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汉末多少事 > 第七十四章 陈登
 
  张佑闻言,微微点了点头,陈宫的大部分猜想还是不错的。

  譬如袁绍不死,或许是会从此二人身上决出一个霸主。

  但世事毕竟无常。

  张佑开口说道:“诚如主簿所说,逐鹿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然则月有阴晴,人亦有不测风云,或许有些人此时尚且默默无闻,后来异军突起也未可知。”

  异军突起,张佑似乎意有所指。

  陈宫也敏锐的这一点,只是他认为这是张佑年轻气盛,在说自己,因此,他也未做深究。

  不过张佑可没有轻拿轻放的想法,既然提到此处,他也绝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譬如那刘备,我就听闻,他在汝南已经聚集了万余众,对徐州虎视眈眈。”

  既然自己决心要离开徐州,自然要将最大的危机和盘托出。

  刘备这人,陈宫是知道的,不过打他心底,他并不认为此人能有很大的作为,也难怪他会有如此想法,到目前为止,刘备的的确确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战绩。

  不过既然张佑着重点了一句,相比其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丝可取之处的。想到此处,陈宫答道:“此人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再次拉拢万余人,也的确有些本事的。”

  张佑心中暗暗叹了一句,尽管自己已经着重点了一句,依旧没有引起陈宫足够的重视。这或许就是陈宫与郭嘉的差距,郭嘉的识人之能,胜过陈宫数倍。

  不过眼下,似乎也只能如此了,毕竟自己总不能告诉他,自己是穿越过来的,刘备必成大器一类的话吧。即便是说了,怕也会被陈宫当成傻子。

  说是论势,陈宫论完了,张佑自然也要说上一些的,张佑开口说道:“岳父处境较之二者差了不少,然则二虎相争,其中必有机会,主簿倒是可以借机给岳父献计的。”

  陈宫点头,这或许是吕布最后崛起的契机了。

  话说道此处,该讲的都已经讲完了,剩下的就是操作的问题以及临场应变的能力了。

  接下来就是一些闲事,陈宫颇为好奇的问道:“不知这陈宫,你可有办法收服。”

  张佑也想听听陈宫的意思,遂如实道:“既然主簿给我创造了如此优越的条件,不试上一试,岂不是拂了主簿美意?那陈登说,要我亲自跑上一趟。不知是何意?”

  “听你话说,是想走上一遭?”

  张佑点头:“岁不明白他究竟为何,想必不会害我,如此,走上一遭也是无妨。”

  陈宫抚须:“我与那陈登相知不多,但也见过几面,此人素来眼高于顶,如今如此行事,想必也是为了试一试你的胆量。”

  “如此,佑定然不会让他失望。”

  陈宫抚须大笑:“那是自然。”

  对于张佑的勇气,陈宫看在眼中。单单是当日曹操兵临城下是的表现,就足以证明一切。

  如此这般,张佑与陈宫又聊了许久,二人也算投机,直到眼见天色不早,张佑这才起身告辞。

  “明日佑尚需早起,今日先行告退。”

  陈宫起身相送。

  翌日,张佑起了个大早,只是留了个言给吕玲绮,让她安心待着,自己则乘着一骑骏马与项铃儿往广陵赶去。

  值得一提的是,张佑还特地询问了项铃儿是不是路痴,得到否定的回答后,这才与她二人骑马赶往广陵。

  途中。

  项铃儿不解的问道:“主人,为什么不与夫人一道前往广陵,夫人的武艺比铃儿高很多,也更安全一些。”

  “铃儿所言也有一些道理,但并不全面,如果那陈登真有杀我的意思,毕竟是陈登的地盘,玲绮在也怕是双拳难敌四手。”

  看着项铃儿依旧不解的眼神,张佑接着解释道:“这就涉及到一个价值的问题,或许陈登本没有要杀我,或者困住我的意思。但是看到玲绮,或许就会改变主意,因为对岳父大人来说,玲绮的价值比我大,难免会让他升起抓住我们跟岳父谈判的心思,所以,为了陈登不起什么心思,为了我们能更安全一些,玲绮还是不来为妙。”

  听到此处,项铃儿终于点头。

  诚如张佑所言,此行,不能给陈登翻盘的希望,只有他彻底绝望的时候,才会考虑人张佑为主也只有如此,张佑才能更安全。

  此刻,陈登府中,李氏正在抱怨着陈登:“人家肯请胡昭先生来劝降夫君,给足了夫君面子,夫君这又是何必呢?”

  陈登对此的态度倒是很坚决:“妇道人家懂个什么?他若是这都不敢来,就是无勇无谋,即便如今投靠了他,将来迟早有一天也要玩完,倒不如现在干脆一些,还能搏个身后名,免得最后什么都落不着。”

  李氏对陈登还是有些畏惧的,听他说的坚定,倒也不好继续说什么,只得喏喏的嘀咕:“我妇道人家,只想我肃儿好,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知道了。”对此,陈登也是无奈,打发了李氏去了内院,他这才有空静下心来,望着眼前一堆张佑的情报,陈登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笑容。

  “好一个张佑,河内阴了眭固一把,来徐州有让曹操吃了个憋,还有糜府的蒙馆了也有他的影子,我若不细细查这一遍,险些将他漏了下来。”

  稍倾,陈登自言自语道:“无论如何,眼见为实,我倒要看一看,你到底敢不敢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