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种田后世子妃她暴富了 > 第七二章 恶语伤人六月寒
 
  芸乐安心在小厨房里为卫珏熬粥,她不知道的是,槐南村此刻已然翻了天。

  小小的院子里,围的里三层外三层。

  “扫把星,说,那个野丫头去哪了?”

  赵婆子面带凶狠之色,一脚便将跪在地上的钱氏踹了个底朝天。

  钱氏捂着腰间,挣扎着爬了起来,眸子泛红:“芸娘只是去镇上卖饼了,不时便回。”

  “呸。”赵婆子啐了一口,鄙夷道:“你自己不检点也就算了,连我老李家的孙女都让你带成了狐媚子。”

  “娘,你莫要胡言乱语,凭白污了芸娘清白。”钱氏气的浑身颤抖,却被压制着起不来身。

  “我污蔑?”赵婆子好似听到了什么笑话,她回头,看向目光躲闪的中年妇人,“老三媳妇,我听说你昨晚亲眼看到那个野丫头偷人了。”

  老三媳妇还没开口,一旁三角眼的年轻妇人即刻挽住了她的手臂,然后白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钱氏,又冲赵婆子歉意的笑了笑,“婶子啊,本来这都是你们家的家务事,也犯不着我们来管,但是,你也知道,我们槐南村最重礼法,如此无媒苟合,简直是……”

  “听听,全村人都知道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我们老李家的脸都被你们丢尽了,我真是臊的慌。”

  “娘,儿媳相信,芸娘她断然不会干出这样的事。”

  钱氏眼中的坚定,一瞬间便激怒了赵婆子。

  她气的心肝俱颤,憋了一股子狠劲便冲上去揪住了钱氏的头发,将其从地上硬拖了起来。

  丝丝缕缕的乌丝从空中散落,又一点点的散落在了地上,钱氏痛的脸色发白,紧咬着嘴唇,硬是没吐出一句求饶的话来。

  “坏人,你放开我娘!”脸颊圆润的小包子冲开人群,飞奔过来,一把抱住赵婆子的胳膊肘,便狠狠的咬了一口。

  他还未换牙,一口白嫩嫩的小乳牙,但在那一瞬间,他却用上了吃奶的劲,齿尖刺穿了赵婆子的衣衫,直将她的胳膊咬的出了血。

  赵婆子吃痛,松开了钱氏的头发,一把将小包子甩了出去。

  “小狼崽子,和你那贱人娘一样,还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赵婆子的冷嘲热讽,钱氏并未放在心上,她挣扎着站起身,跌跌撞撞的走到了小包子身边,弯腰轻轻抱起了他,红着眼眶问:“圆圆,没摔痛吧?”

  小包子伸手抹去了她的眼泪,一个鲤鱼打挺便站在了地上,拍着胸脯道:“娘,你别怕,我已经是男子汉了,可以代替阿姐保护你了。”

  钱氏颤着声线,肩膀微微发抖,“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赵婆子上前,一根手指狠狠的戳着钱氏的额头,“在我面前装什么可怜?你倒是说说,天都黑了,那死丫头呢?”

  这话一出,围观的村里人皆议论纷纷了起来。

  “那李家二丫长的水灵,我看啊,定然是被那镇上的公子哥包养了。”

  “我还说呢,谁家卖饼子能赚那么多钱,原来是做了这等见不得光的事。”

  “人家公子哥还讲究门当户对哩,我看啊,定然是被哪个员外郎给收作外室了。”

  “还真是人不可貌相,怪不得前些日那王家婶子将亲事给退了,就这不安于室的,嫁过去还不得给王秀才郎戴一顶大大的绿帽子!”

  “……”

  都说恶语伤人六月寒,钱氏一瞬间只觉浑身一冷,婆婆如何欺辱于她,她都不在意,因为她的心早就死了。

  可是,她素来与人为善,此刻这些同村的人,却不论缘由,恶言相向。

  她准备了一肚子的话,此刻却硬生生的咽了下去,反正也没人信不是吗?

  “你聋了还是哑了,听不见我说的话吗?那死丫头到底去哪了?”

  赵婆子逼近钱氏身前,面露凶相,吐沫星子一阵乱溅。

  “哎吆喂,婶子,您老这是做什么呢?”

  李瑞轩的娘王氏破开人群,嘴里嚷嚷着凑了过来,眉开眼笑着将赵婆子拉到了一旁。

  “你来做什么?”赵婆子一看是她,登时白眼上翻。

  “婶子,您老年纪也这般大了,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啊,非要动手动脚的,若是一不留神摔伤了,可怎么得了。”

  王氏平日便是这副风风火火的性子,惯爱说笑,这话放旁人身上,兴许不会当会事,但赵婆子可不是旁人,她精着呢,只是略微一寻思,便察觉到了不对。

  她一把甩开了王氏,“好你个恶毒婆娘,拐着弯咒我是吧,我今日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还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婶子您误会了,我这是关心您的身子呢,您怎么还不识好赖人呢?”

  “猫哭耗子假慈悲,给我滚!我们家的事还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管。”

  王氏也不恼,觍着脸一笑,“婶子难道忘了吗?你我本是同宗啊,老爷子还在我家住着呢!”

  普一提到了老爷子,赵婆子一阵心虚,又梗着脖子的争辩道:“别给我整这些虚头巴脑的玩意儿,我们这一房,早就与你们断干净了,你给我滚远点!”

  察觉到她理亏,王氏也不再理她,径直走上前扶着钱氏。

  钱氏一头乌发散乱着,脸颊高高肿起了一片,浑身上下写满了狼狈不堪。

  王氏帮她整理着头发,一边叹道:“瞧瞧,这要是让芸丫头看到了,还不知道怎么心疼呢。”

  钱氏一愣,捂着眼眶,瓮声瓮气的道:“今日之事,让嫂子费心了。”

  “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苦了你了。”

  “三婶~”小包子哒哒哒的跑了过来,抱住王氏的大腿。

  “圆圆真乖。”王氏摸了摸他的头。

  “我告诉你们,今日哪怕是天王老子谁过来,那死丫头的事都得给我个交代。”

  钱氏定定的看向她,心里叹了口气,好半晌才开口道:“娘,二丫是您的孙女,您不顾念这情谊也就罢了,您为何要连同旁人毁了她的名声?”

  “是那死丫头自己不检点,与人私通,你还要将屎盆子扣我头上,是何居心啊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