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明暗之破碎流年 > 章四十二 一剑千里,杀人无形
 
  
一道凌厉至极的剑意,在那一刻,笼罩整片战场。
数百米外,无数正在厮杀缠斗的人族鬼族士兵中还未反应过来,直直倒下一片。
那一片,刚好,是韶念剑鞘所指的方向。
一道血路出现在茫茫人海中。
韶念的那一剑,竟是不分敌我!
空漠然站立,眼中只剩那一道笔直剑光。
韶念不动,亦望向她。
而后,他轻轻握着剑柄,没有什么别的动作。
然,下一刻,便见明亮剑光向着天空席卷而去,那杆墨色长枪,在恐怖剑光中只支撑了一息不到,便偏偏崩碎。
剑光微黯,却仍然向前。
空挑眉,掌心朝外,轻推,棱刺速度骤增!
韶念无悲无喜,手指轻轻用力。
只听锃的一声清鸣。
一道银色剑身,自剑鞘中抽出。
剑未全出,只有半截剑身在外。
然,只一剑,便杀千人于千里,阻一人之杀击。
此,才是青城韶念的真正实力。
空衣袂轻飘,脚下一点,向后飘飞。
与此同时,她素手微扬,于空中,布下重重迷雾。
一剑,破雾。
空看着越来越近的剑光,眼中终于多了一抹认真。
她顿住,再不后退。
因为无法避过。
轻轻抬手,看着那道剑光,空仿佛事不关己,格外平静。
轰的一声巨响,剑光与那双看似纤弱的双手撞上。
无比强大的气浪席卷而来,卷过数百米,方才缓缓平息。
空黑发飞扬,随即缓缓飘落。
她束发的发带早在两股力量相撞时便化为灰飞,找不到任何痕迹。
此时,长发随风飘扬,有那么一丝凌乱,容颜半遮,不显蓬乱,却更显魅惑。
冷而魅。
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在空的脸上奇迹般地融为一体。
她没有退,站在原来的位置,看似平静。
却见下一秒,她微微张口,不是要说话,却是有一抹红色显现。
噗得一声,她吐出一口血沫。
镜双瞳骤缩。
她双手紧握,下意识就要冲上去,却生生将这种冲动压下。
只见半空中,空若无其事地抹了抹唇,抬头,看向韶念道:“青城韶念,果真百闻不如一见。”
“不过,方才那一剑,怕是耗费了你三年的修为吧?”空的下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大惊失色。
镜再怔,震惊之余,心中忧心至极。
是啊,韶念再强,又如何能强过比他高了一个大境界的镜呢?
只是方才韶念着惊天一剑,竟是让人忘了他本人的修为。
韶念看向空,微微一笑,想要说什么,却是再保持不住风轻云淡的样子,面色一白,开始咳嗽起来。
他这一咳,便是许久。
期间,竟有数滴鲜血自他口中洒落。
“面所像阁下这样的对手,自是要拿出些底牌。”许久,韶念微微平复一下自己急促的呼吸,才开口道。
他没有正面回答空的问题,不置可否。
韶念的声音微有沙哑,不知是否刚才咳嗽的缘故。
“既然是底牌,”空勾唇,玩味道,“那怕是没有第二次了吧。”
韶念微愣,蹙眉,不太明白空话中之意。
不过他明白,像空这种惜字如金人,不会无缘无故说出一句废话的。
镜亦蹙眉。
何谓底牌不能发出第二次?
这句话,谁都明白,可放在此时此刻,却是无一人可明白。
“若是我想要用,那么十次也不是问题。”对他来说,不过是三年修为罢了,有何惧?
十次,也不过三十年修为,那也就是掉阶至六重天中镜,也非无法接受。
比起三十年修为,杀死空这个对手,更为重要。
忽然,空深邃双眸中露出一抹捉狭之色。
她知道韶念对自己动了杀心,不过她并不担心。
莫说她堂堂暗影弟子不会没有底牌,首先,这里的人质可是多了去了。
那就,配他们玩一把吧。
相信自家妹妹不会事后怪罪的。
“韶将军,想要我的命,可不是那么容易的。”空淡笑,瞳中雾色朦胧,不清。
“有何难?”韶念冷道,“既然来了,那就得做好回不去的准备。”
何其霸气的一句话。
又何其悲凉。
所有一身戎马的将士,每次上沙场,都有可能是通向黄泉的不归路。
彼岸花开,魂归星海。
这是将士的宿命,也同样,是他们的荣耀与信念。
为何上战场前不急着磨刀?为何不迎着茫茫敌海时不回头,还会互相嘲笑?
因为太紧张,紧张这一别,就再也回不来了。
别听那士兵说的玩笑有多粗俗,两句话离不开女人,别听他们开黄腔开得有多欢,面上的笑容有多猥琐;其实在这些士兵中,真真正正碰过女人的,十个里面没有一个。
有家人在会下意识摩擦自己家人在自己出征前留给自己的物品,那是怀念,亦是告别。
只此一别,可否还能再见?
或许能,或许不能,谁也不知道。
上了战场,就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了,不要有侥幸,因为你不知道下一个被割脑袋的是不是你。
不论你有多强。
哪怕强如空,也无法保证自己能在每一次战斗中都活下来。
比如此时,若是韶念致意要她死,哪怕不论生死,那么她真的有可能会死。
不过,她有的底牌,不仅仅只有功法。
“若我执意离开呢?”空淡淡。
“我不允许,你当如何?”韶念不急不缓。
就算他留不下她,还有苏流云,还有顾安阳,这些士兵,是他的生死兄弟,但同时,也是战士,可以为了杀敌不顾一切的战士。
只是,韶念千算万算,终究是算漏了一人,而那个人,是他唯一的软肋。
“我?”空微微一笑,衣角骤然飘飞,“自然是不会让这种情况发生。”
只见空忽然露出一个无比灿烂的笑容。
韶念的心,骤沉。
下一秒,空的身影竟是直接在韶念面前消失!
韶念着一惊,非同小可。
苏流云和顾安阳,也是愣住。
下一秒,韶念就冷静下来。空即使能走,也无法以受伤的状态悄无声息地离开,只要有残留气息,那他,就能追踪到她。
当即,韶念便在空中捕捉到了一道若有若无,仅属于空的气息。
他双眸一寒,便要追踪而去。
“不必找了,”就在此时,空清清淡淡的声音传来,“我就在这里。”
韶念转头,然还未等他放松,心,便沉入深渊。
只间空出现在苏流云与顾安阳身周,依旧脸色淡淡,却有捉弄之意。
她手中握着一把由真气凝成的墨色细针,手环住一人,而那针,竟直刺那人颈部!
“现在,韶将军可放我走了吗?”空淡笑道,不急不缓,似乎是认定了韶念奈何不了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