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种田后世子妃她暴富了 > 第四三章 娘怕我嫁不出去?
 
  “回屋去好好反省反省,以后记住,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爹~”

  “回去!”

  这事终于有了个了断,结果也算是皆大欢喜,李家一行人除李春妮之外竟同玉程宁坐在一处,喝着茶,吃着点心,不时的还闲聊上几句。

  但是,他们显然忘了,还有个香竹受了刺激,疯疯癫癫的跑出了门去。

  因此,在玉程宁出门的时候,便被左邻右舍指指点点的。

  他有些不明所以,一问才知,香竹之前竟然跑去投河了!

  投河就投河吧!还被人救了下来,最可气的是,那贱人不知怎么想的,竟然将刚刚发生的丑闻一股脑的合盘托出了。

  听着耳旁那肆意的讥讽声,玉程宁顿时阴沉着脸看着老李头:“你们想办法自己解决了,不然我就算想顺顺当当的娶竹儿过门,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玉程宁说完便坐着马车离开了,老李头心中那个悔啊!他是做了什么孽!家里竟是这些不安分的玩意儿。

  ……

  芸乐到家时,便已经完全得知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没想到,这李家人的战斗力不行啊!竟没将李春妮给推销出去。

  不过,李家如今乱成了一锅粥,赵婆子应该也没空上门找茬了,也算是间接的达成了她的目的。

  她终于可以安安稳稳的做生意了。

  【宿主,若是看不见你眼中的幸灾乐祸,我还真是信了你的邪,还安安稳稳做生意,我看是安安稳稳看热闹才是。】

  “我就看热闹不嫌事大,怎么了?”

  自家宿主完全没有被戳穿的恼羞成怒,反而还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

  系统小团子一时竟无话可说,而且觉得嘴里的辣条都不香了。

  你宿主还是你宿主,果真是惹不起。

  “芸娘,出来吃饭。”

  钱氏的呼喊声在院子里响起,芸乐闻着声响出了门。

  院里的一方小木桌上摆了一碟粽子,一碟糕点,还有钱氏炒的几个菜,瞧着很是丰盛。

  小包子坐了个矮矮的小凳子,趴在桌边,眼睛亮晶晶的泛着光,看到芸乐过来,他甜甜的喊了声:“阿姐~”

  “乖~”芸乐走近,轻轻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寻着凳子坐了下来。

  这时,钱氏端着最后一道菜从厨房走了出来,她随手解下了围裙,拎着凳子坐在了芸乐的身旁。

  自从离开了李家,钱氏的脸上少了许多愁容,多了几分希望,特别是得知自己做的香包买了个好价钱,如今更是有一种使命感涌上心头。

  但是,一想起刚刚听到的流言蜚语,她的心里又隐隐的不安了起来。

  “芸娘。”钱氏给小包子随手夹了些菜放入碗里,便悄悄的凑到了芸乐的耳边:“王家的亲事不若退了吧!”

  不明白钱氏为何突然提起这个,不过这也正合芸乐的意,她将手中刚剥好了的粽子放在盘里,淡淡回了句:“娘做主就好了,我没意见的。”

  “娘知你对王家那小子还是有意的。”

  钱氏眼里划过一抹踌躇,“但是,你小姑今日做的事,让村里人对我们李家的姑娘都颇有微词,所以,娘怕……”

  芸乐眸子里闪烁着细碎的光:“怕王家婶子捏着这个把柄上门要求退婚对吗?”

  “嗯。”钱氏抿紧嘴,闷声应了,随后眉头微皱,面带愁容:“若被她上门大肆宣扬一番,届时无论结果如何,对你的声誉都有莫大的影响。”

  听到这里,钱氏的目的很明显了,芸乐不禁有些好笑:“所以娘这是怕我以后嫁不出去吗?”

  “呸,别胡说,我家芸娘这般聪慧乖巧,又怎会嫁不出去!”

  看到钱氏明显有些激动,芸乐有些无奈,瘪了瘪嘴:“那娘的意思是……”

  “事情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你和王家那小子的婚约显然没戏了,所以他是龙是虎也和咋们没关系。”钱氏扫了一眼芸乐,看她眸子澄澈,无丝毫难过之意,便试探着问了句:“芸娘,你觉得呢?”

  “娘,不就是退婚吗?你担心个什么劲,我应了就是。”

  “所以,现在能开饭了吗?菜都凉了。”

  钱氏回过神来,“能,能。”

  女儿好像真不一样了,眼界开阔了不少,不再揪着那书呆子不放了,不过,兴许是镇上那位公子哥的缘故,想到这里,钱氏的心思又活泛了起来,满脸洋溢着笑容:“快尝尝这个,娘的拿手菜。”

  芸乐心里咯噔一下,慌忙咽下嘴里的菜,自家老娘的笑容咋就那么不对劲呢!

  【宿主,你娘以为你和金主爸爸有一腿呢!】

  “???”

  【真的,你没听错。】

  “又欠揍了不是?什么叫有一腿?”

  【就是,可能,大概,也许觉得,你和金主爸爸的关系不一般呗。】

  “你还有零嘴吗?”

  【就剩一包番茄味薯片了,宿主,难道你要……】系统小团子眸子突然亮了。

  “你放心,这次,下次包括下下次的能量点都没有了。”

  【宿主~】

  “呵~”

  【嘤嘤嘤。】

  系统在耳边聒噪的开启刷屏模式,芸乐丝毫不为所动,她想的是,她和随歌有任何逾距吗?为何自家老娘突然会想歪了?

  这也无从考究,又不能正大光明的去问钱氏。

  所以想想也就罢了,她身正不怕影子斜。

  端午节在一片喧嚷声中结束了,槐南村那些嘴碎的婆娘们又多了一桩茶余饭后的谈资。

  第二日,一大早天便灰沉沉的,芸乐爬起来一看,窗外滴滴答答的下着小雨。

  钱氏推门进来,身上带着湿漉漉的水汽,她端着个小瓷碗,面露淡淡的愁容:“芸娘,下雨天路滑,要不就别去了吧!”

  “娘,饼放久了硌牙,再说了,若是人家等着吃我这口热乎的,我不去可不就是失信于人了……”

  “行,行,娘说不过你,去洗把脸,将这碗鸡蛋羹吃了。”

  不过一会,李瑞轩穿着蓑衣,戴着斗笠,驾着驴车过来了。

  他的驴车后面盖着一大块草布毡子,被雨打的湿漉漉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