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杨柔兰赵承天 > 第149章 情话。
 
台下一片优然大悟的神情,原来席氏投资是想用这百分之六十的机会来打败公司!这确实是个极大的诱惑,新型能源是未来能源的发展趋势,而非洲和美洲那些国家有极大的发展潜力,不得不说,席氏投资找准了席氏集团的“弱点”

韩悠然本来已经初步同意了和席氏投资的合作方案,但是慕容萱的未婚夫也就是刑天河,听说后竭力反对这个计划,他认为现在在非洲和美洲开展新能源计划的时机还不成熟,如果贾然合作,非但不能带来利润,反而会为其所害。在非洲和美洲实行新能源是大势所需,可是却忘了一点,非洲和美洲皆是传统能源丰富的国家,在他们国家各自大力发展传统能源的时候,新能源的进入只能是夹缝中生存。在三四个国家实行新能源还能有利可图,但若是要大规模的实行就得不偿失了!席氏投资提供的机会是很难能可贵,可是被席氏集团用着的机会却不大,所以,席氏集团拒绝了!众人终于放下心来,至少席氏集团不会和公司分道扬镜。

赵缓说道:“那席氏投资的那一个对象可能就是锦华集团!”席氏集团和锦华集团是上海分公司未来十年的两大合作伙伴,既然凌立把主意打到了席氏集团身上,那锦华集团也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慕容骁点头,“不错,席氏投资也和锦华集团接触过!锦华集团的主业是纸桨造纸,现在它在国际上的比重占到百分之三十,但是锦华集团的目标是百分之五十,那么这另外的百分之二十就是席氏投资所看重的。席氏投资提出,他也可以为锦华集团提供全免息货款,但是要得到它每年利润的百分之三!”

百分之三!听见的人皆又是一惊,刚才是两亿,现在几乎就要三亿了!这个席氏投资为了搞垮公司难道不惜代价吗!“锦华集团不会答应吧?”又是一个三亿对五百万,锦华集团不会那么傻的!

赵缓摇头,“锦华集团已经向我们公司提出了补偿条款,他决定哲停和我们公司的合作!”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哲停?那锦华集团要赔偿双倍的!

慕容骁面色不变,这件事他早已经知道了。商场上没有永久的朋友,利益却是永恒的追求!

赵缓接着说道:“慧心基金会遍布世界,而它的慈善事业更是举世闻名,席氏投资就是利用这一点,让锦华集团的纸上印上慧心基金会的名字,然后慧心基金会将锦华集团的生产的纸张拿去做慈善事业,他们也算是互惠互利。”对锦华集团的方法和手段,和对席氏集团的大同小异,但是都是要害!来到上海,凌依依正式以慕容骁妻子的身份入主凌天金座。

慕容骁的司机老王并没有太意外凌依依会嫁给自己家老总,因为以他近三十年宠爱妻子的经验来看,慕容骁其实早已经对凌依依上了心,只是由于某种原因才迟迟不肯吐露心声,至于那个孙小姐,根本就是呢,空闲的填充者罢了!

老王认为,如果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起了好奇心,那么就离爱不远了。慕容骁一向不带女人会凌天金座,更不会带女人进入他的住所,好像他的住所就是自己的私人领地一般,没有人能闯进去;但是凌依依,却轻易地进入了,然后轻易的成为了这里的女主人!可是,老王哪里知道,慕容骁和凌依依,他们曾经有怎样的纠葛和恩怨。

慕容骁抱着凌依依进了“私人领地”然后轻轻放在柔软的沙发上,“这几天就好好休息,路上太颠簸都没能睡好”见凌依依要开口,不容她说话,“听我的!你也知道自己的身体,不能大意!”

被他这么一说,凌依依觉得像是被他圈养起来一般,可是他说的也有道理,只能先点头“我明天想和慕容萱!蓝墨她们见面,这样应该没有问题吧?”她还给她们带了礼物呢!

慕容骁在凌依依身边坐下,拿过给她的手轻轻搓着,医生说这样做有利于孕妇的血液循环,防止手脚发麻“不能等两天吗?”都已经约好了。

慕容骁想了想,“那我让老王陪着你!你要随时向我报告你的行踪!”手上的力道很合适,不会让凌依依觉得痛也不会没有效果。凌依依觉得有点受束缚了,不太乐意“我有自由!你不能限制!”

慕容骁只是笑,孕期中的女人情绪难免多变,他是懂的,“你不是说为了宝宝,你愿意做任何事情吗?我这么做就是为了我们的宝宝健健康康啊!”

凌依依忽然瞪起眼,“说,你是不是有了宝宝就不要我了!”有你敢说“是”我就吃了你的气势。慕容骁忽然觉得,怀孕是好,但是情绪太多变就不好了,不过,他有办法!凌依依“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唇辫被面前的男人亲近,灼烈的薄唇已用力压上她那两片甜美可口的唇瓣之上,狂肆地蹂确……“唔”说不过人家怎么能这样?

凌依依只能无力又抖颤地任他吮肿唇辩,连一丝反杭的力道也发不出来,一双漂亮的水眸睁得老大。也许,她从未想过要反杭。

慕容骁啮咬她甜美的粉嫩,舌尖愈加大胆的探入她不知所措!微张的口中,掠夺温热的空间,翻搅着依然青涩却又如蜜般的软舌,一只大手占有的隔着衣衫,握住她胸前的一只丰盈揉搓把玩。…肆虐的唇舌和有力的臂膀迅速地摇动凌依依的神智,酥麻了她的感官……

第二天,金美琪满怀信心的等着看好戏,一大早就买来一大堆的报纸,从第一版到最后一版,甚至连中缝都没有错过,可是关于慕容家和凌依依那个女人的半点消息也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她明明给各大八卦报纸都发了消息,按理说应该是他们争相报道才是,这可是爆炸性的新闻啊!可是,却半个字也没有提及!一阵冷寒从脚底升起,金美琪忍不住战采。一定是慕容家在阻拦!说不定还是慕容骁亲自经手的!

这个慕容骁,究竟有多大能耐能让全香港的各大报纸都听从他的命令!那,他会不会想到是自己在散布消息?如果他知道,他会怎么对付?

金美琪赶紧给女儿麦芽打电话,手机嘟嘟了好久才接通,可是那头却传来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不用猜也知道麦芽在和什么人正鬼混呢,只得大声喊道:“麦芽,大事不妙!”

那头的麦芽正陶醉于众人的众星捧月中,哪里顾得上听母亲说什么,只想着要如何从一堆男人里头如何获得更大的快感。

“麦芽,我要先离开香港一阵子,你好自为之!”女儿早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控制,她的行为金美琪也管不了,只好听之任之,但是命是自己的,她要先跑路了!

麦芽正往嘴里狂灌着各色酒精调成的饮料,手机早已经被抛到了一边,旁边的那个大佬说只要她能把这八百毫升的东西喝下去,他就“收”了她!她知道,这个男人可是香港黑白通吃的人物,跟了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至于那个慕容骁,哼,他最好是有一天趴在她的脚底下!

慕容骁自然不会刚过散布不利于凌依依和慕容家消息的那个人,而他手中的金钱起了巨大的作用,从邮件来源和电脑地址,不难查出那个人是谁。金美琪?果然是她!冷笑出声,看来她是不知道自己以前是干什么的!等麦芽想起自己还有个母亲的时候,回到家迎接她的却是一屋子的凌乱不堪!妈!妈!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可是遍寻不到母亲!

屋里再没有一件完整的家具,连一只茶碗!酒杯都没刹下,是谁闯了进来?是谁把这里砸成这样?母亲去了哪里!

原本雪白的墙壁上被闯进来的人喷上了类似血一样的东西,醒目的很,“管好你的嘴!”

麦芽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经过最初的惊吓,她已经渐渐冷静下来,除了那个人,不会这么对付她和母亲!好,那就看看谁的手段更高明吧!三位好朋友见面,抱在一起就惊喜加尖叫。

“凌依依,你肚子变化好大啊!”蓝墨忍不住惊叹。若不是慕容萱回来告诉她,她还以为她是三个人当中最早有宝宝的呢!

凌依依愉悦的一笑,看向蓝墨的腹部,“你也变化很大啊!看来季延年照顾的很好啊!”

蓝墨“嗯嗯”两声,表示同意。季延年确实对她很好,简直就是把她宠上了天,她孕期口味多变,想起一种食物简直就是想吃的要命,而季延年每一次都是不顾严寒的跑出去给她买,让她都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不过季延年却说他甘之若怡。凌依依和蓝墨一起看向慕容萱,眼睛里都是算计,“慕容萱,你什么时候啊?”

慕容萱很坦然,“那要看刑天河什么时候出得起14家费了!”一副天然的高傲姿态,仿若镜湖中的一只白天鹅,只有让人羡慕的份儿,却不会因为她的神态而令人嫉寸民。

“他不是岛国的王子吗?应该很有钱吧?”蓝墨是知道刑天河的身份的,也知道他为了能接近慕容萱甚至到学校里去“卧底”

“什么王子啊,他不过是那个国家的国王的义子,名义上的,他哪里有什么钱?现在还不是窝在我那里!”说实话,就算刑天河是义子,那个国王也想让他继承王位呢!刑天河说,如果她同意,他就继承,不过,她还没有想好呢!

凌依依笑笑:“只怕是你心里也早就同意了吧!别说我们没看出来哦!”怎么说她也是过来人,慕容萱全然是一副小女人的姿态,娇羞,做了什么“好事”又怕人家撞见,多像当日的她啊!知道慕容萱不好意思,她也就不点破了,反正她和蓝墨都看的明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