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杨柔兰赵承天 > 第107章
 
离开了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去哪里都是一样的,只是有了公主这个高贵的身份,玉儿就注定要呆在这燕王宫之中了,注定要离不开高建明的身边了。

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高建明居然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连自己这个最亲近的人都这样提防着,为了不让自己因为小凝的出现而离开,竟然想要这样永远的将自己留在这燕王宫之中,高建明啊,你可知道,无论你是想要做什么事情,你怎么就确定我就不会站在你这边呢!

“走吧,去嘉和宫。”玉儿起身随着各个宫女们离开这个自己住了整整六年的地方,自从是一对那年随着高建明来到这里之后,玉儿就一直都被高建明藏在这里,今天还是玉儿第一次这么正大光明的离开这里。

“玉儿,对于你来说,是不是只要是你最亲近的人找来了,你就在也不想呆在我的身边了,无论我将你放在了什么地方,你都不会高兴的,哪怕就是你想要正大光明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得到我个你的自由,你依然还睡不开心的对吗?”

高建明站在不远处看着渐渐离开了视线的玉儿,现在的玉儿,只是因眨眼的功夫,只是见过了那个叫做小凝的女孩子就变得沉默起来了,就变得和自己之间似乎都开始生分起来了,这还是当初的那个会躺在自己的怀里,亲昵的叫着自己云哥哥,说要帮助完成梦想的那个小玉儿吗?

“为什么你们都开始一一的离开了我的身边呢?”高建明想到了管华清,想到了玉儿,这两个人无论哪一个原先都是陪在高建明的身边的。

只是管华清在后来离开了高建明,高建明现在觉得玉儿的心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上了,若是自己什么都不做的话,玉儿迟早也会离开自己的身边的。

“玉儿,别怪我,否则的话,吃在你也会离我而去的!”高建明在心里默默地对玉儿道了歉。

转眼之间换上的就是一副君王的冷漠,现在的他是燕国的一国之君,就该保持这个样子,再或者说,它的本身也就是这个样子!冷漠,无情,不受干扰……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北国有佳人,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佳人倾国与倾城,佳人难再得!

“溪儿妹妹,为什么,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相信我,为什么你情愿跟着一个毫无前途可言的男子也不愿意跟着朕,朕现在是一国之君,北国自由一朝天下,朕就是这背过的主人,朕可以给你这背过的所有,为什么你永远就是看不见朕的存在呢!”

“溪儿,你叫朕该那你怎么办!不然的话,你来告诉朕,朕究竟应该怎么做,好吗!”

“溪儿,为什么,他消失了,不见了,你还是无法真正的接受我的存在?难道我对于你来说就真的那么的不如那个一无是处的男子吗!”

“溪儿,你知不知道,朕为了爱你究竟付出了多少,你知不知道朕究竟为你做了多少,朕硬是将自己变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君王,为什么你就是不愿意多看朕一眼呢!”

“溪儿,朕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做错了什么,上天为什么要朕遇见你,让朕无法自拔的爱上你,可是却又让你不愿意呆在朕的身边?这究竟是苍天不知道可怜朕的苦楚,还是你根本就看不见朕的感情?”

这些都是他的心里话,都是他曾经写在纸上,想要告诉溪儿的心里话,可是这些信直到现在也没有出现在溪儿的手上,这些话,溪儿直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只是因为他没有那个勇气!

因为他根本就没有那个直接面对溪儿的勇气,他害怕她会遭到溪儿的拒绝,遭到溪儿的厌烦,所以这些信直到现在他都不敢送到溪儿的手上,这些话直到现在他都不敢告诉溪儿。

或许,在溪儿的眼里看来,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资格的那个人吧,他害了她心爱的男子,溪儿又怎么会愿意原谅他!

现在他后悔了,他不想那个无辜的男子消失了,可是,已经做过了的事情该怎么再次回头呢?

当时的他是那么的傻,竟傻傻的以为只要那个男子从此离开了溪儿的生命之中,溪儿就能够看见自己的号,溪儿就能够接受自己的存在,直到溪儿心爱的男子真的不见了,他才知道,原来那个人的不见会带给溪儿绝望的崩溃,么了那个人的溪儿就是一个任由人摆布的木偶,没有感觉,不知所以,什么也不会关心。

他若是知道溪儿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他不会去做任何的事情,只要溪儿高兴就好,可是为什么上天让他遇见了溪儿,却不愿意让他得到溪儿呢?

既然如此,那上天为什么还要他遇见溪儿呢?凭什么溪儿就不是属于他的,凭什么溪儿注定就是那个人的,即使后悔了,他的心里直到现在还是充满了不服的。

“陛下,奴才回来了,公主殿下那边已经睡下了。”许公公受皇上之命前去探望月溪公主,结果却是无功而返,月溪公主推脱已经睡下了,不愿见客。

“她是真的睡下了,还是只是为了躲避朕?”他孤独的坐在龙椅之上,颓废的说道。

“陛下,这……”这可就让许公公为难了,他一个宦官,不过一介奴才,他该怎么回答皇帝的这番问话呢?

“算了,朕心里有数,是朕不好,朕明明知道她根本无心休息,还要你前去探望,是朕不好。”知道那许公公难以回答自己的问题,他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了。

他早就知道溪儿没了那个人哪里还会有什么心情休息,就不该让人前去探望溪儿的,而且现在的溪儿对于他是厌烦到了极点,既是他派过去的人,溪儿又怎么会乐意相见呢。

“皇上,这,…。您,…。那月溪公主可能是这几日心情欠佳,稍作休息几天就会好转的。”许公公不知该如何是好,但还是选择了安慰皇上。

他无奈的笑笑,道:“不必了,她哪里是心情欠佳,朕又不是不知道,别说是几天,只怕就是休息几个月,几年,甚至是几十年,他都不会愿意见朕的,朕的心里一清二楚。”

他,是北国的君王,是北朝的皇帝,掌握着北方的大片江山,用尽心机,登上了帝位,却唯独就是得不到一个女子的心。

他叫做苏正乾,几个月前,他还是北国的太子,如今的他,已经是北国的君主了,其实他的父皇早在一年之前就已经去世了,而他的皇叔也在半个月前因为身体问题无法在代理朝政了,可当时的皇帝并没有将皇位传给他,而是要自己的皇叔监国大人苏显来暂代朝政,父皇似乎并没有要自己登基的意思,而皇叔也一直以来都没有要将皇位换给自己的意思。

他本就心有不甘,他本就是北国的太子,无论如何,这背过的皇位也应该是他苏正乾的,而不是他的皇叔的,皇叔并非什么嫡系子孙,本没有资格坐上这么高的位子,更没有什么资格涉足朝廷内部的朝政,都是因为父皇,因为父皇!

他的父皇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之中立了皇叔为监国大人,只要是父皇不在的时候,一切的朝政几乎就都是监国大人所代理的,父皇对于皇叔似乎就是完完全全的信任,这份信任居然到了就连父皇死了之后,国家大事也是皇叔的!

可父皇究竟有没有想过自己啊!自己本就是太子,继承皇位是理所应当的,可父皇百年之后却要别人来坐上这皇位,即使是皇叔现在不是皇帝,可是皇叔掌握朝中大全,权倾朝野,也是实际意义上的皇帝!

他的父皇为何没有想过将来的天下人究竟会如何得来看待自己呢?难道父皇真的想在百年之后还看见自己为天下人所嘲笑吗?

他一直以为是皇叔夺走了本就属于他的东西,所以他一直都是心有不甘的,一直都想要夺回那本就属于自己的皇位,但是,以前的他想要得到皇位的欲望并没有那么的强烈,这一切都是在溪儿出现了之后才开始发生的变化。

那还是三年前的时候,那个时候的溪儿刚刚来到北国,就被父皇发现了,父皇祭天的时候发现了流落街头的溪儿和萧怅,那萧怅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总是陪在溪儿的身边,后来不管她怎么问,萧怅也不肯将身份据实相告。

父皇当时只是见了溪儿一眼,而且只是远远的看见一眼,立即就像是见了神明现世了一般的那么激动,祭天大典也不愿意举行了,当时就将溪儿带回了皇宫。

当时的他也不知道父皇为何要将一个穿着朴素简单的普通女子带回皇宫,也不知道溪儿那被脏东西掩盖下的脸究竟是一张多么美丽绝伦的脸,所以他不喜欢溪儿,不愿意看见溪儿,总是喜欢有意无意的就抱怨溪儿的存在,甚至是觉得溪儿分走了自己的父爱。

所以他千方百计的想要父皇将溪儿丢下,想要将溪儿赶出皇宫,赶出自己的世界,赶出父皇的身边,房间本来只有自己一个儿子在身边的时候,父皇整个精力就都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在希尔出现在了之后,父皇就只能够看得见溪儿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