复得不错,才略略放心。

“你们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多见外啊。”明南学着他们说客套话。

顾海生翻了翻果篮,坏笑:“那我带几个回去给林用,人家为了你那可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吃你几个水果不过分吧?”

话题不动声色地进入正题。

明南听到女生的名字愣了一下,才问:“她最近怎么样?”

顾海生耸耸肩:“还好,除了无故缺考被大赛组委会调查、卷入故意伤人案被警察调查之外,其他都还蛮好的。”

“什么?她数学竞赛缺考了?”明南垂死病中惊坐起。

“那不然,你以为你这条小命是怎么捡回来的唷。”

明南颓然地靠在床头,怎么会这样?

“啊,那她岂不是错失名校了?”鹿深惋惜地说,“这事儿真是一场闹剧,你俩从中都没捞到好。”

“是的。所以她最近可能心情不太好,老班还叮嘱我多照顾她。”

“那是得多照顾照顾,女孩子心思重,就怕她想不通呢。”

“不会吧,我看她人挺沉稳的。”

“哎,你不懂。张念珊跟我说,其实林用看着文静,其实就是不愿给人添麻烦,什么事情都压在心里……”

“这么懂事……”

顾海生和鹿深讨论起来没完,而明南一直沉默着。

这一切都因他而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