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种田后世子妃她暴富了 > 第四五章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李瑞轩见状急了,这摊子可是他和二丫全部的心血,怎能被如此毁于一旦?

  他鼓足勇气,张开双臂,颤抖着双手拦在了摊子前面,他在赌,赌这些人不敢伤人。

  可惜,他确实天真了。

  芸乐扫了一眼那些人凶神恶煞的样子,便清楚的知晓,那些人绝对不是什么普通人家老实巴交的汉子。

  因此,若李瑞轩继续拦着,定然会伤的不轻。

  她心里暗暗发急,朝着李瑞轩大声喊道:“大堂哥,你快让开!”

  李瑞轩闻言不为所动,静静的站在那,雨水早就打湿了他的衣衫,他形容狼狈,眸子里却怔怔然的闪烁着亮光。

  “小子,在我们面前逞英雄,我便让你做个狗熊!”

  其中一个壮汉显然看不惯李瑞轩这般做派,拎起手中的棍子便猛地抡向了他的腰间。

  【宿主,三十点能量值可兑换初级武力值。】

  “马上兑换!”

  【叮!您的初级武力值已成功兑换,记得好评哦亲~】

  李瑞轩看着眼前势不可挡的木棍,以及壮汉那眼里透露出的阴狠,不由心间一凉,随后紧紧的闭上了眸子,哀叹自个今日莫不是要折在这了。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他却只听到耳旁传来一阵破空的巨响。

  他心中咕疑,偷偷睁开眼一看,刚刚那凶悍的壮汉不知何时已然摔落在一旁,沾了满身的泥星子,此刻正捂着肚子可劲哀嚎着。

  而自家堂妹正站在他的正前方,脊梁骨崩的笔直,眼神凌厉而又幽深。

  “小娘皮,敢伤我兄弟!”

  看着那几位壮汉皆向着自家堂妹猛扑了过去,李瑞轩心里一窒,一时间仿佛都不能呼吸了。

  关心则乱,他甚至忽略了那些壮汉所说的话,只是想着,自家堂妹是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而作为堂哥的他,本就应该护着她。

  芸乐微抬眸子,正想着如何能更好的解决眼前这桩祸事,突然便看到,李瑞轩如同一把离弦之箭般,猛扑过来,挡在了她的身前。

  她心里一阵熨贴,抬手轻轻摁住了他微微颤抖的肩膀,温声道:“堂哥不用担心,一切有我。”

  李瑞轩回头,雨水顺着他的脸颊滑落,眼里布满了血丝,他厉声道:“你让我如何能不担心!”

  芸乐眉眼弯弯,眸子里星光闪烁,“你放心,他们打不过我。”

  “二丫,你别逞能……”李瑞轩伸手,却未曾抓住自家堂妹的一节衣袖。

  下一瞬,他猛地瞪大了双眼,只觉被一下子被刷新了世界观。

  只见自家那本该娇娇弱弱的堂妹,几脚便踹飞了那几个来势汹汹的壮汉,然后将络腮胡子踩在脚下可劲摩擦。

  李瑞轩先是一脸的不可置信,然后抬手使劲揉了揉眼,最后颓然的发现,这一切竟是真的!!!

  “姑娘未免也欺人太甚!”

  “我欺人太甚?”芸乐仿若听到了什么戏言,勾唇玩味一笑:“难道刚刚不是你们先动的手?”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嗯?”

  那一声反问,带着丝丝慵散,却令人头皮发麻。

  络腮胡子心间一窒,却依旧硬着头皮说道:“我老娘是吃了你家的饼才昏迷不醒的,如今你又打伤了我兄弟,这事你必须得给我个交代!”

  “行,我今日便给你个交代。”

  芸乐愉快的松开了脚,爽快的便答应了,络腮胡子见状这才松了口气。

  “带上你老娘,我们去医馆瞧瞧!”

  络腮胡子一愣,心里不由的打起了退堂鼓,忽又想到东家给了那么一大笔酬金,便直接梗着脖子道:“不用你假好心,你将银两赔偿给我,我自会带老娘去医馆瞧病。”

  芸乐轻轻抬起斗笠的边缘,露出一双如湖水般清亮的眸子,那眸子里笑意盈盈:“万一你私吞银两,不给老人家治病呢?”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络腮胡子痛心疾首:“娘她含辛茹苦的抚养我长大,如今她病痛缠身,我作为人子又怎会做出这般伤天害理的事?”

  芸乐直接忽略了他精湛的演技,眼里泛出一丝兴味:”原来你还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做了这等伤天害理的事。”

  络腮胡子闻言气的浑身发抖,登时不淡定了:“卧靠你个小娘皮,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老子什么时候这样说过!!”

  芸乐直接无视了他的口吐芬芳,又淡淡问了句:“确定板车上躺着的这位是你娘?”

  “你什么意思?”络腮胡子眸子里惊疑未定,然后猛地吼了一声:“不是我老娘难道是你老娘!”

  “那就好,推着板车,同我去医馆吧!”

  “我,我……”

  “怎么?为人子的要眼睁睁看着你老娘病死在这里?”

  “去就去!”

  清河镇最大的医馆名为《百草堂》,坐堂的有三位须发斑白的老郎中。

  芸乐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到了百草堂的门前,那门口招呼客人的小厮一看这阵势便被吓得腿软了一大截,忙跌跌撞撞的跑了进去。

  边跑边喊着:“掌柜的,闹事的来了!”

  百草堂在清河镇屹立多年,估摸着以往过来闹事的也不少,所以掌柜的一听这话,再看小厮那副慌里慌张的模样,登时便信了个十成十。

  所以当芸乐的脚正要跨过门槛时,直接被人一把拦住了。

  “姑娘,请留步,我们医馆不欢迎你们这种人。”

  芸乐抬眼一看,好家伙,五六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将门口堵的严严实实的,为首的那个中年男人身穿蓝褐色锦袍,长相儒雅,虽是笑着,眼里却流露出一抹鄙夷。

  芸乐一时间脑门上黑线连连,忍不住便回头阴阳怪气的嘲讽了一句:“瞧这一个个五大三粗的模样,也怪不得人家会误会了。”

  络腮胡子气结,差点按捺不住想要当街动手,关键时刻却醒悟过来:他们打不过……

  “医者仁心,我们是带老人家过来瞧病的,你们这医馆果真不欢迎?”

  芸乐收回了自己的脚,退回去笑意盈盈的看着那为首那长相斯文的中年男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