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种田后世子妃她暴富了 > 第二二章 你这姑娘,也忒不给我面子
 
  就在这时,一辆线条精致的马车随着车轱辘带起微微的尘土,缓缓的驶了过来。

  那马车不知是用的什么珍贵木材,在阳光下,呈漂亮的紫红色纹理,泛着缎子一般的莹润光亮。

  那窗牖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挡,车前更是有几个铃儿随着紫金色的流苏晃动着,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公子,这糕点已经放凉了,您好歹用上些。”马车里传出男子温和悦耳的声音,令人不禁好奇着他口中这位公子又该是何等的绰约风姿。

  可惜的是,随后车内却是久久的沉静,竖耳以盼的人们不免有几分失望。

  马车停滞了许久,直到车内那男子温润中带着些无奈的声音又透着车壁传了出来:“听风,你去打听下这镇上最大的酒楼在哪?”

  驾车的人一身黑衣,长的也颇为俊秀,闻言一声不吭直接从车辕上跳了下来。

  芸乐看的直皱眉,这瞧着便是个显贵人家出身,处处透露着细致与讲究。

  这样想着,她便低下了头,继续啃桃子。

  深刻贯彻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吃水蜜桃的人生真谛。

  “姑娘,你知道镇子里最大的酒楼如何走吗?”

  芸乐一抬头,这不是那个驾车的俊俏小哥吗?

  周围这么多人,为何偏就找上自个了?

  当然,谁也不知道,听风只不过是在满大街找了个顺眼的罢了。

  “小女子本就是贫苦人家出身,自然是没去过酒楼那等地方……”

  芸乐绞尽脑汁的正要拒绝,突然被递过来一小块银锭子晃花了眼。

  她笑着接了过来,看着听风闻言不解的样子,又解释道:“虽是没去过,但也路过不止一次了。”

  “那便有劳姑娘带路了。”

  “客气了,跟上吧!”芸乐压下心头的喜意,背上筐子便走在了前头,那白净的小脸上愣是有几分严肃。

  不懂那姑娘为何突然变脸了,听风也不敢耽搁,忙跳上车辕,驾车跟上。

  “姑娘,你要不上来坐着吧。”

  正是大晌午的时候,眼瞧着前方身穿粗布麻衣的姑娘热的不停用袖子擦汗,听风便有些不忍心了。

  “不用了。”

  “车上有冰鉴,靠着还能凉快些,姑娘要不要试试?”

  芸乐心里暗骂了句,真是无良的有钱人!

  当然,这诱惑,在这酷暑天,她却万恶的心动了。

  “好的,麻烦了。”

  小姑娘笑的明眸皓齿,完全不似一个乡下丫头,听风呆愣之余,便见一个硕大的筐子递了上来,他连忙接过去放在身旁,又将往上爬的小姑娘拉了上去。

  芸乐普一靠在那车壁上,便是一阵沁人的凉意,伴随着丝丝缕缕的檀木香味,她直接舒服的眯起了眼。

  一路无话。

  清河镇最大的酒楼名为白玉楼,据闻是请的外地厨子,做的一手好菜。

  “这便是了。”

  “吁……”

  马车一停,芸乐麻溜的下了车,还不忘将自己那筐桃子搬了下去。

  “随歌,请公子下来,酒楼到了。”

  “公子,您身体要紧,下去用些罢。”随歌清润的音色带了丝急迫,充分的彰显了里面那位的不配合。

  “不去,这穷乡僻野的,哪有能入口的东西?”

  正要离开的芸乐,猛地止住了脚步,不为其他,只因那如同浸润了雪水般清透的声音,轻轻的撩人,令人不禁生出几分好奇心,想要一睹那公子的容色。

  “公子,属下求您了,去尝一口试试罢。”

  “随歌,你何时学了我母亲那副哀怨的样子,罢了,今日心情好,便给你这个面子。”

  天蓝色的车帘随着紫金色流苏被缓缓掀开,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走了出来,瞧着有几分温文尔雅。

  “公子请!”

  车帘再次被彻底掀开,一旁的听风更是将脚凳归置到位。

  身穿明红色锦衣的少年,一瞬间便晃了芸乐的眼,那精致的五官,玉雪般的肤色,浓墨似的乌发,无一不向外诉说着好看二字。

  这穷乡僻野处,俊秀的也不多见,何况是这般矜贵好看的少年郎,一时间便吸引了诸多路人的驻足观看。

  “公子,您里面请!要个包厢吗?”

  门口招呼客人的小二,挺有眼力见的放弃了别的客人,专门跑过来接待。

  “一间辟静的上等包厢。”随歌随手将一片金叶子扔了过去,那小二忙接住,眉开眼笑的应道,“好嘞,公子您便放心吧!”

  “姑娘,一同进来吧!”

  随歌的面相本是容易令人生好感,芸乐却觉得别扭的慌,只想推辞了事。

  【宿主,主线任务已开启,请同意随歌的邀请,会有大大的惊喜哦!】

  “哦。”

  【宿主,请打起精神来,这可是成为人生赢家的第一步。】

  “姑娘?”

  “好,谢谢公子。”有了系统搅局,芸乐只能厚脸皮的应了。

  “小二,去将这位姑娘的筐子安置好。”

  “好嘞。”

  随后芸乐一脸懵逼的被人卸了筐,便有些无所事事的站在原地。

  “过来,我瞧瞧。”那面容精致的红衣少年不优雅的打了个哈欠,朝芸乐招了招手,那绣着月纹的袖摆自然的滑下,露出了一抹雪白。

  这少年漂亮的有些不食人间烟火,脾气却不怎么讨人喜欢。

  芸乐自然不会去,又不是小猫小狗,还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你这姑娘,也忒不给我面子,罢了,看在你这副好容貌上,便不同你计较了。”

  那少年走的近了,芸乐方才瞧见,那脸上透露着一丝病态的苍白,令整个人瞧着毫无少年人该有的朝气。

  说白了,就如同那瓷娃娃般精致易碎。

  “卿歌,送她身衣服,不然可别同我一处吃饭。”

  “不用了。”两世以来从未被人如此嫌弃过,芸乐顿时满心满眼的透露着不乐意。

  反正一顿不吃也饿不死,又何必委屈自个呢。

  “咳,咳,姑娘家家的,这般硬气可不行,看在你还算有趣的份上,今日便破例一次,同我上来吧。”

  眼瞅着自家公子已经上楼去了,那姑娘却依旧站在原地没动静。

  随歌不免便有些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