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汉末多少事 > 第三十四章 领袖的智慧
 
  永远不要小看一个领袖的智慧,即便这个领袖的名字叫做吕布。

  曹操刚刚撤兵不久,吕布就将他唤了过来。

  此刻,吕布与张佑二人相对而坐。

  “糜家是你请来帮忙的么?”吕布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才从战场上下来的他,身上依旧充满的战场独有的杀伐之气。

  “是。”

  “这两百人,是你的手下?”

  “是。”张佑答了一句,随即又补充道:“几天前才投靠我的。”

  “哼哼,我当然知道,你小子才来了几天,居然能请得动糜家了,好厉害的手段。”

  “手里恰好有糜家需要的东西,算不得什么。”

  “那这两百人呢,也是凑巧?”

  “是,确实是巧合。”

  这一句把吕布噎得不轻,他敲了敲小案,终于再次开口问道:“那宋宪,是你杀的么?”

  “终于来了。”听到吕布的问话,张佑心中反而松了一口气。

  吕布检查过宋宪的尸体,吕公的箭,在整个下邳都很难找到第二支。

  开诚布公永远胜过潜藏与内心的猜忌,既然吕布肯问出来,无论结果如何,对张佑而言,都称得上是一个好消息。

  “是。”

  “为什么?”

  “关键时刻,实在不容有失,万一他有所动作,后果不堪设想。”

  吕布默然,他当然懂。但是懂归懂,张佑居然敢不经过自己的同意就射杀自己手下的大将,本就涉及到了越权的问题。

  这是被继承者永远绕不开的矛盾。

  他没有再与张佑讨论这个行为的对错与否,反而开口道:“你觉得我们接下来最重要的是什么?”

  “屯田,练兵。”张佑已经做好了接受惩罚的准备,猛然间听到这个问题,一时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饶是如此他的回答依旧很快。

  汉末毕竟是以战争为主旋律的时代,而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政治,二是经济,三是军事力量。

  政治很好理解,在这个时代,他也有另一个称呼,就是大义,这一点不用争不用抢,皇帝在谁手里谁就有大义,如今是在曹操手中。

  接下来就是经济与军事力量了,在这个年代,经济是否繁荣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粮食的多少,而军事力量,拼的是兵的多少,兵的质量。

  这也是张佑这四个字的由来。

  吕布对这个回答并不吃惊,既然仗暂时打完了,修养生息自然是要被提上日程的,他开口道:“选一个吧。”

  张佑抬头,略带吃惊的看了一眼吕布,他没想到,吕布的惩罚在这里悄无声息的出现了。

  “这就是吕布式的警告么?”

  看似是两个选择,其实能让张佑选择的也唯有屯田一项罢了。

  练兵,练谁的兵?

  真的要与吕布夺权不成?

  唯有屯田,而屯田则意味着必须离开下邳,远离权力中心。

  老实说,从河内来到下邳,张佑心中的确是存着继承吕布衣钵的想法的。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原始积累的不易,而吕布的这份家产能让他很快的度过这最难熬的阶段,但这并不代表他会选择强取豪夺,原本在他的设想中,他会隐居于幕后,帮助吕布慢慢发展壮大,等到吕布年老再把这份积累过渡到自己手中。

  但如今,他知道他错了,无论是谁手里的东西,总归不如自己手上握着的来的实在,即便是作为吕布的女婿,也是一样。

  “终归还是要靠自己打出一片天啊。”

  想到此处,张佑终于开口答道:“屯田。”

  吕布点头,脸色也终于好看了一些:“此事也不急于一时,贤婿毕竟新婚,开春再去也不迟的。晚些让公台为你选个好点的地方。”

  于吕布心中,其实也是万分纠结的,他当然知道张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守住下邳,但张佑能在区区几天时间内集解这么多的力量,仍旧让他吃惊。

  而吃惊过后,就是隐隐的忌惮了。这才有了吕布的此次试探,如果张佑硬要赖在下邳不肯走,即便是他的女婿,说不得也要让他好好吃一吃苦头。

  当然,无论张佑作何选择,吕布并未打算剥夺他的继承权,他所做的一切,也无非是为了警告张佑一句“老子还活着呢,我给你的,才是你的。”

  不过此刻张佑既然肯接受自己的安排,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还没等张佑回话,吕布接着开口道:“贤婿可知,此前逃走那两个是谁?”

  “不知。”这一点,张佑确实是不知情的,虽说此前张飞曾喊过一嗓子,只是距离实在太远,加上周围有实在嘈杂,他并没有听清。只知道他武功很高,应该不是无名之辈才对。

  “那个身着斗篷的就是刘大耳那厮,另一个素衣的是张翼德。”

  “什么!”张佑勉强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早知道是他,无论如何,自己也要将他留下来。

  张佑问道:“岳父可曾捉到他?”

  “无有。即便是掘地三尺,也不曾发现他二人的身影。”

  张佑点头,老实说,在这个年代要抓一个相貌没有明显特征的人,着实是难度不小的,即便是画了画像,区区几笔,又能有几分神韵?

  心里素质差一些的,见了官兵就跑,这类人倒是好抓一些,而那些心理素质强一些的,即便是与官兵打个照面,恐怕也很难被抓到。

  回到自己的府邸,吕玲绮早已等候多时。

  “夫君。”这一句夫君她叫的有些青涩,总归是让张佑心情好了一些。

  老实说,张佑并不怪吕布,这件事情,即便是放在他自己身上,他都不确定自己会作何选择。

  “你没事吧?”张佑可是看到,她被张飞压着打的。想想那人是张飞,他就倒吸一口凉气。

  “妾身平安无事。”

  “岳父让我开春去屯田,你怎么办?”

  “嫁夫随夫。你去哪,我就去那。”

  “屯田吧,也不是什么坏事。”听到吕玲绮的回答,张佑心中终于将这件事情画上了一个短暂的句号。

  张佑拉起吕玲绮的手,郑重的说道:“我欠你一个完整的婚礼,将来我一定补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