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明暗之破碎流年 > 章三十九 流云似火,时光如梭
 
  
此时,在一片混乱,四处缠斗的人群中,有那么几块地方,却是时不时露出几片空白。
只间那里有一个满脸血污的人族士兵,手中拿着一把长刀,在一片茫茫敌海中横挥。
他丝毫不顾及身周是否有自己的同僚,挥刀动作大开大合,一扫,便是倒下一片鬼族士兵。
只是那鬼族士兵似是不怕死那般前赴后继地涌来,死了一个,自有其余的鬼族士兵填补上来,似乎永远杀不完那般。
渐渐得,他的动作有些麻木,无休无止地挥舞着手中的刀,鲜血喷洒在他的脸上,也似是毫无所觉,只依稀看得出来他那双有些疯狂的瞳孔。
忽然,他感觉自己的身周忽然空了下来。
刀起,却再没人死在刀下。
他麻木的双瞳有了一丝生机和活力,抬头,一眼便看到了距离他十米开外的一个鬼族士兵。
或许是血模糊了他的眼,他无法明显地看清那鬼族士兵的容颜。
那个鬼族士兵静静地站在那里,身周空无一人,没有动,在杀声震天的战场上显得那么突兀。
以人族士兵的这个视角,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个鬼族士兵的装束,普普通通的士兵着装,唯一不同的是,他手上没有任何武器。
然而,诡异的是,那个鬼族士兵的脸上似是蒙着一层迷雾,淡,却让人始终看不透。
让人族士兵更心惊的是,周围的所有人竟是没有一人发现他的异样!
他低头,微微闭眼,这才发现根本无法把那个仅仅只见过一次的身影从脑海中抹去!
人族士兵抬手,抹了一把脸,露出了黑红色鲜血下的一张并不如何让人影响深刻的脸,睁眼望向那个似乎极为普通的鬼族士兵,双瞳中充斥着极致的寒。
若是韶念和镜在此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会认出,这个人族士兵,便是苏流云。
此时此刻,苏流云的脸色更本没有平日里的不正经,双唇紧抿,瞳中有的不仅仅是对战斗的认真,甚至还有一丝血光若隐若现,似是在诉说着他的疯狂。
“你是谁?”苏流云的声音因为长时间的战斗有那么一丝沙哑和干涩。
“你的敌人。”鬼族士兵的声音轻轻的,然而却是十分清晰地传入苏流云耳中。
此时,苏流云才发现,自己面前这个穿着鬼族普通士兵服装的人,竟是一个女子!
那么,对方绝不可能只是一个无名小辈,从她那迷雾重重的脸上和她空手便能在战场上来去自如便能看出。
那鬼族士兵此时抬脚,向着苏流云缓缓走来。她的速度不急不缓,仿佛就是在散步一般随意,但随着她脚步的越来越近,苏流云竟是感到自己的心脏都是在随着她的脚步跳动!
也就意味着,她竟在无形之中,直接把苏流云的身死,掌控在自己手中!
“要杀就杀!”苏流云感受这胸口中的心脏跳动得越来越猛烈,不退反迎道,“我苏流云,怎会怕死!”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他的身周,竟是升腾起明亮的真气光芒!那真气不是柔和的明黄,而是带有着一层蒙蒙红光,似血,也似火。
他竟是打算殊死一搏!
此时的苏流云,黑发飘飞,却掩不住眼中燃烧着的疯狂。
此时的他,就是一团燃烧着的火。
他从未感到如此畅快,可以大大方方地显露出真实的自己,而不用顶着一个亲和的头衔。
疯狂的他,才是最强的他,或许,也是真实的他。
“没用的。”那鬼族士兵看着气势在一瞬间强了数倍不止的苏流云,轻轻道。
她的声音还是那样,淡淡的,此时,甚至还有一丝怜悯。
“有用没用,要打了才知道!”苏流云又怎会轻易放弃,忍了那么多年,为的是什么,就是骨子里的那抹不甘!
那鬼族士兵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苏流云似乎听到了一声轻叹。
她停下的脚步再度迈开,然而这一次,却不再是一步一步走来,而是一闪身,就来到了苏流云的面前。
就在那神秘鬼族士兵突然出现在苏流云面前时,他想要挥刀,却发现身体像是不受控制那般无法动任何一个部位!
鬼族士兵对苏流云眼中的惊骇视若无睹。她平静抬手,毫不费力便击碎了苏流云全部真气所凝成的屏障。
那根纤纤玉指的指尖,在那一刻带着毁灭般的力量毫不留情地向着苏流云的额头戳去。
就在那手指行将要碰到苏流云额头的那一刻,忽有一道熟悉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住手!”
那声音在刚开始说话时还有些模糊不清,到话音落下时则是已然响若惊雷!
那根带着毁灭力量而去的纤长手指顿住。
恰好,离苏流云的额头仅有一公分的距离。
苏流云能够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额头发麻的感觉,本已做好赴死的准备,却不想,被一道熟悉的声音救回一命。
苏流云睁眼,然后发现自己可以动了。
赫然回首,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副清冷,此时却带着无数复杂情绪的眉眼,不由惊呼:“洛副官?”
鬼族士兵收回手,继而同样转头看向镜。
洛副官?看来还算不错。只是.......自己方才好像差一点就杀了一个她熟悉的人呢。
镜向着苏流云略略颔首,没怎么注意他的异样。此时此刻,她的全部心绪都飘到了那个神秘的鬼族士兵身上,又怎会有心思去关心苏流云?
“小心!那个人她......”苏流云愣了片刻,便反应过来,急急道,然而话没说完,就背那鬼族士兵的话所打断。
“你来了。”那鬼族士兵定定地看着面前的镜,道。她的声音没有了方才的淡漠,身上的煞气在那一刻全部消失。
语气,依旧淡,但有了浓浓的思念。
镜抿唇,然后张了张口,想要说话,却又无从说起。
她看着面前那个看不清容貌,然而身型却又是记忆中那般数十年如一日模样的人,思绪翻飞,瞳中一时间涌起无数情绪。
身型,还是那样熟悉,声音,还是那样动听。
只是分别数十日,却像是过去了百年。
千言万语,终究只化作一句:“我来了。”
ps:是不是文已尽而意无穷啊~(自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