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杨柔兰赵承天 > 第98章
 
管识很是奇怪,就赶紧走到了门外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来了,竟然能够让老管家都是如此事态的模样,谁知道走了出去看见的满眼竟是熟悉的人,马援倒是没见过,可是管识却是知道马援是谁的,管华清和赵景烨,管识都是认识的。

赵景烨和管家之间的渊源可谓甚深,而管华清与管识可也算是缘分不浅了,而且管华清的阵容,因缘巧合之际,管识也是知道的,这样的两个人忽然之间一起的出现在了管家?这是什么情况?

“二殿下,好大的兴致,怎么倒是和管姑娘一起来了?”管识笑呵呵的对管华清说道:“管姑娘,又见面了,看吧,在下就说,我与姑娘之间缘分不浅哪!”

管华清很是惊讶,但是惊讶的却不是管识所说的话,而是赵景烨站在记得身边确实没有半点生气的表现!

“管兄说得对,的确是缘分不浅。”管华清看向了赵景烨之后,赵景烨居然迸出了这么一句话来,管华清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景烨,你,…。”管华清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管事却是惊讶的说道:“还真的是管姑娘,因缘际会的巧合之下,曾音乐的建国管姑娘的真容一面,没想到管姑娘还真的是一个这么标志的美人儿。”

因缘际会的巧合之下,那毫无疑问的就是凌夜的问题了,凌夜这么个人古灵精怪的人也不知道怎么会和管识这样的大家公子凑在一起的,而且还成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知己。

几个人站在外面聊天,赵景烨也不着急进去,这是一个可以说是风烛残年的老者迈着蹒跚的步子艰难的走了出来,眼中竟是闪烁着晶莹的泪光,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定在了管华清的身上。

“蓉儿真的回来了,真的是蓉儿回来了…。”老者正是管老先生,管老先生激动得不行,走进了一看,才方知不对。

“不,你不是蓉儿,不是…。”管华容离家的那一年就已经是这般的年纪了,十七岁那年离开了管家,如今算来,管华容已经离开管家十九年了,绝对不可能还是在十八九岁的年纪。

可是即使不是管华容,管华清的绝美容颜却是与管华容的容颜一般无二,别人也许不知道管华容真正的模样是什么样子的,但是管老先生却是不可能不知道的,因为若是没有管老先生的话,哪来的管华容那张绝美的容颜呢?

“爷爷,你怎么了,你就在说什么?姑姑不是早就已经在十九年前就已经去了吗?”管识很是奇怪管老先生的举动。

管识对于管华容是没什么印象的,只是隐约的知道姑姑是一个长得很美丽的人,但是对于姑姑的长相却是一无所知的,而且规划局荣对于管是最大的印象就是才十七岁的年纪就死了。

管华容,管华清,管识忽然之间发现了这二者之间的巧合,二者的名字是出了奇的相似,她们一样都很美,最重要的是这两个大美人儿都姓“管”难道这二者之间还存在着什么联系吗?

“你究竟是谁?为何会与蓉儿的模样长得一般无二?”管老先生很是惊讶,很是奇怪的问道管华清。

管老先生甚至以为管华清就是管华容,但是在年纪上却是说不过去的,可是管华清却与管华容长得一般无二,这该怎么解释呢?难道说管华容真的与那高清夜在一起了,而且还有了一个孩子!

“我叫管华清!”管华清也没隐瞒什么,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名字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管华清的名字赵景烨知道,马援知道,管识也知道,就是管华清不说,管老先生一问便知,隐瞒毫无意义。

“管华清?管华清?你叫做管华清!”管老先生在听到了管华清的名字之后,瞬间就想到了,管华清名字的由来估计就是管华容与高清夜的名字的,“清”这个字估计指的就是高清夜,而“容”这个字值得应该就是管华容了。

管老先生没想到管华容最后竟然还是和高清夜在一起了,而且还有了管华清这个女儿,那高清夜倒是也没有违背管家的意思,管华清的姓还是“管”可那高清夜当年诱拐走了管华容,整整十九年了,他怎么会舍得将管华清放回来的!

“你的父亲是不是高清夜?”管老先生肯定地问道管华清。

管华清便知道这管老先生必定是知道,倒也就说了,“我的父亲的确是高清夜。”

“这还真奇怪,你的父亲叫做高清夜,而你的名字叫做管华清,为什么不是随着你的父亲的姓氏呢?”管识似乎还没有明摆着其中的原委,奇怪地问道了管华清。

“高清夜,整整十九年了,他倒是真的为我管家做对了一件事情,清儿,我的孩子,你的母亲现在何处?她如今可好?”管老先生一时之间老泪纵横。

赵景烨便是劝慰道:“老先生,与清儿刚刚重逢,还是进去说吧。”

“恩,对,对,对,你看看老夫这是怎么了,今日刚刚见到了孙儿,怎么能让孙儿一直在外站着呢。”管老先生擦了擦眼泪,慌忙的迎着管华清走了进去。

管家的大门,对于管华清来说,是那样的陌生,又是那样的熟悉,熟悉,仿佛是前世之中的熟悉,陌生则是今生从未来过。

管华清是管家人,她竟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她不只是第一楼的阁主高清夜的女儿,还是盛极一时管家这个大家族之中的一份子,原来这就是赵景烨一定要带着自己来到出过牌的缘由,管识还有些愣愣的看着这一切。

好好地管姑娘竟成了爷爷的孙儿,这世间的事情还真的是让人难以想象,现在大家似乎都变成了一家人,还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无论天南地北的,该市一期的,总能相逢。

“景烨,我,…。”管华清有些不知所称的看着赵景烨。

赵景烨笑笑,安慰管华清道:“别怕,我还在你的身边,这是你的家,不会有人伤害你,只是多了几个人疼你。”

忽然面对一个大家族,管华清的确是很手足无措,管华清不太喜欢呆在盛极一时的家族之中,也不喜欢那表面上奢华的宫廷,可这一声,却是注定就是离不开这样的地方了,她的一生似乎都要和这样的地方纠缠在一起了。

“清儿,我的孩子,你的母亲是不是还在高清夜的身边?”管老先生刚刚进去就问道管华清管华容的事情,他一直都以为管华容一直都是和高清夜在一起的。

管华清却摇了摇头,道:“母亲从不曾在父亲的身边,而且在多年前就已经过世了。”

管华容若是在高清夜的身边的话,高清夜也就不用这么的朝思暮念的了,也许管华清的命运会是完全的另一个样子。

“管老先生,清儿自小在吴王宫之中长大,清儿的母亲也是在吴王宫之中过世的,清儿是三年前来到了第一楼的。”赵景烨觉得管老先生可能对高清夜的偏见过于偏执了,便是开口为高清夜辩解道。

管老先生得知女儿的死讯,一时之间,心中痛苦的事五味杂陈,可是看着管华清之后,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管华容离开了,却将管华清送了回来了。

管老先生顿了顿,便是对赵景烨说道:“二殿下,老夫有事情要与你说,你先随老夫来。”

“是。”赵景烨随着管老先生去了里间内。

管老先生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委屈,十九年了,整整的十九年了,管华容离开管家正正的十九年了,十九年来音讯全无,如今好不容易知道了管华容的消息,却是管华容已经离开人世的消息,这让一个老者怎能忍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

“老先生还是保证身体吧,逝者已矣,节哀顺变吧。”赵景烨安慰管老先生说道,也许让一个父亲知道了子女的死讯是一件极其的残忍的事情,但是一直不知道,还苦苦的期盼着,那也是一种可悲。

“老夫等了十九年,整整的等了十九年,等来的却是女儿的死讯,谁会愿意白发人送黑发人!”管华容的死对于管老先生来说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当年的管老先生若不是因为那件事情根本就不用千里迢迢的举家搬迁,却不想还是要管华容面临着死亡的命运。

“高清夜啊高清夜,你有着如此高强的武功,你有这那么大的能力,位极人臣的权势,为什么就是不能护佑华容的周全呢?”管老先生一直都在怨恨高清夜,直到现在。

当年,若不是高清夜带走了管华容,管家不用举家搬迁,承受着众人的非议,若非是高清夜将管华容带走了,管华容也许就不会死,管华容也许还会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作着管家的大小姐。

是因为高清夜的存在,害死了管华容,害的管家举家搬迁,高清夜还带走了管家的女儿管华清,霸占着管华清这么多年,这让管老先生怎么能够不怨恨高清夜!

“老先生,其实此事真的与高阁主无关,而且高阁主应该也是在三年前才遇见清儿的,清儿也并非真的是高阁主的女儿,而高阁主也是一个可怜的痴情人!”赵景烨确实觉得管老先生误会了高清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