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能种田就行了还要虐什么渣 > 第49章 第49章
 
刘犇不搭理系统。

系统却明知故问:【宿主你在做什么呀?】

刘犇很确定系统肯定是知道的,他也假装不知道系统知道地回答:“我想把种子拿出来,给村里人种。”

【哦哟!那可就不容易了!】系统猫猫跳出来,蹲在刘犇面前,矫揉造作地叹气加摇头。

刘犇平静地问:“怎么?”

【种子包里的种子必须要种在空间里才会重新变满的哟!毕竟是一代种呢,不会让你种到外面去哒~】

“那我要怎么做呢?”刘犇挑眉,总不可能不能在外面种吧?

这不符合之前系统所说。

【哎哟,当然是和无双米一样啦,自己采集种子喵!】系统大猫子说着话,尾巴摇得很欢腾。

“……”刘犇盯着它。

白玉萝在空间的生长速度很快,开花结子几乎是一瞬间的事,种子在成熟后会怎样刘犇也不知道,毕竟他从没有在成熟的白玉萝旁边发现什么像是种子样的东西。

刘犇试图和系统讲道理,但是系统大猫子就是这么的可恶,油盐不进,就要他自己去收集种子。

算了,试试就试试。

刘犇转头把手上的种子都种了,但这次他种得没有以前那么快,按一定的顺序,稍慢地播种。

接下来就是频繁进入空间,给白玉萝浇水,以及看它什么时候开花结子。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n次进出空间后,刘犇终于看到了白玉萝开花。

白玉萝的花很大,是浅紫色的,这和普通的萝卜不一样,但不得不说,白玉萝的花也和白玉萝一样剔透漂亮。

但刘犇只是欣赏了一瞬白玉萝花的美貌,然后就马上定下心神,准备收集种子。

花开花谢也只是短短一会,很快白玉萝开始结籽,籽被荚包着,刘犇一时之间看不出这里面的籽有没有成熟,但他也没空纠结了,飞快成熟的荚很快干裂,里面的籽一颗一颗地开始往下掉。

刘犇赶紧拿出口袋,去接那些籽。

但他第一次采集萝卜籽,手忙脚乱的,一会采集整个荚,一会又用袋子去接掉下来的籽,在整片萝卜地里上蹿下跳,忙得晕头转向。

这么折腾了一大圈,很大一部分是没接到的,籽掉到地上后也不能捡,因为它们几乎是一瞬间就消失不见了。也有一部分是刘犇慌忙采集的荚,但里面的籽还没有成熟。

最后采集到的种子,刘犇算了算,可能还不到一小半。

而且这样的发芽率肯定不会多高。

刘犇吁了口气,先去和爷爷说一声,让愿意种的人登记领萝卜种子。

这件事刘犇是突然提出来的,一点前兆都没有,刘一彪也很意外。

“种子你哪来的?”刘双虎奇怪,无双米从研究所运过来,有脱壳的有不脱壳的虽然不常见但也还正常,但卖萝卜还有种子?

刘双虎可不觉得研究所会随意地把种子给刘犇随便种。

“哦,从萝卜缨子上薅的。”刘犇老实说。

“……”刘一彪迟疑了。

萝卜缨子里有时候会带着没掉完的种子荚,刘犇确实可以从萝卜上收集到种子。

但这些种子的发芽率不会多高,肯定不能和精心培育的良种比。

刘犇当然看出来了,他也不能说什么保证的话,毕竟这些种子他收集得并不专业,只能说:“就普通萝卜的种法,先育种再栽苗,每天都要浇一次水,采收的时候会……呃我听说会土地板结,所以后续收萝卜和犁地都非常费事。不过收成时我按10元一斤收。”

“10元一斤?”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柱子惊喜地问。

刘双虎被刘柱的突然出声吓了一跳,没好气地拍了他肩膀一下:“咋咋呼呼什么!”

“嘿嘿~”柱子笑着挠挠头。

刘一彪:“柱子怎么来了?”

“我来报名啊!明年跟族长你家种那个无双米的,还有名额吧?”

“只要你是咱村里的,那就永远有名额。”刘一彪高傲地抬起了头。

刘一彪身为族长,手里有一本族谱,里面清晰记录了村里所有人的关系,有一些嫁出去的,虽然已经标注上了出村的记号,不算村里的,但名字也都还在。

“那太好了,我家要签,签四十亩的!”

“四十亩?”刘双虎差异问:“你家能种?”

刘柱家也就俩正当壮年的男人——他爸和他叔,刘柱虽然也年轻,但太年轻了些,就他们几个,能插四十亩地的秧?

“嘿嘿~”刘柱又是两声笑,还带着些讨好。

刘一彪盯着他,倒想看看他有什么说法。

“族长,咱村明年肯定有很多人要种田,我是想啊,咱村里能不能买两台插秧机?”

插秧机,顾名思义,就是自动往田里插秧苗的机械,根据功能的不同,价格区值也不同。

如果是全自动大型插秧机,一台动辄上十万,而中小型的步退式插秧机,没有全自动的先进,一万多也能拿下,再将就点,两行式的插秧机,人力驱动,那几百块就能买了。

但柱子会特意过来说,那就肯定不是想买小的。

“插秧机啊……”刘双虎也露出了期待的神情。

他们村有耕地机,收割机,就是没有插秧机,因为这些机械都不便宜,村里也没有几个能开的人,如果从外面找人帮忙,全机械化种植,按当时的米价,那简直是倒赔钱了。

但现在不一样了,刘犇给出的无双米是高价米,利润好,以前不敢实施的全机械化种植现在也不是不能啊!

这样想着,刘一彪和刘双虎的眼前仿佛都浮现了未来自己村里满目可见都是金黄的稻谷,崭新高科技的机械穿梭在田野中的美好愿景。

“这事等明年春咱开会讨论。”刘一彪想了想,又看向刘柱,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柱子警惕:“族长你想做啥?”

别看刘一彪年龄大了,人还是很精明的。

刘一彪好整以暇地说:“机械我们肯定可以买,但我也有要求。”

“什…什么要求?”柱子更谨慎了。

“你想想,你家要种四十亩,信任我这个族长的其他村民肯定也想种越多越好。那到时候耕地,插秧,收割都是大工程啊,俩三辆农机是不是不够?”

“是有点哈,那…多买一…两三辆?”柱子迟疑。

刘犇眼中带了些笑意,知道他爷爷这什么意思了。

不说族里还有多少公款,他自己就攒了不少钱,买一台农机也就四五天的营业额,他完全可以出这笔钱。反正赚钱也是要用来花的,用来买农机,多值!最喜欢种田的刘犇理所当然地想。

刘一彪:“多买农机也没人开啊。”

“呃……”柱子已经意识到什么了。

刘一彪直接给刘柱定下任务:“所以你要在村里找至少五个年轻人去学农机,还要考证,以后给村里耕地,插秧,收割稻谷。”

“啊这……”年轻人哪那么好找啊。

但柱子没有后退的余地了,族长发话,那他就只能照办,毕竟说的也是事实啊,到时候大家都要种,农机少了只能干着急。

自己挖坑自己跳了,刘柱有点小怨念,但他没有忘记刚刚听到的消息。

“诶呀对了,刚刚在说种什么萝卜?还10元一斤收?”柱子追问。

“哦,在说小犇拿出来的萝卜种子,你听他说呗。”刘双虎还笑呵呵地想着以后村里全用农机的好未来。

柱子期待的眼神投向刘犇。

刘犇于是也一五一十地和他说了,重点说明萝卜的种子发芽率可能不高,以及土地板结时收获的困难,后续的土地修复等。

“我要种!”柱子高兴地说:“现在正是种萝卜的好时候啊!难不难的,咱就种百来个,可能稍微费点劲收获也不少嘛!”

“那你可想好了。”

“想好了想好了!”

就当你想好了吧。刘犇想,顶多也就是收获少点,应该是不会亏的。他还多给了些种子,就怕发芽的太少了。

可能是柱子拿了种子还通知别家,后来光今天刘犇就好几次被叫出来,说有人要种子。

刘犇还要在空间种萝卜才能收集种子呢,只好和爷爷说,让人登记名字,等他手里种子够了就挨家挨户送上门。

让村里人种萝卜这个事没有特意通知,但各家都有亲戚关系,这事很快就传遍了全村,秋收过后,村里人闲着也是闲着,大多都会种点菜,有这能种萝卜还赚更多钱的活计,当然是冲冲冲啦。

有车开,刘犇挨家发种子的工作很轻松,但他也不能闲,酱萝卜又不是只能等村民们种的二代白玉萝用,他的一代白玉萝酱萝卜也是有些市场的。

有了阿犇绿色鲜牛奶的经验,酱萝卜好像也不是很难注册。

刘犇已经对这些政策要求上的流程驾轻就熟了。

不过酱萝卜这边花的钱不多,刘犇又把注意力投向了养牛场。

“阿犇鲜牛奶”、“牛牛人鲜牛奶”现在名声大起,好像一开始是孙阿姨把自己儿子喝他家牛奶长高了的事分享给了朋友,朋友们尝过后也纷纷跑来抢购,这消息也被她们的佣人们知道了,35元能喝上老板同款,也高兴地来给家里小辈买,就这么的,阿犇家的鲜牛奶越来越抢手,总是在上架后没多久就一售而空。

现实情况就是供不应求,等怀孕奶牛生后可能有点久了,最好是能马上买几头哺乳期的奶牛过来。

赵伟光听到他这个想法,有点为难,这品种的奶牛本来就难买,他有熟人的门路,倒也没问题,但想要哺乳期的母牛就有点困难了。

不过赵伟光也没有马上就说不能,而是先打个电话问问朋友,没想到朋友还真有消息。赵伟光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却又听着朋友说的情况皱了眉。

那些牛是当地一家做不下去的牧场要脱手的,要买就必须连着其他怀孕的、没怀孕的打包一起买,那总共有九十多头,就算能稍打点折,也不是一笔小钱。

刘犇听了也有点犹豫,虽然他家店里一天能赚好几万,但经常买着买那花得也不少,手里还得留一些不能动的钱保险。

但这样的机会又是错过就没有了,听赵伟光的朋友说,现在好几波人在和那家讲价,那家主人不肯降太多,所以才没出手,但如果再久点,保不齐就被人说动了。

赵伟光了解朋友,他应该不会为了那家牧场的回扣和自己乱说,十有八九是真的。

“滴嘟!”刘犇感觉手机振动了一下,一看,是游应的消息。

他点开一看,说的居然是,游果果明天要正式找他大量定马蹄莼和魔鬼海带了,并开玩笑说让他多收游果果几百万定金。

嘿,这不是想啥来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