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杨柔兰赵承天 > 第52章
 
“无夜,既然第一楼也是江湖上的势力之一,而且第一楼还是江湖上的天下第一杀手阁,那是不是江湖上所有的事情,第一楼都是可以参与的?”管华清忽然小的很邪魅的文斗无夜。

无夜怎么感觉自己的身后似乎有人要倒霉了,有什么冷风在刮着呢,便是回答道:“按理说应该是这样的。”

“既然应该是这样的,那就好办了,任务我们可以照样接,只是我们要换一种方式来执行!”管华清轻松地说道,终于是找到了解决的方法了。

“换一种方式?”无夜却是依然的不明所以,欢一方是,是换什么方式呢?

“马上你就知道了,不过物业你要先告诉我,武萧大会是在什么地方举行的。”管华清笑笑说道。

“在楚国。”无夜尖端的回答了管华清四个字,管华清点了点头就开始筹备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了。

简简单单的换上了一身衣服,管华清就告诉了无夜一个惊人的消息,那就是管华清要去楚国,管华清从来都没有去过楚国,这是无夜知道的,而且无夜想也知道管华清究竟是要去做什么,还不适合那武萧大会有关的事情嘛。

只是管华清平时也不想适合凌夜是一样的啊,整个第一楼不是只有凌夜才会不怕事多就怕是少的吗?为什么管华清却做出了只有凌夜会做出的决定来,无夜是毫无疑问的,自然是要反对的了,但是管华清就是一句话了,反正我是要去的,你去不去都可以!

那无夜还有的选择吗,当然只能无奈的何管华清一起去了,无夜怎么可能在看着管华清在自己的保护之下在出现任何的问题啊,无夜虽然不怕江湖上那些什么所谓的武功高强的之辈的人来找自己的麻烦,但是他会害怕那些人来找管华清的麻烦的,毕竟管华清是一个长得那么美丽的女孩子。

无夜怎么忽然之间发现这还不如原来呢,要是原来的话,这管华清那样的容颜,无夜根本就不用担心管华清会遭到别人的觊觎,可是现在呢,连出个门也要担心。

无夜都想到了,大概就是自己上辈子欠了管华清的吧,要不然的话,怎么会这辈子都被管华清牵着手走呢。

“还是你原来的样子看着舒服。”无夜感叹完了之后,马车之中的管华清也换了模样,毫无疑问的就是原先的模样。

管华清自然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是不适合出去的,但是却没想到无夜非要把自己的模样换回原来的样子,说实在的,管华清觉得随便换成一个什么样子都好,何必一定要换成这个样子呢。

但是无夜却非要给管华清换成现在的模样,因为无夜觉得换成别的样子的话,那就不是管华清了,管华清就是管华清,无论是杨柔兰的模样,还是管华清的面容,那都是管华清,但是若是别人的羊毛的话,无夜就找不到管华清的感觉了,所以无夜经过了一番的考量之后还是将管华清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做完了这一切之后,无夜也驾着马车带着管华清朝着楚国的方向走去,而凌夜那个不怕事多就怕是少的家伙自然是自己去了,在知道了无夜和管华清要去楚国的时候,凌夜死活也要去,但是却不愿意和管华清和无夜一起,于是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分成了两拨人。

无夜倒也是习惯了凌夜这么不按常理出牌的样子,而且无夜也知道凌夜这似乎是为了自己好,为了自己和管华清单独的在一起在创造机会呢,所以也就没反对,就由着凌夜去了,反正凌夜的武功至少可以自保是没问题的。

“我们明明轻功就可以很快的道楚国,何必嗨哟选择马车这么麻烦的方式?”无夜赶着马车赶得都有些烦了,便是不解的问道了管华清。

管华清笑笑,解释道:“要是使用轻功的话,第一楼的轻功太过显眼,很快就会被人认出来的,树大招风,必定会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还是低调一点好。”

“倒是我欠考虑了。”无夜深知管华清说得对,第一楼的武功与外界有着明显的不同,即使第一楼不常在江湖上触摸,总是还会有打交道的时候,总会有人见过第一楼的轻功的,第一楼的轻功太过显眼了,别人认出来的话,就会招来无穷无尽的麻烦的。

管华清说得对,麻烦吗,自然还是能够避免就避免的好,毕竟谁都不想将麻烦招在自己的身上,即使是他们第一楼的人亦是一样的。

即使第一楼这颗大树真的很大,可是麻烦太多了的话,总是会烦的,而且谁没有一个阴沟里翻船的时候,谁又能够保证这辈子都不会阴沟里翻船的,所以管华清的做法无疑是最对的,而无夜真的是只是想到了如何做才能够快刀斩乱麻,确实没有考虑周全。

“你的性格喜欢快刀斩乱麻,尽早了解,自然想不到这些,不过,你就当是观光看风景了吧,不要这么着急。”管华清以为物业是着急了,便是劝说道。

其实无夜也的确是着急了的,但是因为管华清还在无夜的身边,无夜就没有说什么着急的话,但是管华清却还是看出来了,这让无夜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是一想,管华清说得对啊,就当是和管华清在一起观光看风景了,有什么不好的呢。

“那好,那我也就不赶的那么快了,反正我们也没那么着急。”无夜高兴的说道,但是这种高效却值时藏在了心里,无夜怎么可能会把高兴的这两个字写在自己的脸上让管华清看见呢。

和管华清在一起,无夜着什么急呢,无夜有什么可着急的呢,就是真的完了那又怎么样,管华清不是正好就不要去犯险了吗,无夜想到了这些的时候,觉得自己真实太作了,好好地急什么啊这是。

但是无夜还是挺着急的,不是因为无夜个人真的很着急,而是因为无夜总要找一个地方和管华清休息的,即使是自己可以随便的在荒郊野外找一个地方休息好了,但是管华清不行吧,管华清一个女孩子,而且无夜怎么能让管华清一个女子露宿在荒郊野外呢,即使是跟在自己的身边没有任何的危险,那管华清也不可能休息好了的吧。

“无夜,不用赶得那么着急的,赶不到有人的地方的话,那就在这边随便的找一个地方就好了。”管华清见无夜还是赶得这么着急,便知道无夜不过就是想要为自己找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但是她管华清什么地方没有呆过,根本就不用找那么好的地方。

“这,不好吧,荒郊野外的,不太安全吧!”无夜雨鞋不太甘心的劝道管华清。

其实若是只是无夜自己一个人的话,无夜是真心的无所谓的,而且即使是在荒郊野外的,无夜自己一个人也能够赶路,可是无夜却不想管华清和自己在一起受这份罪的。

“没什么不好的,就在这里被,天都快黑了,赶车亦不安全,前面就停下吧。”管华清温和的对无夜说道。

无夜不会违背她说的任何的话的,所以管华清没有用厉害的语气,也真心的没有那个必要的,因为无夜真的就在前面停下来了,马车里面什么都有,无夜也没有必要去找什么,无论在哪里听下来都是一样的。

“别下来了,就在车上睡吧!”无夜见管华清要下车,就慌忙的说道。

这可是在野外,在那里睡觉可都不如在马车里面睡觉舒服,至少无夜是这么认为的,而且管华清在马车里面的话,无夜就会守在马车的外面,那可以保护管华清的安全的。

“不用害怕在这里还会有人偷走我们的马车吧,还用看着吗?”管华清却是装傻的对无夜说道。

聪明如管华清这般,怎么可能会看不出无夜是何用途呢,但是管华清可不想自己一个人别捏的睡在马车之中,而在无夜自己一个人可怜的在外面守着自己,现在又不是什么寒冬腊月的,大夏天的,还怕冷吗?

无夜顿时就是一脸的黑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但是无夜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给管华清表达自己原本应该是什么意思的,无夜是一个从来就不会去主动的也不会去表达自己的感情的人,所以无夜的话一下子就卡在了那个地方,再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那就下来吧。”无夜将自己的手伸在了管华清的面前,刚刚伸出去,无夜就觉得很别捏,瞬间就很后悔,自己怎么可以那么冲动的就这样将自己的手伸在了管华清的面前呢?可管华清就在无夜后悔的那一瞬间还没有将自己的手那开的那个时候就握住了无夜的手,将自己的手搭在了无夜的手上走了下来。

废话,有只好好地手伸在你的面前帮忙,为什么不用,除非那人是傻子,反正管华清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傻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