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侯门主母的日常修炼 > 第313章 片刻相依
 
听到小娃娃说话,魔族南尊者才注意到在高高的马脖子和马头后面有个被挡着没看见的小娃娃。
南北尊者如今也知道这个小娃娃大约是立地成佛者,功德惊人,释放的佛法金光简直就是专门克他们魔族的。
怪不得上次东西魔尊抢界碑就输了。
因着有了这个小娃娃,如果开打,他们未必能占上风。
北尊者便对南尊者传魔音道:”这几个凡人就别要了,大门一会儿关上了,再开又得费力气,快走吧。”
南尊者朝菡萏夫人看过去,别人他可以不要算了,这个凡人十有八九是黑凤,怎么可能不要。
北尊者听了他的魔音,便道:“既是黑凤,只要魔气充足,她以为回到了魔域,应该就会破茧而出。
咱俩便拼一拼,输入魔气过去看看成不成,如果能成,黑凤现身,没准我们还能再战,有了她帮助,咱们未必输了。”
于是,南北尊者忽然双双伸出手掌对着菡萏夫人,众人只见菡萏夫人似乎被什么遥遥托举到空中。
师叔祖却好像知道南北尊者要做什么,他让自己的徒弟师沧澜和那个端面的伙计快走,自己取出一杆笛子吹响。
孙雁南忙领着女儿,又招呼着那名帅小伙赶紧回撤。
这会儿功夫佛子也到了,在佛子和小娃娃看来,两位魔族尊者正源源不断地朝菡萏夫人输送什么。
师叔祖悠扬的笛声响起,众人都觉得心神为之一荡,无不心驰神往,紧闭双眼的菡萏夫人于半空中睁开双目,直直的看向下方的师叔祖,那泪就往下落。
就在刚刚她看到了关于自己所有的画面,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是黑凤之命了。
黑凤是魔族的魔兽,在上古的神魔大战之中,魔族的各魔兽与神族的神兽也有一战,许多魔兽不敌,陨落在神魔人各界。
这只黑凤本来是被魔王魔后精心养育,好不容易孵化孕育而出的小魔兽,可小小的黑凤也对外界充满好奇。
她出生之后魔族内已经没有太多的鸟兽,这只小黑凤自己偷偷跑到人间,最开始它不觉得有什么异样,它在人界的鸟兽世界里称王称霸,过得很开心。
到底是幼兽,毫无经验,发现自己气力不足,奄奄一息,连翅膀都举不起的时候,已经无力回到魔族。
而平时被她欺负得半死不活的凡界鸟兽开始报仇。
她再得不到魔气的滋养,小黑凤就会死在人界,于是小黑凤看中了当时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明凤,她也叫凤啊,又长得好看。
黑凤化身为一团黑气钻入明凤体内,从此在她身上蛰伏。
现在它是一个“人”,因此可以在人界生存,只要回到魔域,或遇上足够充盈的魔气,便可重新化身为凤。
可它毕竟是魔兽,身上所蕴含的不是凡力,它寄居在明凤体内,它能看到的未来也会展现在明凤的眼前,从此明凤开启了预知未来的能力。
那支钗因为在魔族待了三年,沾染了些魔气,黑凤这么多年第一次又感受到它的故土魔域,激动之下,心神大乱,让菡萏夫人也因此看到了无数的画面。
其后,黑凤开始故意让菡萏夫人看到一些未来,推动这个凡人去找这钗的来处。
如果它再不回到魔域,再得不到魔气的滋养,年老的菡萏夫人死去时,它也活不了了。
菡萏夫人也知道只要自己不死,魔族的黑凤也不会死。
按照她所看到的画面,好像是有那么一种选择,师叔祖舍不得放手,她也舍不得离开,他们蹉跎了一生才刚刚相聚,
于是她成了黑凤的人界藏身处,黑凤不出时,她和他快乐幸福的在一起。
而黑凤出现的时候便对人界展开杀戮。
每每那时候她神识散乱不知发生什么,但师叔祖是知道的,所以他越来越沉默越来越难过,他不想让自己和明凤成为魔族的帮凶, 黑凤可以长期在人间肆虐杀戮就是因为他二人。
黑凤一开杀戒不但可以为魔兵们输送魔气,它自己也得滋养,又用魔气助菡萏夫人延年益寿,正是因为有了黑凤,魔族不知杀了人间多少人。
最终师叔祖只得亲手杀了明凤,然后他也自杀而亡。
菡萏夫人想着画面里的黑凤杀戮的场景太过血腥和残暴,那么多的人,千千万万的人,就因为她想和师叔祖在一起,殒命而亡。
她不要再走到那样的结局,何必让他那么难过的亲自动手。
随着动人的笛声在天地之中响起,远远飞来无数的鸟,大的小的花的白的黑的红的,各种各样的鸟全往这里飞。
它们先齐齐的飞落在师叔祖的旁边,却在一阵激昂的笛声中再次起飞,向着菡萏夫人飞去。
菡萏夫人的面容已经开始发生变化,她变得年轻,银发转为一头青丝,小娃娃和佛子对视一眼,他二人虽不知两位魔族头目在做什么,但看起来似乎不是什么好事。
于是,这二人释放出佛法金光正对着菡萏夫人,就好像将一个魔气充盈的房间忽然打碎了一样,那些魔气当中夹杂着星星点点,千万道的佛光。

刚刚变化的菡萏夫人似乎又停了下来,而因为佛法金光打开了缺口,这些鸟都可以直接的扑到菡萏夫人身上了。
就在众人觉得菡萏夫人的变化已经停了下来时,她却拔下了头上的簪子,与其心意相通的师叔祖大概明白了明凤的选择,她想杀死自己也就杀死了这黑凤。
但她体内的黑凤似乎也有所感,如果再不出来就是死路一条,本来它想保着它在人世间的容器。
它已是成年凤,再找一个人间容器不大可能了。
可现在看来保不保都无所谓了,这个容器自己要死也是拦不住的,可自己再不出去就跟着死了。
于是众人看到菡萏夫人的胸口突然裂开,而几乎是同时菡萏夫人的簪子扎入了自己的脖颈,她最后的目光仍然是死死的看向师叔祖。
师叔祖的笛声陡然变得无比的悲怆,闻之落泪,那些鸟儿也都发出悲鸣。
当一只黑凤从菡萏夫人体内振翅而出之时,菡萏夫人飘落,师叔祖飞奔过去接抱在怀中。
从两人相遇的惊喜到这一刻的生死别离,居然一生的等待也不过让他与爱人短短相聚了片刻。
师叔祖抱着她,肝胆俱裂,原来年轻时的一次抛下,就是再也没有机会挽回。
多少年的日日夜夜,这一生一辈子的念想就这么断了。
振翅而出的黑凤,让南北两位尊者喜出望外,黑凤仰天长啸,发出一声声凤鸣,这些凡界的鸟类,因为笛声的停顿而正茫然失措。
那黑凤张开翅膀,每一片翎羽都仿佛锋利的刀刃,它朝这些凡间的鸟类展翅而飞,许多鸟硬生生的被斩成两截,尸体和血液在空中爆开。
佛子和小娃娃立刻出手,心里后悔,刚刚以为那是菡萏夫人,没能果断出手,而今菡萏夫人即使自杀也没能阻挡黑凤现身。
黑凤挣脱了牢笼,感受到了熟悉的魔气滋养,如今重获自由,又一试锋芒,杀戮让这只黑凤似乎无比喜悦,它直冲上天际又俯冲下来翻滚了几下。
在释放了喜悦的心情之后,它绕着南北尊者飞了两圈,接着便停到空中恶狠狠地对准了佛子小娃娃、何青、师叔祖、范楚儿等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