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汉末多少事 > 第十六章 不简单的家宴
 
  从糜家出来,时候已经不早了,张佑回府草草的收拾了一下,就去吕布府上报到。

  未来丈母娘请自己吃饭,可是要早早的到场的,无论是后世还是汉末,态度还是要摆正的。

  汉末的风气还是相对开放的,并不存在别家男子不能进主人家后院的说法,只要不进闺房,单单逛逛后院并不逾矩。

  况且张家与吕家本就是通家之好,更不存在这种问题。

  饭点未到,此时张佑正在凉亭中与三人谈着天,三人分别是严夫人、貂蝉和吕玲绮。

  严夫人长得不赖,年近四十,眼角挂了一些沧桑,整个人看上去较之十年前更加慈眉善目。

  貂蝉年纪稍小一些,也是三十有余,岁月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她依旧美艳,风姿绰约,古代四大美女,名不虚传。

  严夫人见到张佑也是满心的喜悦开口寒暄道:“眨眼间,十年过去了,小佑也长大成人了,我却是老了。”

  公元一八九年,也就是中平六年,吕布随董卓进京,当时吕玲绮尚小,经不起奔波,寄宿在张佑家中,而严夫人却是跟着吕布一起前往洛阳的。

  到如今,也差不多有十年时间了。

  说起来,严夫人其实也挺苦的,一直跟着吕布飘零,从河内到洛阳,再到长安,最后到这里。

  到如今也只生下了一个女儿,身边没有一个儿子傍身。

  在这个讲究子嗣传承的时代,无疑是很可悲的一件事情。

  张佑也算是严夫人看着长大的,加之容貌英俊,身姿挺拔,在后世着灵魂的作用下,更让他有一种卓尔不群的气质。况且如今可以算得上半个儿子,严夫人自然很愿意与他亲近。

  “拜见大娘。”张佑很是恭敬有礼的上前弯腰行礼。

  “自家孩子,哪用这么多礼。”见他行礼,严夫人赶忙起身上前一步,将张佑扶起,并且拉着张佑坐在了一起。

  身为后世的资本家,聊天的艺术他自然是不缺的,几番对话之下,真应了那句古话,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即便是貂蝉,也被张佑逗得喜笑颜开。

  “夫人,人来齐了,可以用膳了。”一个丫鬟上前禀报道。

  对此,几人自然是没什么意见,起身往膳厅走去。

  今天的家宴并不简单。

  除了吕布一家,场中还有七人,张辽与高顺张佑还是见过的,剩下的五人都面生的很。不过既然张辽与高顺在场,剩下的几人的身份,也呼之欲出了。

  “小佑我来来为你介绍一番,文远与伯平你小时候是见过的,就不过再说了。”

  张佑点头,张辽的相貌很好认,留着一簇长髯,倒是和后世的关羽形象有些相似,只是脸没这么红。

  高顺长得较为普通,一副国字脸,脸很干净。

  这二人,即便十年未见,外貌也并未有太多的变化。

  “这是陈公台。”

  “这是曹性、成廉、魏续、宋宪、侯成。”

  除了陈宫长得有些瘦弱,其他几人都是一副孔武有力的相貌,身高目测也都超过了一米八,身材壮硕,和后世健身教练有的一拼。

  唯一有区别的是他们没有吃蛋白粉,增肌粉这类东西,都是实打实的力量。

  魏续、宋宪、侯成三人成了张佑着重关注的对象,毕竟在未来的某一刻,他们三人有造反的可能。

  这一顿家宴的阵容不可谓不豪华,可以说吕布直属的手下除了还在莒城的臧霸以及死去的郝萌外全部到齐了。

  末了,吕布指着张佑说道:“这就是张佑,乃我兄弟张杨之子,也是我吕布未来的女婿,还请诸位多多照顾。小佑爹爹不在了,就由我这个叔叔做主,十天之后是个吉时,抓紧完婚。”

  张佑张大了嘴巴,起初他还以为是简简单单的家宴,后来看到了这七个人,才知道这次家宴的规格不一般。只是没想到,吕布会当众宣布自己与吕玲绮十日后完婚。

  毕竟自己才十六岁。吕玲绮小一岁,才十五岁。放在后世,还是未成年人。

  吕玲绮脸有些红,不过并未有什么其他的表示,显然她早就知道了这件事。

  而张佑也反应过来了,这毕竟是汉末,平均年龄不足三十岁的汉末。

  十六岁娶妻,已经不算早了。

  甚至有些人,十岁不到就已经娶了很多老婆。

  令张佑感到突然的只是这个时间来的太早,不过既然吕布开口,他自然也不会反对:“全凭吕叔做主。”

  张辽也开口道:“近来士气不佳,也正好借小佑成婚大宴一番。”

  吕布笑道:“我正有此意。”

  这一顿家宴吃的可算是宾主尽欢,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不能饮酒,毕竟此时曹操已经兵临城下,搞不好什么时候就打进来了,身为将军,在不饮酒这件事情上还是要以身作则的。

  饶是如此,也整整吃了一个时辰才结束。

  张佑也终于见识到了汉末这些名将在食物上的战斗力,满满当当一桌子全是大鱼大肉,根本找不到一根菜,整整吃了五桌,众人才堪堪放下了筷子。

  放在寻常人家里,估计不用几天就能吃穷。

  宾客散去,吕布命侍者收拾了一番,翁婿二人这才说起话来:“小佑,糜家一行可还顺利?”

  “顺利,糜家全权愿意出面为我们买马。”

  吕布敏锐的抓到了全权两个字,即便是他自己,当初说破了舌头也没有说动糜家的。

  如果当初糜家要是同意全权负责,也不至于这些金银被劫走了还要自己承担。

  他不禁好奇起来:“哦?小佑如何能够说服糜家?”

  张佑解释了一句:“听闻糜家要著书,我正好可以代劳。”

  吕布是一个纯粹的武人,对于著书并不感冒。对此也是兴趣缺缺,简简单单应了一句就将话题扯到了别处:“今日宾客尽是我得力的下属,小佑可以好生亲近一番的。”

  “是。”

  张佑不禁喜出望外,吕布能说出这句话,代表着他已经真正将自己当做了接班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