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杨柔兰赵承天 > 第63章
 
齐城那悲伤的眼神究竟是代表着什么,想到齐城那悲伤的眼神,管华清竟然觉得自己的心事那么的痛,痛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为什么会那么痛呢?是因为看见了齐城那样悲伤地眼神吗?

“你究竟是谁?你的身上究竟有着什么秘密,为什么会带给我一种异样的熟悉感?”管华清的心头缠绕着太多解不开的疑问。

齐城带给管华清的熟悉感是一种很安全的熟悉感,那种安全的属性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呢?管华清在看见齐城的第一眼就感觉得到那种熟悉,可是究竟为什么熟悉呢?管华清却又不知道,也想不到,因为齐城现在对于管华清来说,真的就只是完完全全的陌生人!

而且,心仪自己的人!只怕盯着这样一张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一张脸的时候,根本就是不存在的吧,管华清心中苦笑,便回到了客栈,而无夜已经在那里等着管华清了,去也也的确是江所有的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管华清留给无夜的事情,无夜自然会做的很好。

“清儿,你回来了。”无夜笑笑,那笑容却甚是难看,想到管华清和一个陌生的男子出去了,而他却要被管华清支开,留在那个地方处理别的事情,他怎么还能够笑得出来!

“第一楼今后不会再被牵扯到江湖之中的事情上来了,倘若以后再有这些任务的话,接不接都可以。”管华清不知无夜为何晓得那么难看,却还是将今日自己做好的事情告诉了无夜。

这一瞬间,无夜竟然非常的高兴,原来管华清出去是做这件事情去了,并非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你怎么做到的,而且你怎么就那么肯定在那个人的身上就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无夜不解的问道管华清。

管华清笑笑,解释道:“因为他是来看热闹的!”

“呃?”无夜不解,“看热闹和你找他之间有什么关系?”

“来人都是江湖人士,置身江湖之中,没有人是真正的局外人,想要看热闹的人,真正的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就只有两种可能性,一是这个人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局外人,与这些江湖纷争没有半点关系,而另一种可能性就是他就是这场事情的主使者,他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事情的发展,完全的没必要在加入到其中来,只需要看着他手下的一颗颗的棋子们在斗来斗去的就好。”管华清邪魅的笑笑,“若是这些纷争和他完完全全的没有任何的关系的话,那他又何必出现在这个与他毫无干系的地方!”

“哦。”听了管华清的解释,无夜便明白了,原来一个能够真正的做到置身事外的人只有两种可能性是存在的,而当真正的毫无关系的时候,这个人便没有出现的理由,所以管华清想的很彻底。

“清儿,其实你比任何人,甚至比阁主都应该成为第一楼的主人,我相信你回避任何人做的都好的。”无夜很是郑重的对管华清说道。

无夜总是觉得管华清不可能永远的都呆在第一楼之中的,若是管华清那天离开了的话,那无夜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到管华清了,所以,无夜想要将管华清永远的留在第一楼。

“也许吧,起码在我还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第一楼的。”毕竟高清夜对于管华清来说,亦是很重要的一个人。

高清夜可是管华清的父亲,高清夜一直都像是一个靠山一样的让管华清可以依靠,让管华清可以安心的去做很多的事情,甚至是永远的保护着管华清,在高清夜的庇护之下,管华清得到远远要比在吴国的时候什么都得不到的多的实在是太多了,单单只是这一点,管华清就不能随意的抛开高清夜这个父亲的。

一夜无语,二人之后便是各自休息了,只是注定都是无眠之夜,两个人谁也无法好好地休息,其实,无夜还有很多的问题没有问管华清的,比如在鬼魂追了出去之后,那个齐城怎么样了,为什么管华清没有提到任何的关于齐城的话语。

觉得管华清似乎是有意的,只是告诉了自己结果,并没有告诉自己过程,所以无夜不再追问,只是将这么多的疑问都放在自己的心里面。

而管华清的确是不想提及关于齐城的事情,只是因为那个齐城给自己的感觉实在是太过于奇怪了,那种熟悉的感觉究竟是从何而来的,而为何管华清再见到了这个人之后,心情就再也无法平复了呢?为何脑海之中全是这个人的身影再也挥之不去了呢?

是夜,月上眉梢,如水般的夜晚,透着一种无比的柔美的气息,一道欣长的身影来到了一处隐蔽的庭院之中,这个做庭院正是南宫世家的庭院,南宫世家整个家族就是住在这里,旁人可能不知道这个地方,但是他,却是知道的。

带着齐城的面具,他来到了这里,南宫世家的家主在一瞬间就感觉到了,这种死亡的气息,毫无疑问的,绝对是那个人带来的,他慌忙的起身来到了庭院之中,果然真的见到了拿到熟悉的身影站在了月光之下,只是那面容却不再是他之前见到的面容了。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一眼就可以认定,这个人,站在她的面前的这个人,就是他印象之中熟知的那个人。

“主公。”南宫博单膝跪在地上,恭敬的说道。

“我这几年来从未来过南宫世家,你还能认出我来,真是不容易,起来吧。”齐城用着阴沉的声音说道。

南宫博很是战战兢兢的起来了,但是却依然还是不敢直视齐城,齐城问道:“南宫君远呢?”

南宫博立即就又跪下了,“主公,老夫甘愿一辈子为你做牛做马来八大你的恩情,可是老夫就这么一个儿子,无论如何,老夫愿意代替这个逆子去死,清主公留情,为我南宫世家留下一条血脉吧。”

“我又没说要他性命,何必这么着急的为他求饶,况且,他不是已经知道了我的存在了吗?”齐城有些阴沉说道。

实在是南宫君远知道了自己的存在,这个有些出乎人的意料之外,南宫君远看着也不像是什么聪明的人,说纨绔和目中无人倒是真的,而且,他一直都以为整个南宫世家能够知道自己的存在的人就只有南宫博自己一个人呢,但是偏偏他不过就是一句提醒的话说出了口,那南宫君远立即就想到了自己究竟是什么人了,这让他很是不解。

“啊,不,主公,小儿对此事并不知情,不是小儿愿意知道的,是老夫,是老夫告诉了这个不争气的儿子的,希望他将来也可以为主公效力,此事与小儿绝无关系!”南宫博慌忙将这件事情与南宫君远之间的关系撇的一干二净,将所有的责任都拦在了自己的身上。

“够了!你有没有那个胆子我还不知道吗,说吧,南宫君远究竟是怎么发现我的存在的?”齐城一声斥责,南宫博就知道自己的这件事情是不可能在隐瞒下去了。

齐城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南宫博根本就没有那个本时间自己的存在的这些事情告诉南宫君远的,且不说南宫博有没有这个胆子,就是南宫博真的有这个胆子好了,但是为了自己的儿子的安危着想,南宫博也是必定的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南宫君远的。

那也就是说,这些事情,南宫博是不可能告诉南宫君远,而南宫君远根本就是自己知道了这些事情的,而南宫君远这个人可能并不相识自己所看见的那般无用,若不是管华清的话,估计他也不可能注意得到南宫君远这个人的。

“小儿,小儿只是……”南宫博的话还未说完,“够了,父亲!”南宫君远的冷呵声就出现了。

果然的,南宫君远早就发现了自己的存在,只是南宫君远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齐城只是怀疑,但是却并没有真的确定,所以才会对南宫博如此的施加压力,为的,就是要把南宫君远给逼出来,从而证实自己的想法。

“你果然早就已经来了!”齐城阴狠的看着南宫君远说道。

见齐城对于自己的出现并不意外,南宫君远便知道,其实齐城早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存在,只是从伟明说而已。

“你不是也早就知道了我来了吗,我已经出现了,不要为难我的父亲。”南宫君远看着自己那可怜的父亲,他自小纨绔的很,父亲对他甚是纵容,他却以为是父亲根本就不爱自己,可如今他才发现,原来他的父亲对他竟然是这般的好!

“远儿,不要胡闹。”南宫博想要制止南宫君远在齐城的面前那张扬跋扈的样子。

平时南宫君远在外面的时候怎么张扬跋扈都可以,他都可以视而不见,可是在这个人的面前张扬跋扈就是不行,南宫博可不想没有了自己唯一的儿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