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种田后世子妃她暴富了 > 第三四章 果真是小家子气的紧
 
  本想让那村姑瞧瞧,什么才是盛京贵公子的风范……

  此刻却被死死按着双肩,只得缓缓坐了下去。

  他想斥责她放肆,却又想着她万一说他小气,毫无君子之风……

  那到时他的脸还往哪搁?

  “卫公子,快尝尝。”

  耳边又想起了催促声,卫珏被迫无奈,只得拿起筷子,夹起一片雪藕,放入口中。

  清脆甘甜,很是爽口。

  “这是什么?”

  世子爷指着中间那道菜,雪白,莹绿,橙黄,搭配在一起,瞧着色泽很是漂亮。

  “这是素炒三丝,由胡萝卜,青笋,土豆,搭配在一起,很是清脆爽口……”

  不知为何,听着这村姑的介绍,好似突然有了食欲,卫珏不动声色的将眼前青瓷小碗中晶莹剔透的白米吃了个精光。

  三道菜,除了清蒸活鲤,其余两道也几乎所剩无几。

  “公子,可还满意?”芸乐笑意盈盈的站在一旁,“我还准备了甜点。”

  “尚可。”世子爷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芸乐咕疑的看着那两个即将空空如也的碟子,顿时有些怀疑自个莫不是听错了?

  “不合公子胃口?”

  “勉强凑合着还能入口。”

  看着那副牵强的模样,芸乐顿时气的有些牙痒痒。

  突然,她眸子里突然闪过一点光芒,然后便转身提醒一旁静静站着的随歌:“你家公子该喝药了。”

  随歌一愣,眼尾上挑,“多谢姑娘提醒。”然后直接忽略了自家爷眸子里的冰寒与抗拒,招呼着一旁的小厮:“去将药端过来。”

  “随歌!何时轮到你自作主张了。”

  “公子,出门时老爷吩咐过了,您身体不好,必须每日按时喝药。”

  “好,你果真是好的很。”

  世子爷面上浮现出些许薄怒,随歌却根本没当回事。

  每日为了喝药的事,同自家爷斗智斗勇,他已经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了。

  不一会,黑漆漆弥漫着浓郁的苦涩味的汤药便被呈到了卫珏身前,他的脸色登时又难看了几分。

  在芸乐颇有些幸灾乐祸的眼神中,他舀起一勺,磨磨蹭蹭的吹凉,眼瞧着那勺药将将要被送入口中。

  然后“哐当”一声,药碗被打翻了。

  “公子……”随歌眼里满满的都是不赞同。

  世子爷微抬眸子,瞥了随歌一眼:你还有什么招,都尽管使出来吧!

  随歌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呈上来。”

  一众小厮从玄关处鱼贯而出,齐刷刷的站成一排,手里皆捧了个托盘,其间都放了个青瓷小碗。

  “噗嗤~”芸乐眼里的幸灾乐祸再也藏不住了。

  世子爷的顿时脸色都黑沉了不少。

  “公子,今日一不留神药熬的多了些,您看?”

  “若是一不留神这碗也都碎了呢?”世子爷眼里的威胁意味十足。

  “那您今日的那壶蜜酿便也没了。”

  “你敢?”

  随歌但笑不语,自家世子爷喜饮酒,却因为身子骨的原因,只能浅尝辄止。

  最后还是御厨想了法子,将百花蜜添入些许果酒,封存三年,再取出,其味甘美,又带有一丝酒的醇香,最重要的是,如此饮用,还可舒缓五脏六腑的寒凉之气。

  这蜜酿一出窖,自家世子爷便及其喜欢这个味,每日必饮一杯。

  因此,用这个威胁,再是合适不过了。

  卫珏僵持了一会,随歌也并未让步,他轻哼一声,终是拿起其中一个小碗,舀起一小勺,踌躇着抿了一小口。

  顿时,那整张脸,便皱成了一团。

  兴许是离得近,芸乐只觉得,那公子的确生的精致漂亮极了,就连苦哈哈的样子也是那般的耐看。

  “杏脯,卫公子尝尝,可以冲冲味。”

  又许是见不得美人蹙眉,芸乐将在家闲暇时尝试着做出的零嘴都一股脑的拿了出来,殷勤的摆在了桌上。

  卫珏低头瞄了一眼,待看见那深蓝色的娟帕边缘的丝丝尘土,便肉眼可见的皱了皱眉。

  随后轻轻摇头,果断的拒绝道:“不用了,多谢姑娘好意。”

  芸乐最会察言观色,就观那神情便知,是被赤裸裸的嫌弃了。

  她一瞬间便冷了脸,将那方娟帕卷起塞入袖袋里,动作草率而迅速,一看便是带了几分气性的。

  “时候不早了,堂兄还在外面候着,还请公子将工钱结算给我。”

  随歌看了一眼自家爷,便将小小的荷包递给了芸乐,谨慎而又客气的道:“今日辛苦姑娘走这一遭了。”

  “公子不必客气,如此钱货两清便可。”

  芸乐接过荷包,微微掂量了下,便果断的转身离开了。

  卫珏好不容易喝完了药,嘴里苦涩的厉害,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便捏起遗落在桌边的一颗暗黄色杏脯,缓缓放入了口中。

  酸甜味即刻冲淡了苦涩,卫珏的眉头都舒缓了几分,这才抬头问向一旁的随歌:“芸姑娘为何急着离开了?”

  随歌闻言差点都要给自家爷跪了。

  他也很是搞不懂,若因自家爷是洁癖使然,那刚刚嫌弃人家帕子不够干净也能说的过去,可如今却连桌边搁着的那颗都没放过……

  这又如何说的过去呢。

  “爷,您难道没看出,芸姑娘是被您气着了。”

  “气着了?爷又没做什么?她果真是小家子气的紧。”

  随歌:“……”您辜负了人家的好意,还说人家小家子气?

  您信不信,再这样下去会没朋友的?

  两人说话间都没瞧见,那青碧色的衣角,隔了好久才彻底消失在门外。

  ……

  看着自家堂妹气冲冲的从门口走出,脸色奇差,李瑞轩登时便忧心忡忡的问道:“二丫,他们欺负你了?”

  “大堂哥,你又胡思乱想什么呢?”

  “那定是他们招惹你了,我就说让你别去吧,这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脾气大,心眼小,典型的难伺候……”

  李瑞轩絮絮叨叨的没完,在芸乐看起来,像极了一个关心则乱的老妈子。

  芸乐也未曾反驳,只是拿出那个小小的钱袋子抛了过去。

  李瑞轩呆愣愣的接住,轻轻掂量了下,心里顿时只有一个想法,有钱人家的公子哥真特么大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