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种田后世子妃她暴富了 > 第九二章 心肠歹毒李春妮
 
  小包子用筷子还不太灵活,但一口接一口吃的很香,芸乐禁不住都被勾起了一丝食欲。

  她转身去隔壁看了一眼,钱氏依旧没醒,锅里的面不能放太久,会坨,她想了想,给自己也盛了一碗,坐在小包子对面吃了起来。

  午后的阳光不那么刺眼,照在小小的厨房里,却异常的温暖。

  芸乐眼里的冰寒气息又散了些,她将围裙脱下,洗了洗手,便出了厨房。

  钱氏还在炕上静静的躺着,芸乐摸了摸她的额头,已然不那么烫了,她暗暗松了口气,嘱咐小包子好好看着,随后出了屋门。

  天色已晚,门外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的交谈声,显然是地里的人们都一个个的回来了。

  芸乐将身上淡蓝色的衣衫换了,穿了一身下地的暗褐色短衫。

  ……

  李家最近热闹的很,自从新娘子换成了李春妮,玉家前前后后又送来了一大批的聘礼。

  赵婆子连带着老李头看李春妮也顺眼了许多,赵婆子更是借着赶集的机会,给李春妮买了一大堆的补品和零嘴。

  若是以往,李春妮定然乐的合不拢嘴,可是自从她怀孕,便整日里吐的昏天暗地,更为稀罕的是,她居然瘦了不少,脸上的颧骨都隐隐的突出了起来。

  赵婆子见状很满意,便没给她请郎中,只每天好吃好喝的给她将补着。

  自从发生了换亲这件事,香竹又寻了一会死,杨氏吓得不轻,便急急的将她送去了镇上的表兄家,让她散心。

  自从香竹不在,李家的气氛便出乎意料的和谐,因此当芸乐推开李家的门时,便惊奇的发现,杨氏坐着个小板凳在给李春妮揉腿。

  李春妮坐的凳子高,听见门响,一眼便看见了芸乐,她猛地站起身来,怒气冲冲:“死丫头,你还敢来?”

  因她站的猛,杨氏没坐稳,猛地被她带的便摔在了地上。

  杨氏呲牙咧嘴的站起来,恨恨的看了李春妮一眼,转念又想起赵婆子临走时嘱咐(威胁),她又将心口憋着的气咽了下去。

  芸乐饶有兴致的看了李春妮几眼,稀罕见的感慨了一句:“小姑竟瘦了,难道是被家里虐待了?”

  “死丫头,你胡说!”李春妮转身拿起桌上油纸包着的烧鸡,炫耀道:“我每天想吃什么便有什么,哪像你,死穷鬼一个。”

  芸乐挑眉:“那恭喜小姑终于如愿以偿,提前过上了富家太太的生活。”

  “哼,就算你说好话,我也不会将烧鸡给你吃。”

  李春妮得意的紧,因此她没看到,一旁的杨氏眼里晦暗不明。

  杨氏一想到眼前之人将自家竹儿害到了这个地步,她就气的心肝俱颤,偏偏老虔婆仗势欺人,自从送走了竹儿,她在家里的日子过的连丫鬟都不如。

  芸乐看到了杨氏眼中的波涛云涌,禁不住心里一乐,这李家表面看着和谐美满,暗地里却各怀鬼胎。

  想到了今日来的正事,她的神情即刻变得严肃起来,她看着李春妮,问道:“小姑,奶去哪了?”

  李春妮一听这话,便双手插腰,一副要干架的姿势,“你个死丫头,你还敢问,我正要找你算账呢,你便送上门来了。”

  杨氏实在不想管她,却还是抓住了她的胳膊,暗暗劝道:“你别冲动,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岂料李春妮根本就是一根筋,她一把甩开了杨氏,然后气的破口大骂:“嫂子你还帮那个死丫头说话,你都不看看那死丫头找的姘头把娘害成什么样了,娘那么大年纪了,整整被绑了一夜啊,骨头架子都快散了……”

  李春妮骂着骂着心里都禁不住为自家老娘委屈,她看着芸乐那面容姣好的脸庞,禁不住恶上心头。

  趁着芸乐懒得搭理她,她火速从头上拔下一个素银簪子,便朝着芸乐的脸颊刺去。

  岂料她身子笨重,芸乐只那么轻轻一躲,便擒住了她的胳膊。

  “死丫头你放开我!”李春妮可劲的挣扎着,叫嚣着。

  芸乐闻言又加了几分力道,她笑着看向李春妮,笑容却丝毫不达眼底,“小姑可真是不识好歹,若不是我抓住你,你早就摔地上了,肚子里的金疙瘩还不一定能保得住呢。”

  李春妮吃痛,便愈发胡搅蛮缠了起来,“若是你不躲,我怎么可能摔到地上?”

  芸乐眸子一暗,凝视她片刻,冷冷的道:“不躲等着让你毁了我的脸吗?”

  不待李春妮狡辩,芸乐狠狠的捏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脸扭了过来,“都说为母则仁,小姑你为何仍旧心肠歹毒的很。”

  紧接着又将李春妮手中捏着的素银簪子夺过来,在她的脸上边比划边说:“没想到小姑瘦了还是这般丑,山鸡还想装凤凰,真是可笑的紧。”

  李春妮吓得不轻,哆哆嗦嗦的道:“你快放开我,娘去老郎中了,马上就回来了。”

  “是吗?”芸乐轻声反问,“我正打算找奶讨个公道呢。”她说着又将簪子往李春妮脸上凑近了几分。

  李春妮吓得惊恐大叫:“嫂子,你还愣着做什么?”

  杨氏一愣,默默的低下头,装作没看见的样子,丝毫不想管李春妮的死活。

  李春妮气急,“嫂子你可真是长本事了,都不怕娘回来收拾你。”

  杨氏沉默了半晌,低沉着语气幽幽的说了一句:“喊我有什么用,指望我把你救出来吗?我可没那个本事。”

  芸乐瞧着有趣,便放开了李春妮,将她一把按到了一旁的凳子上,顺便讽刺道:“小姑你怕什么呢,你毁容和没毁容也没什么两样?”

  李春妮闻言好似被羞辱了,她猛地便想站起来,被芸乐又默默的摁了下去。

  “死丫头,你敢这般对我,我下月初便要嫁给玉郎了,玉郎的长姐可是员外夫人,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芸乐轻轻叹气,“唉,小姑还真是十年如一日的嚣张呢,你说若是哪天阴沟里翻了船,可该如何是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