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种田后世子妃她暴富了 > 第四二章 终日打雁,被雁啄了眼
 
  刚进门的李春妮有些忐忑不安,但又想着自家老娘说了,成事在人,富贵在天,她便鼓足勇气掐着喉咙回了声:“是我。”

  “竹儿过来,让我好生瞧瞧你。”

  李春妮有些羞涩,其间又夹杂着兴奋,她缓缓的挪到了床边。

  醉酒的玉公子可真是英俊啊!

  她伸出手,一副痴迷样的摸在了玉程宁的眉眼上。

  玉程宁早就存了别的心思,如今醉的一塌糊度,还被‘心肝儿’如此撩拨,登时便忍不住了。

  他一把扯过李春妮的袖子,硬将她拽到了身前。

  然后再一用力,只听“咚”的一声,李春妮顺势倒在了他的身旁。

  竹儿何时这般重了?

  他疑惑了有那么一瞬,又被心头的邪火勾的失了魂,迫不及待的压了上去。

  如此简单便成了事,李春妮心里暗喜不已,这玉面郎君,今后可不就是她的夫君了。

  香竹那个贱丫头,以后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享福了。

  李春妮沉浸在对未来的美好向往中,不禁乐的笑出了声。

  ……

  因为过节,李家众人也放下了平日里的芥蒂,一边吃菜喝酒,一边畅谈着村子里的稀罕事。

  香竹坐在一旁,有些心不在焉,不时的往后面堂屋那边张望着,她觉得有些奇怪,今日都是镇上酒楼打包的菜,自家小姑没理由一直躲在屋里不出来。

  这显然不符合她贪吃的秉性。

  突然,后堂屋里传来一阵凄厉的惨叫,香竹眼皮子猛地一跳,推开凳子便跑了过去。

  揭开门帘时,她只看到一团光溜溜的玩意躺在地上,呲牙咧嘴的怪叫着。

  看那身形,好像是自家小姑?

  而自家玉郎,自家玉郎竟只披了个外袍趴在那床沿上吐的上气不接下气。

  她甚至能看见那外袍下面光溜溜,赤裸裸的胸膛。

  香竹只觉脑子里一根弦彻底崩断了,她一时崩溃了,“啊!!!”的一声尖叫,转身撞开自家爹娘便一股脑的跑了出去。

  李德成面色黑沉的有些吓人,他狠狠的攥紧了拳头。

  赵婆子一看自家儿子要动手,忙拽住了他的胳膊,然后虎着脸说:“你们穿好衣服,到院里来。”

  ……

  院里大树底下,玉程宁被李家诸人围坐在中间。

  “玉公子,说说吧!今日是怎么一回事?”

  赵婆子脸色阴沉,直接先发制人。

  老李头坐在一旁,心思一转,便大概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抬头扫了一眼面色苍白的玉程宁,直接语气强硬的说:“今日这事,你必须给我们李家一个交代。”

  “……”

  玉程宁压制住胃里的翻江倒海,试图让自己忘记刚才发生的一切,可是坐在他不远处抽抽搭搭的李春妮,仿若魔音穿脑般击溃了他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

  李家诸人更是如同三堂会审般将他围坐在中间,耳旁接连不断的响起一道道的责问声。

  他眸子里划过一丝冷意,今日这事,显然是被算计了,没想到终日打雁,竟有一日被雁啄了眼。

  不过,敢算计到他头上,他定要让李家人尝尝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后果。

  “呵!”他突然嘲讽一笑,“你们以为把这丑八怪送到我床上,我就会娶她过门?”

  “简直是笑话!”他声线突然拔高,吓得李家诸人浑身一震,“都不打听打听我们玉家是什么来头,骗婚都骗到我头上来了。”

  “我告诉你们,今日这事没完,我定要去禀明县令大人,让他还我一个公道!”

  眼看玉程宁拂袖便要而去,李家诸人都被那句县令大人镇住了,一时回不过神来。

  事情的发展趋势显然同预想的不一样,李春妮的梦在一瞬间碎成了渣渣,她抬眼看向了赵婆子,赵婆子却随即转身根本没有搭理她。

  她一时无法,竟不管不顾的跑过去搂住了玉程宁的腰,委屈的抽泣了起来:“玉郎,你已经要了我的身子,又怎能弃我而去呢!”

  玉程宁闻言面色狰狞:“放开,你个丑八怪,离我远点!”

  李春妮猛地被一把推离,随即狠狠的摔落在地,她捂着嘴使劲的呜咽了起来。

  听着自家女儿的哭声,老李头猛地反应了过来,照本朝律法,骗婚可是要吃牢饭的!

  若是今日轻易放了那姓玉的出了门,那他们老李家就全完了。

  他眸子里闪过一道精光,既然如此,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随即便吩咐早就站在一旁面色铁青的李德成:“成儿,去将玉公子摁住了!”

  李德成虽是不清楚老李头的打算,但他早就看眼前这小子不顺眼了,一听这话,立即上前,不顾玉程宁反抗,将他的胳膊肘死死摁住了。

  “放开我!你们想做什么?”玉程宁显然有些慌神了。

  “玉公子,凡事好商量,只要你不报官,今日这事我们就当从未发生过。”老李头神色莫名,隐隐的暗含着威胁。

  胳膊上的力道逐渐加重了,玉程宁疼得呲牙咧嘴,他抬头间便看见李德成那狠戾到恨不得一把捏死他的眼神。

  自小到大,他哪里见过这阵势,一时间只觉腿都软了几分,心中的恐慌迫使他直接认怂道:“行,我答应,只要放开我,就按你们说的来。”

  “这才对嘛。”老李头露出一个虚假的笑容,“玉公子果然是个明白人,希望能言而有信才是。”

  “是,是,我发誓,这事到此为止,不然就让我出门被马车撞死!”

  老李头终于满意了,“成儿,快放开你未来女婿。”

  李德成很是不情愿,但自家老爹的威严他可不想再领教一次,只得松手放开了玉程宁。

  玉程宁甩着痛麻的手腕,只觉自己又活了过来。

  一旁哭哭啼啼的李春妮见这事竟这么容易便了断了,登时便慌了神,她真的没想到,老爹不仅没帮她讨回公道,竟还轻而易举的放弃了她,她很是不可置信的看向了老李头,近乎语不成调:“爹!玉公子他……,我……”

  老李头没想到自家女儿做了这等好事还不肯善罢甘休,顿时便冷了脸,斥责道:“妮儿,爹告诉过你什么?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莫要肖想,难道你想吃牢饭不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