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你好我是何雨柱 > 第九十九章:慈母多败儿
 


  刘峰动作很快,下午就把人给招回来了。

  顺便开了个干部会议,议题就是这次会餐活动。

  “各位,开会之前先给大家介绍一个新同志。”

  刘峰指着站在他身旁,不到三十岁的男人:“这位是总厂下来的向前进同志,他将单人我们厂食堂主任,大家欢迎。”

  虽然跟这个人不熟,但大家还是给出了热烈的掌声。

  刘峰又道:“李主任,往后向前进就是你们后勤人的人了,你们认识一下。”

  李海军笑着招手:“前进同志,来这边坐,先开会,等开完会我带你去食堂熟悉一下。”

  向前进点头哈腰:“主任,往后我就在您手底下讨生活了,您多多关照。”

  李海军打眼一瞧,就知道这人不简单。

  刘峰激动的说起了原子弹的事情,大家也都与有荣焉。

  赞成这次要好好搞一次聚餐,活动。

  “我是这么想的,这次杀两头猪,五十只鸡,可这些对于咱们厂的工人来说,也不足以敞开了吃一顿!”

  “但咱们不能杀鸡取卵,剩下的猪跟鸡得留着年底会餐的时候再吃。”

  “前进同志,剩下的就要交给你去想办法了。”

  向前进站起来,敬了个礼:“厂长,各位领导,我一斤会尽心尽力为大家谋福利。”

  接下来说道厂里的活动,打篮球,踢足球,拔河比赛,技术比赛,茶话会······

  全都得到了热烈的响应。

  散会后,李海军带着向前进来到食堂。

  “各位工友!”

  “给大家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是新上任的食堂主任,向前进同志。”

  “大家鼓掌欢迎!”

  厨房的人很给面子,不过是给李海军面子。

  向前进笑眯眯的压压手:“谢谢各位同志。”

  “初来乍到·······”

  向前进说了几句场面话,然后李海军把七小子,南易,介绍给他。

  “这是食堂的股长。”

  “这是食堂大师傅,厂里的招待都是他掌勺。”

  向前进跟几人寒暄完了,就出去办事了。

  他如果弄不来物资,这食堂主任他怕是当不长久。

  晚上下班。

  几个人都去了李海军家。

  宋母现在是白天在李家,晚上回家住。

  俩孩子也三岁了,晚上不需要她陪着了,主要是不能让老丈人成了孤寡老人啊。

  七小子一进门,就兴奋的把当官的好消息告诉了宋母。

  “这可是个大好事,我去做饭。”

  同时又教育儿子:“你能当官都靠你姐夫,请客喝酒得你自己出钱。”

  孙凤玲:“妈,我去菜市场。”

  宋母点头:“别怕花钱,多买点好的。”

  六丫头下班跟父亲一起回家,宋父是来接自己老伴回家的。

  但听到儿子当官了,也是喜形于色,不断的夸赞着女婿的好。

  几个男人坐在一起聊天。

  “海军,这个向前进什么来头?”

  “这个人刘峰说比较有能力,他在机修厂能不能站稳,就看他能不能搞来物资了。”

  南易:“我就知道刘峰是无利不起早。”

  李海军:“这年月,谁能搞到物资,都会受到厂里的重视。”

  “七小子,你虽然当了食堂股长,但食堂的事儿你让这个向前进拿主意,听他的。”

  “手艺别放下,到什么时候有一技傍身才是最重要的。”

  “咱们俩的关系,他一打听就会知道了,你别跟着他对着干,他要是拉拢你,你就跟他虚与委蛇!”

  李海军深吸一口烟,缓缓吐出来:“如果他真的有能力,到时候我这后勤主任让给他也不是不可能。”

  “你们也知道,我当初是靠着厨艺崭露头角,也是靠着物资才能一路平步青云,如今我不给厂里寻物资,谋福利了,也就对厂里失去了利用价值。”

  南易:“刘峰他不会卸磨杀驴吧?”

  李海军笑道:“去,说谁是驴呢。”

  他是真的不介意,因为再有不到两年时间风向就要变了,那个时候当官不如当个普通工人。

  “爸爸······”

  李海军看着女儿从卫生间出来,倒腾着小短腿直奔他而来。

  “你干嘛去了。?”

  “拉臭臭!”

  李海军又问道:“上完厕所洗手了吗?”

  小雪儿摇头。

  “去洗手,用香皂好好洗洗。”

  小雪儿点头:“可是爸爸我够不到洗手池。”

  “媳妇,去给姑娘打盆水洗手。”

  六丫头:“来了。”

  里屋的六丫头抱着儿子出来了。

  李海军:“你别老抱着他,多沉啊,让他自己玩。”

  俩孩子满打满算才二十几个月,两岁出头,但按照虚岁算已经三岁了。

  或许是李海军对小胜利,要求比较严格吧,这孩子有些怕他。

  小孩子就是如此简单,谁宠着他,他就跟谁亲。

  全家没有一个不宠着他的,唯独爸爸对他比较严厉。

  “爸爸,我洗完了。”

  李海军弯腰,抄手,把姑娘抱起来。

  “走,爸爸教你吹口琴。”

  看着李海军数年如一日的,宠女儿。

  南易禁不住开口:“这海军喜欢姑娘胜过儿子啊。”

  七小子毫无坐相,摊在木椅上,啃着苹果:“可不嘛,还真是怪,喜欢姑娘胜过儿子,我姐说了他这叫女儿奴。”

  “你吃不吃苹果?我四姐夫送来的国光苹果可好吃了。”

  南易摆手:“我就不吃了。”

  随后揣兜里两个:“给我儿子那两个回去尝尝。”

  七小子把装苹果的盆子,递给刘明敢:“你也那俩回去给孩子尝尝。”

  宋母在厨房跟宋父小声商量着。

  “老头子,这都结婚三年多了,儿媳妇还没怀,小七又当官了,我看不行就让他们离了吧!”

  宋父闷头抽着烟,不吭声。

  宋母继续道:“我不是想做恶人,可是咱们家就小七这一棵独苗,还指着他开枝散叶呢,不然老宋家就断了香火了。”

  孙子,是宋父的一块心病。

  “哎,凤玲这儿媳,哪哪都好,就是不生孩子啊。”

  “这事儿,我晚上回去跟小七好好谈谈,不是咱们要棒打鸳鸯,实在是···哎。”

  里屋的李海军哄着大姑娘,心思却飘到了丁秋楠哪里。

  丁秋楠也生了个姑娘,取名:丁理儿。

  理儿来自李字的谐音。

  丁秋楠的想法是,你跟六丫头的孩子取名你的姓氏,她的名字,那她给孩子取名就俩人的姓氏。

  小女人之间的那点小心思,尽显无疑。

  六丫头也抱着儿子进屋了。

  “外面这帮人抽烟,太熏人了。”

  李海军:“都说了,不让你抱着他,让他自己走路。”

  六丫头:“我这不是习惯了么!”

  “我跟你说,我爸妈偷着商量让小七跟孙凤玲离婚呢。”

  李海军:“说起来也奇怪,这来人一点毛病没有,怎么就怀不上孩子呢?”

  “哎!”

  六丫头叹道:“就是啊,这都结婚三年多了,爸妈的耐心怕是耗没了。”

  李海军警告六丫头:“这事儿,你就装不知道。”

  六丫头撒娇道:“我又不傻。”

  六丫头见儿子想跟父亲亲热,但又怯生生的样子,推了一把孩子。

  李海军看着儿子,拍了拍自己身旁。

  “自己过来坐着,咱们听你姐姐吹口琴。”

  小胜利栽栽愣愣的坐在了李海军的身旁,看着姐姐吹着不着调的口琴。

  小雪儿吹完之后,扎着大眼睛看着弟弟:“我吹的好不好听?”

  小胜利,拍着小手:“好······”

  “爸爸,妈妈?”

  李海军朝着姑娘粉嫩的小脸蛋,猛亲一口:“我姑娘吹得好听!”

  还给竖起了大拇哥。

  虽然孩子吹得他都不知道是什么,但他不会打击孩子,只会鼓励。

  李海军指着俩孩子:“你瞧瞧。”

  “这孩子都让你们给养废了。”

  “一个男孩子比女孩子还腼腆,这哪能行呢。”

  六丫头反驳:“我们这叫沉稳。”

  李海军横了媳妇一眼:“就是你们惯得。”

  六丫头也无奈,这孩子实际上的掌控权也不在她身上,而在三个老人身上。

  她最多能说几句,想动手教训孩子,那是想多了。

  她要敢动手几个老人能撕了她,说重几句,几个老人都护着孩子不让说。

  总之,她只有生育权,没有教育权。

  小胜利觉得无聊,姐姐不吹口琴了,就跑出去找爷爷了。

  “爷爷,我想骑高高。”

  这李父也是二话不说,就蹲下来,把孙子放在脖子上,满屋子的转悠。

  六丫头:“你给我下来,你爷爷岁数大了,哪能经得起你折腾。”

  李父笑道:“无碍的,孩子开心就行。”

  转了几圈,小胜利又盯上了舅舅。

  “舅舅,我们骑大马啊?”

  七小子看着宋父跟宋母,俩老人没一个出来反驳孩子的。

  宋父那一副要不是我年纪大,都用不到你的表情,他认命了。

  排在地上:“来,大外甥,上来吧。”

  “哟,骑大马了!”

  李海军实在看不下去了。

  “你给我下来。”

  看着虎着脸的爸爸,小胜利一下子就吓哭了。

  “你看你,好好说话不行?”

  李父抱着孙子:“看给我孙子吓得。”

  七小子也是惯孩子的人,也劝道:“这是干啥,当舅舅的陪外甥玩嘛。”

  宋父,宋母:“海军啊,跟孩子要温和一点,要不孩子都不跟你亲了。”

  “砰!”

  李海军忍不住拍了下桌子。

  “爸,妈,这孩子不能这么惯着了。”

  “你们心疼孩子我能理解,可谁家孩子像他这么无法无天了?”

  李海军指着李父:“爸,你是长辈,怎么能让他骑脖子上呢?”

  “还有小七你,他要骑大马你就给他骑啊,他怎么不敢跟我提这个要求呢?”

  李海军又冲着丈人,丈母娘:“爸妈,小雪儿都自己吃饭,自己洗漱穿衣了。”

  “可他呢,你们到现在还给喂饭,给他洗脸穿衣,甚至还得追着喂他饭,跟哄祖宗似的。”

  “他上厕所,还得他妈妈去个擦屁股。”

  “这都让你们给惯的没边了。”

  “不就是个男孩子么,大不了我跟六丫头再生一个!”

  “他小时候就这样,大了怎么办?”

  “在外面谁还惯着他?”

  大家都知道这孙子惯得有点出格了,只是隔辈亲,都不忍心教育他,总想着孩子小不懂事,等他大了就好了。

  李海军指着儿子,怒目而视:“你给我把眼泪憋回去。”

  李父张张嘴,但看到儿子的眼神,不忍心的扭过头去。

  “想骑马是吧?”

  李海军看着老丈人:“爸,你认识木匠,让木匠给他做一个木马,带轱辘的!”

  “想上高是吧,走廊里有梯子,闲着去爬梯子去。”

  “李胜利,你记住,下次再不顾尊卑,无法无天,我就把你屁股打开花。”

  “现在,你去给我靠墙站着!”

  小胜利靠在墙壁,哭喊着:“爷爷·····”

  李父:“海军啊,孩子知道错了。”

  李海军:“爸,您别心软。”

  “这孩子不教育不行了。”

  “虽然南易跟明敢不是外人,但当着人家的面,这孩子都这般样子,要是让外人瞧见,丢的是咱们李家的人。”

  小胜利见爷爷不管用。

  “外公,外婆······”

  宋母:“哎哟,我的大外孙啊。”

  “海军,要吃饭了,等吃完饭再罚孩子吧。”

  这孩子平常就宋母带着,也跟孩子最亲了。

  见李海军不为所动,南易等人也跟着劝解。

  最后,宋母看着大外孙嗓子都哭哑了。

  心疼的眼圈都红了:“海军,孩子都要哭背过气了,你还想让妈求你啊?”

  李父:“大孙子过来!”

  李海军不吱声,就横着眼睛看着儿子。

  小胜利被吓得不敢动弹。

  李父:“混小子,我大孙子要是哭出毛病,我··我···我揍死你。”

  “跟谁家耍官威呢,这是在家,我是你老子,你就得听我的。”

  李父上前抱着孙子:“不哭了,不哭了。”

  李海军看着自家父亲,满心无奈。

  就你们心疼孩子?我不就心疼?

  他也是我儿子啊!

  “这次大家伙都给你求情,就算了。”

  “小胜利,要是有一下次,你看我揍不揍你。”

  李海军从不发火,六丫头早就被他吓住了。

  这会儿缓过神来。

  “海军,你别生气了。”

  “孩子还小,咱们慢慢教育他。”

  李海军:“你啊你,慈母多败儿。”

  “我这么做不也是为了这孩子,将来能成才么!”

  “就算将来他能当官,可德不配位,能有好下场吗?”

  “远的不说,吕明起你们都知道,食堂股长他才当了多久?”

  “还有杜副厂长,一厂之长,最后什么下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