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种田后世子妃她暴富了 > 第二五章 制作竹篱笆
 
  “芸娘,这是哪来的?”

  钱氏闻声抬头看了一眼,眉头就紧紧皱了起来,那油纸包里的肉食,做工精细,一看就是给有钱人家吃的,毕竟穷苦人家有吃的就行,向来不会讲究那么多。

  “娘,今日在镇上帮贵人带路,贵人赏给我的。”芸乐心思一转,瞬间便编了个由头。

  “那贵人真是心善,你下次再见着可得代娘好好谢谢人家。”钱氏缓缓的躺了下去。

  “好。”芸乐嘴上应了,心里却寻思着,那三头肥羊,以后有机会再宰上一顿。

  此时,远在几十里外的镇上,某位正在作妖的世子爷顿觉浑身一凉:“随歌,冰鉴拿远点,冷死了。”

  随歌:“……”刚刚谁说热的睡不着来着?

  得,自家世子爷,谁又敢说一句不是,还不得任劳任怨的伺候着。

  ……

  这时节,天气正炎热,带回来的菜不能多放,芸乐依着钱氏的吩咐搁在木桶里,最后吊在了院中凉丝丝的井水里。

  夜已然深了,钱氏上了药,早早的便睡了,芸乐躺在钱氏身边,心里想着事,有些睡不着。

  这茅屋只有两间,既然决定住在这了,等改明得找人在另一间搭个灶台,在院子外面围一圈篱笆,再找铁匠打两个铁锅……

  马上要麦收了,在这之前要准备的太多太多,芸乐在心里慢慢盘算着,最后发现幸好余下的银两够用了。

  待收完麦子,也要想想如何好好赚钱,才能让钱氏和小包子过上富足的好日子。

  翌日天不亮,芸乐便起身了。

  “芸娘,你起这么早做什么?”

  “娘,你先睡,我去砍点竹子回来,给院子外面编个围栏。”

  “唉…”钱氏轻轻叹了口气,“你小心点。”

  “知道了,娘。”

  芸乐草草对付了几口,带了几根麻绳便往张铁匠家而去。

  张铁匠的婆娘正起床在院子里梳洗,看见芸乐过来,便皱了皱眉头问道:“二丫,你过来这么早做什么?”

  “婶子,我想请张叔为我打几件东西。”

  张铁匠的婆娘闻言便一脸鄙夷,随后便毫不留情的说:“你叔最近忙的很,没时间。”

  “唉,那就太可惜了。”

  “可惜什么?”

  “可惜我张叔少了个赚钱的活计。”

  芸乐将手里的一贯铜钱摇的叮当响,那婆娘的眼顿时便亮了,“二丫,这说的哪里话,都是乡里乡亲的,能帮衬便自然会帮衬着,你张叔虽然忙,但肯定紧着你们家先来的。”

  “这样啊!那行,婶子,你记下,让张叔给我打两口大铁锅,两把镰刀,两把锄头,一把斧子……”

  “这是定金,婶子你先收下,余下的后面给。”

  “好,好,婶子记下了,你就放心吧!”

  那婆娘将那铜钱一把抓过去,笑得合不拢嘴。

  “婶子,你能借我把斧头吗?我去砍几根竹子。”

  “当然能啊!我这就去给你拿。”

  看着那婆娘走远了,芸乐嘴角划过一抹讽刺的笑意,果然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一丁点都不假。

  槐南村北面环山,山脚下有一片竹林,长的很是茂密,村里人平日里有需要,便会去山下砍伐。

  芸乐拎着斧子,捡着一根笔直的翠竹砍了几下,只觉虎口发麻,这竹子年头已久,硬的很。

  她赶着午时,卯足了劲砍了一大堆,用绳子捆起来,使劲拖着往家里走去。

  “死丫头,我订婚了。”

  香竹一身崭新的花布襦裙,站在田畔的小路上,头发编的花里胡哨的,上面插着一根素银簪子,瞧着有几分姑娘家的稚嫩与明艳。

  “哦,那恭喜你了。”看着香竹眉眼间的炫耀与自得,芸乐连一丝敷衍的兴致也无。

  “死丫头,这是玉郎给我买的,好看吗?”

  “嗯,很配你。”王八配绿豆,很对眼,相衬极了。

  “死丫头,羡慕了吧!听说王青沐马上要与你退亲了,啧,真是可怜呐。”香竹说着又将芸乐从上至下完全打量了一番,顿时眼里便充满了鄙夷,直接讽刺道:“不过也怪不得人家王青沐,人家一介秀才郎,你这样的村姑又怎能配的上。”

  “你说够了吗?”芸乐看看眼前窄窄的小路,“说够了就站在一边去,别挡道!”

  “没说够,看着你这副落魄样,我心里就止不住的高兴。”

  “行,那你先乐呵着,我还忙着呢。”芸乐拉着身后的那捆竹子,呼啦啦的走过,带起一阵尘土,直接糊了香竹一脸。

  香竹那小脸蛋顿时灰扑扑的,新衣裳也脏了。

  看着芸乐愈走愈远,香竹差点都被气疯了,顿时也顾不得形象,叫嚣道:“死丫头,你给我等着,有你哭的时候!”

  ……

  芸乐回到家,将井里冰着的菜,全都捞了出来,热了热,和小包子钱氏一同吃了顿丰盛的晌午饭。

  随后整整一下午,芸乐便一直坐在院子里制作竹篱笆。

  她先将竹子劈开砍成等间距长度,然后再劈一部分细长的竹条留作编织。

  然后取一根竹条,从中间对开折叠,别在第一根竹子上,随后以此类推,一根一根别好,大约几十根后,便折回来重复编织。

  最后将两头和削尖的圆竹紧紧串在一起,钉在地上,便成功做成了一小段结实的篱笆墙。

  之后直到日落黄昏,芸乐不仅给自家小院外围了一圈篱笆,还在小院里围了一个小小的鸡舍。

  剩下的竹条,芸乐还编织了几个竹筐,才总算是大功告成了。

  到了晚上,钱氏已经能下炕了,估摸着是敷了几次药,消了肿,逐渐便大好了。

  芸乐见此,也终于放下了心,和钱氏商量要给家里垒灶台以及置办各种家用物什。

  “你说的娘都应了,明个娘便去找货郎置办些家里用得着的东西。”

  “那好,娘,明日我们分工合作,我去找三叔帮忙给我们垒个灶台。”

  一夜无梦。

  第二日一大早,小小的茅草屋里便热闹了起来,丽娘的爹李正前带了两个徒弟,风风火火的垒好了灶台,顺便还帮芸乐将篱笆墙用石头在底下加固了下。

  芸乐想着之后家中麦子收回来没地放,又麻烦李正前帮忙在灶房的一角垒了个不大不小的粮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