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种田后世子妃她暴富了 > 第二四章 卖的出去算她输
 
  “姑娘莫急。”

  随歌:暴风雨要提前来临了。

  芸乐默默的从包厢门口退了回来,看着对面出声挽留的贵公子,心想着对方又要作什么幺蛾子。

  “随歌,去吩咐小二将这些菜为姑娘打包。”

  随歌:???

  世子爷这是突然转性了?

  “公子不是说不给了吗?”芸·贴心小天使·乐及时问出了随歌心中的不解。

  “我何时这般说过?”

  “随歌,本公子有这么小气吗?”

  随歌:“……”

  自家世子爷这死鸭子嘴硬的模样,真的可以给个满分。

  不过,为了回去后不被自家世子爷莫名其妙的找麻烦,违心一次也无妨:“公子当然最为大方,也最为重诺。”

  就这样,随歌最终为自家世子爷的形象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芸乐看着这主仆两一唱一和的,也不知道在抽什么风。

  不过她只顾拿东西走人就是了,旁的也不干她的事。

  “今日也算有缘,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芸乐闻声回头,见随歌一身白衣站在那里,笑得温和和煦,很是令人心生好感。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芸乐想了想也眉眼弯弯,露出一抹笑容:“我姓芸,公子喊我芸姑娘便是。”

  时间紧迫,也顾不得寒暄,她说完那句,便顺着木制阶梯急急匆匆的往楼下而去。

  谁知走人也不是件容易事。

  这不,刚一下楼,便被人给拦住了,芸乐那心里顿时七上八下的。

  直到最后被带去了后厨,看到了那一脸生无可恋样的白玉楼大厨。。。

  大厨信仰破灭,一心拜师学艺,芸乐忽悠了老半天,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那半筐子桃作为一道菜色给推荐了出去,顺便摆脱了大厨那明显不甘心的纠缠。

  走出白玉楼时,芸乐的步调便轻松明快了许多,明眼人一看那心情都很是不错。

  清河镇的药材铺子只有一家,那药材的价格自然是相当昂贵。

  芸乐本想请铺子里的老郎中给钱氏开点消肿化瘀的方子,谁知那老郎中上下扫了她一眼,说道:“姑娘,我开个方子倒也可以,但实属用不着,你买一两蓖麻子回去捣烂敷于患处,一日三次便可。”

  人家老郎中的建议中肯,芸乐便决定听从了。

  最后去抓药的时候,不小心的看着身旁一位年轻妇人按着方子抓了三副药,便要了足足一两银子。

  芸乐突然便悟了,合该刚才那老郎中是在体恤自个这种困难户呢!

  抓了药,芸乐便抓紧时间先后去了几家铺子,将粮油,调料等分别备齐。

  最后还花了二十文割了两斤五花肉,准备回家有空试试调制卤水,试试能不能做出系统菜谱中描述的美味卤肉。

  【宿主,限时支线任务,五天内若赚得第一桶金,奖励慧眼识珠,让你能轻松辨别各种好吃的食材。】

  “之前你让我同意随歌的邀请,说会有大大的惊喜,是不是该拿出来了。”芸乐心里的小算盘打的叮当响。

  【宿主,请摸摸你的的良心,问问它痛吗?】

  【金叶子在钱袋都捂热了,你还想翻脸不认账了……】

  “你搞搞清楚,这是我凭本事赚回来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若是当时你拒绝随歌,便什么也落不着!】

  芸乐:“……”系统太精了,第一回合忽悠失败。

  【呵!】

  直到出了集市,紧赶慢赶的才追上了即将启程的牛车,芸乐当即气喘吁吁的坐了上去。

  “芸娘,我在成衣铺等你好半天呢!”

  还没坐稳,身旁的丽娘便开始瘪着嘴抱怨了。

  “桃子不好卖,耽搁了太久了。”

  “二丫,我早就说这桃子买不了几个钱吧,你还不信。”一旁偷听的年轻妇人顿时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婶子,我没说不信,但好歹卖了几十文,还买了些粮油。”芸乐一本正经的瞎忽悠。

  “真的?这镇上的人也忒傻了吧。”

  听着那语气里的认真劲,分明是信了,芸乐顿时默不作声,深藏功与名。

  去卖吧!卖的出去算她输。

  “芸娘,看我在成衣铺买的,好看吗?”

  丽娘耍宝似的从身后的背篓将衣服拿出,眨巴着眼一副求夸奖的模样。

  芸乐定睛一看,那是一件宝蓝色的碎花襦裙,做工很是别致。

  庄户人家的女子很少穿襦裙,一则是做农活不方便,二则是价格昂贵,买不起。

  平日里穿的,大都是去布庄买些粗麻,棉布什么的,回去自个做成衣裳穿。

  而丽娘这件,瞧着那用料该是棉布,样式也好瞧,就不知是花了多少银两?

  不过这丫头眼光确实值得肯定,芸乐这样想着,便诚心的夸赞道:“这件确实不错,你穿着定然很是漂亮。”

  “小姑娘家家的,就知道乱花钱,有这钱买的布都能做几个人的衣裳了。”

  眼瞅着刚刚还兴奋不已的丽娘眼眶登时便红了,芸乐心里很是不吝,嘴上却调侃道:“婶子你这又酸了不是?回头让我叔给你买就是了。”

  随后正说着又夸张的捂嘴,仿若不可置信的道:“该不是我叔舍不得给你花钱吧?”

  看着身旁两个邻居似笑非笑的神情,那年轻妇人顿时气的乱了分寸:“你叔他对我可大方了,有钱都花我身上了。”

  “嘁,我看都被你家那口子打酒喝了。”

  “你得瑟个什么劲,你家那口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

  芸乐完全没想到这件事最终会演变成两个女人的唇枪舌战。

  不过,这一路可真是热闹的很。

  回到家时,钱氏依旧病怏怏的躺在炕上,而小包子正费力的在锅里搅着什么,黑布隆冬的,一股子焦糊味。

  “阿姐,我煮的红薯粥,你吃吗?”

  芸乐:有什么办法能委婉的拒绝吗?

  答案是不能,对于庄户人家来说,浪费粮食是可耻的。

  捏着鼻子干完了小包子的爱心红薯粥,芸乐只觉自己的味觉被深深茶毒了。

  “阿姐,好香啊!这是带给圆圆的吗?”

  小包子趁着芸乐刷锅,将筐子里的东西一样样翻了出来,放在了桌上,待打开其中一个油纸包时,浓郁的肉香味顿时弥漫在整个屋子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