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世界再大还是遇见你慕南音汤少臣 > 第81章 我是自愿的
 
好熟悉。

我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我盯着那幅画,在脑海里迅速地回想着。

猛然间,回过神来。

在我和陆彦青婚礼上出现的那些照片里,不就有这幅画吗?!

当时我太过于慌乱,才压根没去想这照片是谁拍的。

而且,我一直都以为,这照片是在酒店偷拍的。

可现在在汤少臣的房间里看到这幅画,那些疑问,全都出来了。

我慢慢地转过头去,看着汤少臣,悠悠开了口。

“汤少臣,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什么?”男人挑眉,漫不经心地开了口。

说话间,更是自然地坐到了我的身旁。

修长的手指,悠闲地把玩着我的发丝。

“我和你的那些照片,是在你家拍的?”

“嗯。”

男人点头,不置可否。

丫的,我感觉我的怒火快要压抑不住了。

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勉强压制住了身体内的洪荒之力,对着他淡笑道:“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别人潜进你家拍了这些照片?”

“你以为我汤家是酒店,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汤少臣耸耸肩,话语中满是自信。

那好,接下来,我要问到重点了!

吸气,呼气,再吸气,呼气。

“之前我一直觉得是照片是在酒店拍的,可墙上挂着的话,和照片里一模一样。也就是说,那照片的地点明明就是在你家,会是谁拍的?!”

男人挑眉,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你觉得呢?”

该死,果然是他!

我气得不行,将他从我身边推开,对着他气鼓鼓地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时我还以为汤少臣和我一样,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

却没想到,他会是这件事的幕后黑手。

只是,这件事要是被扒出来,他的名誉也会受损。他这么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男人看着我,嘴角,是淡淡的笑容。

“自然,是为了你。”

为了我?

我自然是不会信的。

男人场面上说的话,随便听听就算了。

虽然,这简单的一句话,早就让我的心,波澜四起。

“哦。”

我轻声应了句,随即站起身来,和汤少臣拉开了些距离。

和他靠得太近,我的心就乱了。

可能他自己都没发觉,他简单的一句话,会对我造成多大的影响。

还是说,他是在利用自己的优势。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我去上班了。”

简单说了句,我便拿着包下楼了。

经过客厅的时候,被汤秋婷给拦了下来。

“听说,慕氏破产了?”

话语中,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跟你没有关系吧。”

我扫了她一眼,不想和她多说。

“我听说,是我哥冲冠一怒为红颜,收购了慕氏。不如,你教教我,怎么勾引男人吧?”

汤秋婷的声音,很是软媚,我听着却很是刺耳。

难道在她眼里,女人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取悦男人吗?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眉头一皱,大步往外走去。

身后,是汤秋婷冷冷的声音。

“你算个什么东西?!以前勉强是个大小姐,现在成了落魄千金,居然还对我甩脸色!南宸怎么会喜欢你这种女人……”

我走出了门,接下来的话,没再听到。

从出门到到打到车的那段时间,慕家一共给我打了七个电话。

有三个是慕健雄打的,三个来自慕云溪。

还有一个,是苏玲月。

我都没接。

有什么可接的?

以前几个月都不会给我打一次电话的人,今天一天打了一辈子的电话,能为了什么事?

慕健雄已经和我断绝了关系,慕家的事,我管不着,更不想管。

坐上车,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

我握着手机,看着上面的名字,犹豫着要不要接。

陆彦青。

终归,这个名字在我心里还是有些分量的。

我咬咬唇,接起了电话。

“南音。”

一开口,我的心都跟着一紧。

认识陆彦青这么久,他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叫过我的名字。

而现在,他这般亲昵地称呼我,却是在我们离婚之后。

心里,百感交集。

我喉咙动了动,将内心的波动压了下去,冷声对着他说道:“什么事?”

“我已经知道慕云溪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了,今天早上她在和我吵架的时候摊牌了。我也总算知道,在我眼里冰清玉洁,单纯美好的女人,不过是个假象罢了。我也终于是明白,以前我做了多少错误的事情,伤害了你。”

这些道歉,对于我来说,都太迟了。

而迟来的道歉,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甚至,他的话在我心中,已经激不起太大的波澜了。

“都过去了,再说也没什么意义了。”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和汤少臣结婚?我知道你爱了我十年,不可能轻易就爱上别的男人。所以我想,你是不是有求于他,或者有什么把柄在他手里,你说出来,我可以帮你的。”

陆彦青的话,让我突然就心虚了。

我也一直都以为,我爱了他十年,不可能轻易再爱上别人。

可现在,我很清楚,在我心里,汤少臣测分量,已经是超过了陆彦青。

就算我再不愿意承认,也必须要面对。

“没有。我是自愿和他结婚的。”我沉声说道。

其实我有些慌。

陆彦青突然打这个电话,我隐约感觉到,并不是和我道歉这么简单。

果然,沉吟两秒之后,陆彦青对着我柔声道:“对不起,我之前确实有过很多的女人。可现在我才发现,她们都比不过你。甚至,没有一个人是真心爱我的。南音,很抱歉我现在才感受到你的爱,我相信你还是爱着我的。所以,回到我身边好不好?”

这恐怕,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我冷笑一声,对着陆彦青厉声道:“你当我是什么?当初你要离婚,就带着我去离婚了?现在想明白我好了,又想让我回到你身边?陆彦青,你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我现在还爱着你?”

十年的光阴,当然不可能一朝之间爱就消逝。

可这感觉,已经是淡了许多。淡到我再也不可能,为了他而义无反顾。

“南音,我已经和慕云溪提出离婚了。这次,我是真的知道错了。你回到我身边,让我用一辈子来弥补你好不好?”

我直接挂掉电话,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了。

这是我做梦都没想过的场景。

如果放在一个月前,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就点头了。

可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多到我再也回不到原来的轨迹。

将手机放回包里,我心神不宁地到了诊所。

我真的是没想到,陆彦青居然会和慕云溪提离婚。

果然,男人的爱,都太过于肤浅。

因为最近季节变化,诊所里伤风感冒的病人特别多。

几个医生看不过来,我便让前台挂了我的号,帮着看诊。

不过,我有交待前台,先问问病人是来看什么病的,如果太过于复杂的,就不要分给我了。

除去慕云溪那次,这是我第一次单独看诊。

忐忑而激动地看了几个病人,我紧张得手脚都在冒汗。

忽的,听到门口有人在叫我的名字。

“慕南音,你给我出来!”

这声音,是慕云溪。

我抬起头,看到的,是慕云溪盛怒的脸。

她的头上,还围着一圈纱布。看来,她昨晚只是受了些皮外伤,不然,现在也不会这么中气十足了。

坐在我对面的病人吓了一跳,愣愣地看着门口的人。

我撇撇嘴,微微皱了皱眉头道:“别吵了,有什么事等我看完这个病人再说。”

没想到,慕云溪居然真的乖乖站在门口,等着我看完诊。

接下来的病人,我转给了其他医生。

但看起来,似乎他们都无心看病了。

全都围在门口,等着看好戏。

我让慕云溪进来,接着把门关上了。

谁料,慕云溪居然是一把将门打开,对着我冷声说道:“怎么?敢做还怕别人知道?!”

“你不顾亲情,让汤少臣把慕氏整破产了就算了,居然还去彦青那里嚼舌根,让他和我离婚?!你这个女人,都和别人结婚了,怎么还对彦青念念不忘!你难道不觉得,你这么做太不要脸了吗?”

我不要脸?

我做了什么?

慕云溪现在的样子,摆明了是陆彦青要和她离婚,跑到我这里来闹了。

外面的人,开始交头接耳,看我的目光,也变得怪异起来。

我问心无愧。

既然慕云溪自己都不怕丢人,那我怕什么。

“陆彦青为什么和你离婚,相信你很清楚。慕云溪,我早就提醒过你,但你自己一直不肯安分守己。现在跑来怪我,你觉得有意思吗?不管是你,还是陆彦青,和我都没有关系,你们的事情我不会搀和。也请你理智一点,不要在我这里来闹事了。我这里是诊所,不是精神病院。”

“你说我精神病?!慕南音你现在倒是过得逍遥,你有没有想过我怎么办?!慕氏破产,陆彦青又不要我,你让我怎么活?!难道跟着任飞去过苦日子吗?!”

慕云溪情绪激动地扑了上来,死死掐住我的脖子。

她平时力气不大,但现在估计是发了疯,三两秒的功夫,我便呼吸困难,喘不上气了。

“院长,院长你没事吧!你这个疯女人,快放开吧!”

张思雅冲了进来,将慕云溪拉扯开,朝着我跑了过来。

慕云溪左右看了一眼,拿起台上的一个瓶子打碎,握着碎片再次朝我冲了过来。

“报警!报警!”

我大声喊着,看着越来越近的慕云溪,手足无措下,一脚踹向了她。

慕云溪往后退了两步,摔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痛苦的哀嚎。

我朝着她看了过去,顿时愣住了。

那些玻璃碎片,密密麻麻地插在她的脸上。

一张精致漂亮的脸,瞬间血肉模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