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种田后世子妃她暴富了 > 第五五章 登门探病
 
  “不就是个弱精之症,多试试总能成的,再说了,要不是你们小时候没看住我,我又怎会从树上摔落下来,伤了那玩意?”

  玉程宁振振有词,丝毫不服软,他清楚的知道,此刻一旦让步,今后他的日子便和噩梦便没什么区别了。

  中年妇人气的不轻,“瞧瞧,长能耐了不少,倒还怪起我来了,你这些年碰过的清白姑娘没有十来个也有七八个吧,哪个成了你倒是说说,简直是把我们家的脸都给丢尽了。”

  “行了,这事便这么定了,就凭她怀上这点,便是头猪,你也得给她娶回来。”

  上首的玉家老奶奶一锤定音,玉程宁眼里罕见的浮现了几分颓色。

  这些年无数次订婚,又无数次退婚,那些同他有过露水情缘的姑娘们,退婚后落魄又神伤,他向来都没当回事。

  世道好轮回,如今,他只怕是遭报应了……

  ……

  芸乐听说这件事的时候,正在田里摘黄瓜,这些天的雨水充裕,黄瓜长势喜人,绿油油的,瞧着很是水嫩。

  她咬了一口黄瓜,眸子里划过一丝揶揄:“小团子,没想到吧!惊天大反转,山鸡也能变凤凰。”

  【宿主,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嘤嘤嘤~】

  系统小团子悔恨交加,它到底有什么想不开的,偏偏要和黑芝麻馅的宿主打赌。

  “我记得你还有辣条,薯片,冰淇淋,彩虹糖,奶油蛋糕……,啧啧啧,唉,谁让你肤浅呢!”

  【……】

  是,它肤浅,它总以为颜值能决定一切,没想到这古代人竟如此愚昧不堪,为了什么劳什子传宗接代,什么都不顾了。

  好不容易攒了这么多零嘴,这下子全输出去了,它好想哭。

  芸乐回到家时,讶异的发现,随歌竟坐在自家院子里,钱氏正同他聊着什么。

  她将手中的竹篮放下,随口问道:“公子今日怎么有闲工夫来我家唠家常?”

  “芸姑娘说笑了。”随歌缓缓站起身来,拱手道:“在下今日过来,是有一事相求。”

  “哦?”芸乐显然来了兴致,眼尾微挑,“公子不妨说说看。”

  “我家公子这几日感染了风寒,几乎食不下咽,也不肯用药,我想请芸姑娘帮忙想想办法。”

  “你家公子任性的很。”芸乐轻轻撇嘴,“我能有什么办法?”

  “芸娘。”钱氏颇为不赞同的拧紧了眉头,“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

  “没关系的伯母,在我看来,芸姑娘之言坦直率真,比那些虚头巴脑的话可强多了。”

  “咳,咳……”芸乐正好喝了一口水,听到这话,便硬生生被呛住了,随歌这可真是难为他了。

  钱氏走上前来,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嘴里碎碎念道:“你说说你,这么大人了,好好的喝口水都能呛住……”

  芸乐:“……”

  都怪随歌的话太动听,她一时太激动……

  “芸姑娘,你看……,不若随我回镇上瞧瞧我家公子,再一同想想办法?”

  “可是……”

  “芸娘,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卫公子他素日什么都不缺,如今他病了,说什么你也得去探望一下。”

  钱氏发话了,理由也毋庸置疑,她想了想便应了:“娘说的是。”

  她正要站起身来,又突然想到,上次随歌和姓卫的病秧子过来,打着探病的旗号,然后,咳咳咳,自个还逼人家交出了一大堆礼品……

  她想了想,便眉眼弯弯的的看向随歌,目光澄澈,言辞恳切的说道:“生病之后,难免吃什么都会觉得滋味寡淡,我这里一些腌制的黄瓜条和笋片,酸甜可口,卫公子吃的惯这些吗?”

  随歌一愣,看向对面笑意盈盈的姑娘,然后便呐呐的应道:“我家公子不挑,定然吃的惯,那便有劳芸姑娘带些过去。”

  芸乐抑制住满心满眼的喜意,应道:“好,公子稍等片刻。”

  马车微微摇晃着往清河镇的方向而去,芸乐靠着车壁,坐在凉丝丝的软垫上,鼻翼间是一缕淡淡的沉木香味,很是好闻。

  她身前的矮几上放着青瓷制的茶壶和酒杯,还有一碟漂亮的点心,车内的装横无一不透露着奢靡,更多带给她的却是舒适。

  芸乐微眯着眸子,不由感慨:姓卫的病秧子可真会享受。

  若是有一日,她赚得了万贯家财,定要沉溺于这等纸醉金迷,好好享乐才是正经。

  “吁!!!”

  马车徐徐停下,不待随歌归置好脚凳,芸乐便自个掀开车帘从车辕上跳了下来。

  沁竹苑内,一片片翠竹随风摇曳着,发出轻轻的脆响,很是悦耳动听。

  本该是酷暑时节,一进这院子,毒辣的骄阳好似被关在了门外,只余暖暖的微风夹杂着丝丝缕缕的竹香扑面而来。

  “随歌,你终于回来了,我刚刚请来了郎中,可是爷让我连门都不准进……”

  一身黑衣的听风火急火燎的走了过来,待看到随歌身后的芸乐,突的便住了嘴,踌躇了老半天才吞吞吐吐的问道:“芸姑娘,我们之前见过,你还记得我吗?”

  芸乐微抿着唇,并未言语,空气中顿时充满了一丝尴尬的氛围。

  听风也不在意,又走近了几步,语气里透露着一丝丝熟稔劲,说:“我时常听随歌说起你,他说你做的吃食很得我家公子青睐,你得空能不能做些也给我尝尝……”

  芸乐闻言看向一旁站着的随歌,眸子里划过一丝异色。

  随歌被看的略微有些不自在,他站直了身子,板着脸盯着听风,严肃的说:“公子还在里面躺着,你还有空在这里寒暄,你请的郎中呢?”

  听风一愣,“公子不愿瞧病,我让郎中刚刚回去了。”

  “你真是……”随歌微微抚额,这家伙除了武功了得,到底还有什么出色的地方。

  “那我再去将郎中请回来?”

  “嗯,你去吧。”随歌很是无奈的挥挥手,便将他打发了出去。

  嗯,眼不见心不烦。

  听风离开后,整个沁竹苑才彻彻底底的静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