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杨柔兰赵承天 > 第58章
 
“那我买一个试试好了。”管华清编就继续认真的看了起来,管华清的确能够看得出阿里,这里的东西都很好,就是和高清夜送给自己的那些流传下来的东西都可以说是平分秋色的地步,尤其是做琴和苏的手艺。

“那是什么?”管华清指着其中的一把像是瑟可是却又不是瑟,又像是瑶琴却也不是要亲的东西问道面前的老板。

“这个啊,我也不知道应该叫它什么,这个是我自己做的,正是集合了瑟和瑶琴的长处,不过像是瑶琴多一点倒是真的,本身也就是以瑶琴为主的,和瑶琴的用法也是差不多的,只是在声音上面有了些许变化。”他耐心的解释道。

在去也看来,这就是一个四不像,有什么好的呀,可偏偏管华清还就看见了。

“那我就要这个了,不过过几天还会送到你这里来修的,所示坏了的话,还可以再修吗?”管华清问到这个老板。

“这个,坏了倒是可以修,但是也要看坏到了什么程度了,但是姑娘你怎么就知道它会坏啊?它可是我亲自做的,不会无缘无故的断的。”那老板又在拼命地向管华清解释道。

“你做的很好,没什么问题,我只是害怕会出意外而已,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我就要它了。”管华清指着那把奇怪的瑶琴说道。

“呃?”那老板反而有些不习惯了,这把瑶琴是他在六年前做的了,可是同样的,亦在这里挂了六年了,从来都没有人看过这个东西一眼,而管华清以来就将它买走了,他觉得自己真是遇见了知音了。

“姑娘,你真是在下的知音啊,在下的这把要钱在这里挂了整整的六年了,从来都没有在这把瑶琴面前祝祖国,你还是第一个,实在是太让我高兴了!”他激动地有些忘乎所以了。

“你叫什么,我想你的十五乐坊过几天的生意会很好的。”管华清对那乐坊的老板说道。

“我叫越方,越过的越,方位的方。”但是越方随即就想到了,自己这这么多年来都没有生意的乐坊怎么可能会好转起来呢?

“怎么可能呢?我这越方已经好几年都没有什么生意了,怎么可能还会在好转起来呢?”越方没底气的摇了摇头。

管华清却笑了笑,道:“会有的,我说有,它就会有的,只要等两天就会有的,只是你要保证以后要用心做这些东西,用心的经营十五乐坊,而且不会因为外界的人的需求而违背自己原本的理念而粗制滥造的话,我就保证会好转起来的,而且你也会成为这世上最闻名的乐师。”

“怎么可能,我的东西向来都是没有人看上眼的,但是若是真的有人会欣赏的话,那我也就无憾了,这可是我毕生的心血,我怎么会对待自己的心血粗制滥造呢,这点,姑娘你大可放心好了。”越方保证道。

不知为何,越方对管华清的保证竟然开始莫名其妙的相信了,于是就给管华清下了保证,管华清满意的笑了笑,付了钱之后就和无夜离开了,管华清今天要做的事情,这就结束了?

“无夜,我们回去吧。”管华清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瑶琴说道。

“呃?这就回去?”管华清可是起了一个大早,难道这就要回去了?管华清要买的东西就仅仅的只是这一把瑶琴而已?

“嗯,回去吧,我要买的东西就只是这一把瑶琴而已。”管华清说完了之后就大步流星的走回了客栈,而无夜则是无奈的紧随其后,果然,管华清就不是一个可以用常理来理解的女子。

“越方,什么事情,怎么这么高兴?”一个欣长的身影走进了十五乐坊。

越方一看,原来是他啊,竟然是他啊,好久都没有见到了,自从上次一杯,已经有六年没见了吧,越方做了的那把瑶琴也就是从这个人的身上得到的灵感。

“齐兄,原来是你啊,上次一别,已经六年有余了,我都还没有好好写过你的救命之恩呢。”越方很是怀念的对来人说道。

“你也太客气了,多少年前的事情了,竟然一直记到了现在,早跟你说过了,我们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区区小事,何足挂齿,你倒好了,一挂就是六年了。”齐城无语的说道越方。

“在你看来没什么,可是对我来说却是救命之恩啊,正所谓的人恩果千年记,何况还是救命之恩,对了,来得正好,我今天可是卖出去了一把瑶琴,我请你喝酒。”越方豪爽的对齐城说道。

“呦呵,还奇了怪了,你上次不是还来信说已经好久都是惨淡经营了吗?怎么今天还卖出去了!”齐城很是奇怪的问道越方。

“的确是好久都是惨淡经营了,但是今天来了一个姑娘,上来就买走了那把瑶琴,就是我上次给你看过的那把瑶琴,也是和你在一起畅谈的时候得到的灵感才做出来的那把瑶琴。”越方说道今天发生的事情。

“那这姑娘倒是真有眼光,你越方亲手做的瑶琴在这世上可是数一数二的好,真想见见那个姑娘啊!”齐城随意的感叹了一句,就觉得没有看见越方的父亲,便是问道越方,“越方,你的父亲呢?怎么么看见他?”

六年前一别,他还记得越方的父亲,那是一个对着音乐有着极度的痴迷的人啊,六年前的时候,越方和他的父亲道齐国买做瑶琴和古琴的材料的时候,不惜跋山涉水的来到了齐国,结果回去的时候却遇到了盗贼拦路,正是他救了越方和越方的父亲。

想到了父亲,越方眼神立即就黯淡了下来,越方苦笑着说道:“我父亲在六年前刚刚回来之后的两个月就去世了,有我这样不争气的儿子,世人都不会长命的吧”

“到时我不对了,不过越方你可不要这么自暴自弃的,在我眼里看来,你越方可是这世上最好的乐师,相信总有一天,你的父亲也会以你为豪的!”齐城一拳砸在了越方的胸口上。

越方立即就吃痛的笑了,回砸了回去,笑着道:“知道了,今天那个姑娘也是这么说的,还说这两天我的生意一定好的,我一定会成为一个很闻名的乐师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很期待她说的话呢。”

“呵呵,不想了,我们去喝酒吧。”越方说道,就和启程一起走进了屋子里面,越方将十五乐坊暂时的关上了,废话,他的多年好友来了,还开什么门,而且也不差这两天,那姑娘说的不是两天之后吗?还有两天呢,不着急。

“你来是要参加这次的武萧大会的吗?”越方边倒着酒边问道齐城。

齐城便回答道:“参加谈不上,就是来看个热闹的。”

“那需要我帮你什么吗?”越方问道齐城,齐城乃是越方的救命恩人,对于齐城需要帮忙的事情,越方自然是二话不说的会去的。

“帮忙倒是不用了,你收留我两天就行了,我看完热闹就会离开这里。”齐城说完便将面前越方刚刚倒满的酒一饮而尽。

越方亦是一样的一饮而尽,道:“家父什么都没有留给我,就是将这一个十五乐坊留给我了,地方还算挺大的,你要住多长时间都没有问题。”

两个人就这么喝了起来,知道尽兴了为止,越方很少会这么放松自己的,但是这是在平常的时候,而齐城来了的情况之下,那就另当别论了。

第二天清晨,管华清和无夜两个人施展开来轻功,不过半个时辰不到就来到了那武萧大会举办的地方了,不得不承认,举办这个武萧大会的人还是很有钱的,排场居然搞得这么大,真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者究竟是谁?

管华清可不觉得这样的武萧大会这么正式的事情是行为如此散漫的江湖人士自发的主动地要举办的,这样的事情的背后必定是有着一双看不见的大手在操纵着这一切的进行,只是不知道这人究竟是谁罢了。

不站在门面上的人,谁能看得见,这个上面,就连第一楼强大如斯的情报网都没有任何的消息,这个人的防范措施和保密措施倒是做的真好啊,就连管华清都不得不佩服了。

“当真是热闹得很,如果闲来无事的话,来这里凑热闹也不错。”管华清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就是不知道在这里都能够看见什么人啊。”

在江湖人举办的武萧大会上面能够看见的自然也就只有江湖人了,还会有什么人的存在啊,而且这个地方充满了危险,说不好的时候就会送命的,闲来无事的人怎么可能会想到来这里凑热闹,脑子又没什么毛病。

但是管华清有时候就是这么的不着边际,可能是为了寂静要做的事情做一个小小的准备而已,无夜也是已经习惯了管华清的这个样子,并不为此发表任何的意见,而是在仔细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的人物。

来的人大多都是在江湖上有名有姓的人,其中不少该是第一楼的任务,但是因为一些别的原因,无夜一直都在犹豫着任务到底要不要杀手接,现在的无夜经过这么多天在外面的明察暗访也是明白了很多,人们的心中都有一把成秤,睡好睡不好,自会为世人所看见的。

无夜从不杀好人,即使无夜是一个,是一个靠着暗杀来生存的杀手,但是在无夜的剑下却从未死过一个好人,第一楼亦算是江湖上的势力,以第一楼的身份参加这里的话,那也没什么不应该的,赶回去这一招想的可是真好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