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种田后世子妃她暴富了 > 第九十章 哪怕任性点也是可以的
 
  不过争执是没有任何结果的,最终芸乐只能选择了妥协,她在心中默默安慰自己,起码赏心悦目不是吗?

  铺子的装横她无处插手,想着钱氏在家定然等着急了,她不免有些心虚。

  正巧这时李瑞轩买食材回来了,芸乐赶紧将他拉到一旁,小声说着要回去。

  李瑞轩欣然同意,他看了看一旁坐于矮桌前,矜贵中透露着淡淡疏离的公子哥。

  他心中无端的生了几分烦躁之感,很是想不通自家乖巧懂事的堂妹为何偏要和这贵公子搅合在一块。

  因此当芸乐提出要去和卫珏辞别之时,他直接找了个理由打断了。

  当芸乐一脸懵的坐上驴车时,李瑞轩一句话不说,直接驾着车走了。

  卫珏淡淡的往门外瞥了一眼缓缓离去的驴车,他将手中的笔放在桌上,浑身散发着一丝丝冷意。

  若是随歌在此,定然一眼便知道自家世子爷生气了。

  偏偏听风是个心大的,见卫珏放下了笔,反而凑上去将桌上的纸揭了下来拿到到手里,细细端详着,好半晌才疑惑不解的问:“爷,你这图纸还未画完,匠人还等着开工呢,您为何不画了。”

  卫珏看他一眼,起身将图纸夺了回去,直接撕了个粉碎,在听风目瞪口呆中轻轻的吐出一个字:“滚。”

  听风浑身一震,麻溜的滚了。

  直到出门时,他还是有些想不明白,自家爷的脸怎么像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明明之前画上一张图纸的时候,心情还颇为不错,如今怎的……

  虽是被赶了出来,他还是殷勤的将马车布置好,坐在车辕上,等着自家爷回府。

  ……

  芸乐回到槐南村时,村口依旧坐着几个嘴碎的妇人,她们往日虽然得理不饶人,爱嚼舌根的很,但见着她还算是热情,常常问东问西的。

  今日驴车缓缓走过时,那几个妇人却皆是轻哼一声背过了身,在一起挤眉弄眼的说着什么,对芸乐和李瑞轩二人丝毫不带搭理的。

  芸乐心间奇怪,却未曾多想,毕竟她也懒得应付这些人。

  岂料一路过去,无论是往日热情的,还是不热情的,都对她嗤之以脾,好像她一日之间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饶是她再迟钝,也察觉到了几分不对劲,更何况前方本该安心驾车的李瑞轩还不时偏过头偷看她一眼。

  她心思本就玲珑剔透,只是瞬间便捋顺了脑子里的信息。

  这事李瑞轩显然知道,并且看村里人的反应,定然与她有关,而李瑞轩只有昨夜才在村里,那事情定然是昨夜发生的。

  而且听风昨夜显然晚归了许久,是不是也见证了这件事的发生。

  那么,到底发生了何事,今日整整一天,李瑞轩都不曾与她透露半分。

  难道……

  芸乐抬头盯着李瑞轩,见他眼神躲闪,她心中几乎咯噔一下。

  钱氏和小包子定然不能置身事外,她的手捏着车厢的边缘,指节隐隐发白。

  好半晌,她的情绪重新平复了下来,面无表情的道:“大堂哥,快点。”

  李瑞轩正好回头偷看了她一眼,便对上了一双诡谲莫深的眸子,那眸子里透出的沁凉之感,让他浑身轻轻一颤,

  他几乎下意识的说:“二丫你莫要担心,婶子和圆圆没事。”

  说完,他才意识到了自己竟然无意间将事情透露了出去。

  可是,车厢里的少女却丝毫不见意外,她好似早就意料到了。

  他默默的握住了手中的缰绳,不敢再置一言。

  许久,当驴车加速往前驶去时,车厢后却幽幽的传来一句:“如何算作没事,是不是断手断脚失了性命才能算作有事。”

  李瑞轩心间一凉,直觉告诉他,事情已经不受控制了。

  他的手心里突然出了很多汗,连手中的缰绳都有些握不住了,他下意识的叫停了驴车。

  几乎驴车刚刚停下,身后便传来“咚”的一声巨响。

  他回身一看,浅蓝色衣衫的少女不知何时已经跳下了车厢,跑的飞快。

  李瑞轩轻叹一声,驾着驴车往自己家的而去,他得搬自家娘来救场了。

  芸乐一路狂奔,到竹篱笆门前时,却有些却步,最终还是果断的推开门,跑了进去。

  眼下天色正是最炎热的时候,她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在水井旁吃力的打水的小小身影。

  她毫不怀疑,那一桶水,一不留神便能将他拽下去。

  她心间一窒,忙冲过去将绳子紧紧的握在自己手心。

  “阿姐,你回来了。”

  小包子回头,眼睛亮澄澄的看着她,甚至抛下了手中的绳子,猛地扑进了她的怀中。

  小孩正是五六岁的年纪,被养的虎头虎脑的,猛地一扑,芸乐竟被撞的后退了两步,才稳稳站住。

  她俯身一手揽着他,一手稳稳的将水桶拽了上来。

  她看着几步之外的水井,心中隐隐后怕,若是,若是她视若珍宝的阿弟,没抓住绳子,或者被绳子给带了下去,她又当如何是好?

  她气极了,虎着脸训斥道:“圆圆,谁让你打水的?”

  小小的身子轻轻一颤抖,芸乐突然觉得衣襟湿润了,她有些猝不及防的将他的脑袋搬了开来。

  完全不出意外,那张小脸已然完全被水渍浸湿了,那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周围几乎红了个彻底。

  芸乐只觉心中抽搐的疼,到嘴边还要训斥的话被狠狠的咽了下去。

  好半晌,她轻轻的揉了揉小包子柔软的发顶,柔声安慰道:“别哭了,阿姐也只是担心你,不是有意要训斥你的。”

  岂料这话一出,小包子哭的更凶了,芸乐有几分无措,只得又将他抱入了怀中,轻轻的拍着他的背。

  过了许久,哭声渐渐沉了下去,她却耳尖的听到怀中的小孩闷着声,几近哽咽的说了一句:“阿姐,你可算回来了。”

  “嗯,阿姐回来了。”芸乐暗暗压住心中翻腾不已的情绪,闻声细语的道:“谁欺负我家圆圆了,和阿姐说,阿姐定会帮你讨个公道回来。”

  芸乐清楚的看到,怀中的小孩聂诺着,犹豫了半晌,却还是抹了抹眼泪,乖巧的说:“没人欺负圆圆,只是圆圆想阿姐了。”

  小孩子拙劣的谎言,几尽漏洞百出,芸乐只觉心中钝钝的疼。

  她的阿弟,何须这般乖巧懂事,那怕任性点也是可以的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