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浮世逍遥 > 第七十一章 暗算
 
俞长风一出手,就是青菱剑法威力最强的一招。

他手中长剑飘飘摇摇,看似只有一剑,却包含了千万剑。

好像不管怎么躲,最终都有一剑要躲不掉。

但若是不躲,最后落在身上的还是一剑。

其实青菱剑法极适合用来守御,相比之下,攻击性反而不那么突出。

见招拆招,遇势随意而破,手法巧妙精准,不管对方如何来攻,始终伤不到自身,才是青菱剑法的核心所在。

这一招,是为数不多……用来攻敌的几招之一。

以他目前的修为,长剑颤动之下,能化出十几个剑尖来,已是极限。

但即便如此,也足矣让一般人眼花缭乱,不知如何下手抵挡。

遗憾的是,黑衣人不在这个行列。

刷的一声响,最后一点残留的血迹滴在湿润的土地上。

剑随风起,带起风声的同时,又划出嗤嗤的声音。

亦是十几点寒光生出,几乎和俞长风的招数完全相似。

下一刻,就是短兵相接。

两只锋利的剑尖陡然相遇,在空中迅捷无比的碰撞了十几次。

“叮叮当当………”

像一双芊芊素手抚在瑶琴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动人声音。

不觉得使人心旷神怡。

但眨眼间,便已曲终人散。

……

俞长风抽身后撤出十几步,一脸凝重,右臂微微发麻。

一阵连环相撞,看的出来此人虽然修习了青菱剑法,但刀砍斧剁痕迹太重,使的极其不自然,这说明他并没有领悟到精髓所在,比自己差着许多。

“毕竟我是师伯亲身相授,自然不同。”俞长风心里稍觉安慰。

但却另有一件为难之事。

这人的内功远高于自己,如此打法,到最后谁胜谁败尚未可知。

另外,看此人身形自己绝对不认识,他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憋在心里实在难受,忍不住再次问出来。

“你究竟是谁?何必藏头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俞长风向前走了两步,此时的他,并无有丝毫惧意。

黑衣人继续沉默,反转长剑又向他攻来。

这一剑看似是刺向俞长风左目,但剑尖却不住颤动,嗡嗡之声大作,似乎隐有变幻之意,依然是青菱剑法中的招数,虽略有沉重但依然威力惊人。

俞长风对这招烂熟于心,如何破解自然明了,当下毫不犹豫,微微伏低身形,手中长剑直直向前递出,要刺黑衣人小腹。

俞长风虽是后发出招,但每人双臂皆是一样长短,你抬手往上刺,我俯身往你胸下直刺,自然是俞长风更快一步,黑衣人要论招数变化,和他还有一段距离,知道此时若不收招,自己小腹必被洞穿,黑影晃动之下,已然退了出去。

俞长风一招将他逼退,感觉左臂并无大碍,心中安定长剑连连挥动,直如狂风暴雨一般席卷而来,青菱剑法在他的手中变幻莫测,比黑衣人使出来的威力大了何止一倍?

但那黑衣人的内功远胜于他,每每捉襟见肘之时,长剑便直上直下的硬砸,两把剑倘若猛然相撞,俞长风手中之剑必然拿捏不住。

这其中的道理俞长风焉能不知?故而只能以招数迎敌,一把长剑舞动的灵蛇相似,在黑衣人身侧转来转去,始终不敢与他对剑,但如此打法,那黑衣人内力再强,也总有耗尽的时候,所以只要不犯太大的错误,俞长风便有胜无败。

眼见天色微明,薄雾将散,远处逐渐瞧的清楚,想必不多时就有行人经过,俞长风心中更是底气十足,凝神戒备与他缠斗。

两人在道旁激战多时,剑尖之上满注内力,挥出时剑气欺人,嗤嗤直响,将附近青草削的七零八碎,大片柳枝散落一地,四下里一片狼藉,俞长风正打的兴起,碎枝烂叶掉在头上也不理会,青菱剑法使出来酣畅淋漓,将黑衣人逼得一退再退,显然内力损耗的厉害。

“你和苏羽珊那贱人什么关系?”

俞长风连环三剑,招招指向黑衣人的要穴,逼的他手忙脚乱,口中兀自大喊。

那人浑身有力用不出来,想要和俞长风对剑又做不到,论招数又远不如他,越打越心急,左顾右盼似要逃走。

俞长风哪能瞧不出来?手上加紧剑招更是密集,霎时间眼前全是剑影,黑衣人内力大损之下,终于有些眼花缭乱,噔噔噔连退了好几步,心知再打下去,不出三十个回合,自己就要败于他手,忽然纵身一跃飞上树梢。

俞长风怎肯放过?飞身而起紧随其后,长剑撕风之声吱吱直响,眨眼间临近那人咽喉,忽然面前一花,那人身形晃动,向俞长风身后飞出,已然跃到另外一颗树上,离马车的位置反而比他更近。

俞长风大吃一惊,心知自己身后就是马车,方才一番争斗,始终不敢与他调换位置,死死守在马车之前,就是怕他下手偷袭对陌然不利。此时两人位置一换,自己顿时失守,没等反应过来,那人手中扣着一物,狠狠地朝着马车扔去,听劲风之声势道奇疾。

俞长风吓得亡魂皆冒,不要命地向他冲去,口中大喊:“住手!你胆敢伤她半根手指,我把你……”

话音未落,但听得车内刘陌然闷哼一声,似乎已然受伤,黑衣人头也不回,施展轻功飞速离去。

俞长风顾不得追他,抛下手中长剑,几步奔到马车之后,掀起车帷钻了进去。

“陌然,你怎么样?”

车内黑沉沉一片,俞长风忽然闻到一股血腥之味,心中砰砰直跳,惊惶的难以形容。

“我……我……”

刘陌然说不出话来。

俞长风转身把车帷掀了上去,再一回头,不由得吓傻了。

陌然胸口鲜血狂涌,一只钢镖钉在上面,她侧身拿手捂住伤口,闭着眼睛虚弱至极,已然奄奄一息。

“陌然……陌然……”

俞长风眼泪瞬间流了下来,连滚带爬扑到她身边,“陌然,你……醒醒,你……怎么样了?陌然……”心中悲痛欲死,放声大哭。

刘陌然艰难的睁开眼睛,嘴唇努动了几下,“长风,我是……是要死了吗?”

“不……你不会死!你不会死!我就算豁出性命不要!也会把你救下来!”

俞长风擦了一把眼泪,手忙脚乱的把她扶起来,一只手搂住了她,另一只手贴在她后心,精纯的真气顺着手掌喷涌而出,宛如江河决堤一般注入她的体内。

片刻后,俞长风就觉得眼前金星乱晃,他已然经历一番大战,体内残存的真气本就不多,这样不要钱一样往刘陌然身上狂送,哪里撑得住?

又过了片刻,俞长风感觉随时就要晕倒,这才撤下手掌,颤抖着将她抱在怀里,“陌然,你感觉怎么样?可好些了?”

刘陌然轻轻嗯了一声,似乎暂时无碍。

俞长风低头看她胸前钢镖,好像入肉颇深,再仔细一看,不由得毛骨悚然,原来镖上还带有倒钩,这要强行拔出来,恐怕陌然当时就能疼死过去,心中又惊又恨,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踌躇半晌,这才流着泪问道:“陌然,我……我要给你起镖,你……你撑得住吗?”

刘陌然缓缓点了一下头。

“这镖……还有倒钩,要……要起下来,恐怕……连皮带肉就是一大块,陌然,我……我可怎么办?我怕你受不了……陌然……陌然……”

说到此处,心中悲痛实难自抑,忍不住再次放声大哭,流出的泪水竟带着血丝,委实伤心到了极处,只恨不能替她受这千般痛楚。

刘陌然见他如此悲伤,眼泪也悄悄地滑落下来,“长风,你自管动手,我……我没事。”

俞长风心里万分不愿,怕她承受不了那么大的伤痛,但又知道,这镖晚起一时,对她的伤害就越大,痛苦的闭上眼睛,“陌然,你放心,倘若……倘若你有不测,我……我绝不独生!”

刘陌然泪流不止,轻轻摇头。

俞长风擦干了泪水,喘了几口粗气慢慢定下神,抱着她轻轻放下,到此时还顾得什么男女之别?刺啦一声把她胸口衣衫撕开,露出整个镖尾,雪白的肌肤已然被鲜血染红。

刘陌然哪还有脸红的力气?失血过多脸色苍白一片。

俞长风从怀中取出金创药来,摆在一边,又把自己外衣脱了,撕成一条一条准备好,这才颤抖着手握住钢镖。

“陌……陌然,我可要动手了,你……你……”

连说了好几个你,眼泪一流,面前又是模糊一片,急忙用手擦了擦。

刘陌然嗯的一声,闭上了眼睛。

俞长风咬的钢牙格格直响,犹豫多时终于狠下心来,双手死死掐住钢镖,忽然用力一拔。

“噗……”

一道血箭瞬间冲到车顶,镖上好几个倒钩带着一大块血肉,血淋淋的被俞长风生拔了出来。

刘陌然惨呼一声,两眼发白顿时疼昏了过去。

俞长风吓的魂不附体,左手捂住狂涌的鲜血,右手拿过金创药全撒在伤口处,用准备好的布条死死将伤口按住,再也不敢撒手。

这一按,就是好几个时辰。

……

不知过了多久。

俞长风脸色苍白的吓人,失魂落魄的往外看了一眼,见天色已然正午。

转头再看陌然,却仍是昏迷不醒,腾出一只手来搭她脉门,气若游丝不知还能不能醒的过来,咬住牙痛苦的吸了一口长气,心中难受的将要死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