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种田后世子妃她暴富了 > 第六五章 铺子的归属权
 
  “等等,择日不如撞日,周管事你觉得呢?”

  已然触碰到门框,差一点便能踏出门外的周管事,浑身一颤,忙附和道:“姑娘说的是极。”

  看着轻轻踱步过来的蓝衫少女,她脸上挂着的那抹笑容,浅淡中充满了讽刺,他心虚极了,难道他刚刚在心中所想的计划,这么快便被看透了?

  不可能!!!

  这不过是个精明强悍点的野丫头罢了,又岂能识透人心?

  想通了这点,他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然后回头间笑得献媚极了,“姑娘在此稍等片刻,我去遣一辆马车过来。”

  “不用了。”芸乐面无表情,语气淡淡的道:“此地距白玉楼也不远,走过去便好。”

  周管事顿时额间冷汗连连,又急忙找了个脱口,“此刻正值午时,烈日灼灼,若是晒伤了姑娘又当如何是好?还是坐马车过去较为妥帖点。”

  “不用!”芸乐语气冷淡,“我一个乡下野丫头,如何还晒不得太阳了?”

  周管事慌的一匹,“是,是,姑娘说的是。”

  计划被算盘否决,他想着那白玉楼并非洛家的产业,便一时犯了难,这又该如何将消息传递回去?

  “二丫,白玉楼菜色虽好,却也不如家常小菜吃着舒心。”

  芸乐闻声看见李瑞轩眉头紧皱,便知他这是不乐意了,定然也不是因为什么菜色的缘由,纯粹是不屑与周管事这等阴险小人为伍。

  若是平日,芸乐也就顺着他的意了,但是今日却不行。

  这周管事显然一看就没安好心,还不知何时会捅一刀子,所以定要趁热打铁,摸清楚他的底细,从而一网打尽……

  想到这,她轻笑着眨眨眼:“大堂哥,难得周管事一番好意,有道是盛情难却,你便给他这个当面谢罪的机会吧。”

  李瑞轩瞧着她灵动的眸子,便知她定然暗中谋划着什么。

  事到如今,除了配合她,好像也别无他法了,想到这,他暗暗叹了口气,道:“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就在三人将要离开这粮油铺子,前往白玉楼的时候,久久未曾现身的王掌柜却拎着个白瓷茶壶出来了。

  “姑娘,你要的茶壶,还有这刚煮沸的茶汤。”

  听到这话,周管事浑身不由自主的一阵瑟缩,他磕磕巴巴的直接插话道:“今日是我做东,请这位姑娘和小哥去白玉楼喝那上好的杏花酿,所以你这等粗劣的茶汤,还是拿回去自个喝吧。”

  王掌柜闻言一阵气结,这洛家的走狗简直是欺人太甚,不过,自古权势迫人,他倒也无可奈何。

  “是,是。”他连连点头附和,只为赶紧送走洛家这宗大佛。

  他姿态放的极低,周管事忍不住心中便又开始洋洋自得了起来。

  芸乐很是看不惯周管事那般行事作风,恃强凌弱……

  最为关键的是,她时刻谨记着自个来这的目的,便是将这家铺子买回去。

  因此,借机去讨好那王掌柜的,提前刷好那印象分,对她来说,也是尤为重要的。

  “王掌柜,幸苦你了。”芸乐说着接过茶壶,轻轻一拨,便打开了盖子,随着那手腕轻轻的摇曳,色泽透亮的茶汤,逐渐散发出一缕缕诱人的浅淡香味。

  她忍不住夸赞道:“这茶着实不错。”

  “姑娘好眼力,这是上好的碧螺春。”

  周管事普一被打脸,却又敢怒不敢言。

  他生怕这壶滚烫的茶汤,一不留神便被泼在了自个身上。

  许是察觉到了他的担忧,芸乐挑眉浅浅一笑:“你放心,这般好的茶,我可不忍心浪费在你的身上。”

  这番话按理说是对他的羞辱,他应当气恼才是,可是,他却不由自主的庆幸起来。

  他的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平静了下来,露出一抹近乎谄媚的笑容,“姑娘说的是。”

  芸乐懒得搭理他,直接从桌上拿起一个莹润透亮的瓷盏,自顾自的倒了一盏茶,然后轻轻的抿了一口,道:

  “俗话说礼尚往来,既然王掌柜请我们喝茶,那稍候也应和我们一同前往那白玉楼喝杯杏花酿才是。”

  “多谢姑娘一番好意,只是这铺子里杂事过多,鄙人实在脱不开身。”

  “我想与王掌柜谈一笔生意,不若王掌柜再好好考虑考虑?”

  “不知姑娘想谈什么生意?”

  “就谈谈……”芸乐故意拖长了尾音,然后淡淡的瞥了周管事一眼,道:“你这铺子的归属权。”

  话音刚落,王掌柜的脸色霎时都变了,他笑得颇为勉强,“姑娘说笑了,我这铺子之前已经许给洛家主了。”

  “口头约定,算不得数,你说对吗?周管事?”

  平淡无奇的嗓音幽幽的传到耳边,周管事只觉一阵头皮发麻,他直接认怂道:“姑娘说的是,这铺子确实未曾正式归属于洛家。”

  “王掌柜,现在能继续谈生意了吗?”

  王掌柜硬着头皮道:“……能。”

  ……

  四人来到白玉楼门前时,已然被热的不轻,因是晌午的饭点,一楼的大堂几乎全被坐满了。

  想着有人请客,因此面对那小厮客气的询问时,芸乐毫不留情的选了二楼最贵的一个雅间。

  那雅间布置的极好,颇有种文人墨客喜欢的调调。

  那描绘着泼墨水笔画的屏风,那袅袅婷婷的兰花,那镌刻着名家真迹的诗词古语。

  自进门起,李瑞轩便有些不知所措。

  他未曾上过学堂,识字也不过寥寥,也不懂得欣赏这雅间所凸现的诗情画意,因此便显得尤为格格不入了起来。

  穿着烟青色衣衫的小厮,那眉眼显得颇为俊俏,他恭敬的站在一旁,问道,“几位客官吃些什么?”

  芸乐登时摆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你们店里所有的招牌菜都来一份,再来一壶上好的杏花酿。”

  “这位客官有所不知,我们白玉楼的招牌菜共有三十六道,你们四位恐怕是吃不完。”

  芸乐一眼便看透了他的心思,她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随手轻轻一指,微微抬高了声线,“你知道这位是谁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