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林茉岳晨 > 第八十章 寻找果儿
 
林茉一边向后退着,一边将包藏在身后,一只手悄悄拉开拉链,掏出手机准备报警。

可是刀疤男人迷起的小眼睛早已注意到了这一情况,他一个箭步就冲到林茉跟前,一把打到她的手机。

林茉心一慌,想要推开他逃走,可是已经晚了,刀疤男人一下子将林茉紧紧地抱在怀里。

“救命啊!”林茉惊恐地大喊起来,一边使出全身的力气反抗着。

“你喊吧,使劲喊吧,这个地方已经被拆迁了,人都搬空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你就是喊破嗓子也没有人来救你的,哈哈哈哈……”刀疤男人放肆地大笑起来。

他像一只急红眼的饿狼一样,一下将林茉倒在地上,健硕的身子瞬间便重重地压了上来。

他那二百多斤的体重压得林茉似乎要窒息了一般。

眼看着他的唇就要落下来,林茉的两只手拼命地在周围摸着,希望能摸到你的什么东西自卫。

蓦然间林茉的手指碰到一块硬邦邦的东西,她心头一喜,拼命地伸长了胳膊将这个东西抓在手里,接着她使出全身的力气,狠狠地向刀疤男人头上砸去。

“啊!”

那半截砖头结结实实地落在刀疤男的头上,瞬间,刀疤男的身体软了下来,他的额头上有血汩汩地冒了出来,一下子流了一脸。

只见他头一歪,一头裁倒在林茉身上。

林茉一下子吓坏了,她拼命地把刀疤男人从自己的身上推开,猛地从地上爬起来,拼命地向门口跑去。

可是跑到门口,林茉却一下子停住了,她在想刚才那一砖头会不会把刀疤男人给打死?

如果闹出人命来,那就闯大祸了,虽然自己是正当防卫,可是如果出人命了,就是防卫过当了。

林茉回头一看,刀疤男人静静地躺在地上像死了一般一动不动,她的头一下就大了。

于是她忍着恐惧慢慢地走了回来,来到刀疤男人的身边,伸出了手指在他的鼻子跟前试了试,还有气息,并没有死,只是晕过去了。

林茉迅速捡起手机和包转身撒腿就跑,跑出了大门,一直向大路上跑去。

跑了七八分钟以后,终于出了村子,来到了街道上。

林茉喘着粗气向后看了看,刀疤男人并没有追上来,她终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这时,有一辆车开了过来,林茉急忙站在马路中间挥着手拦车,她怕刀疤男苏醒后再追上来。

这辆私家车在她面前戛然而止,林茉冲上去哀求着这位先生:“师傅,带我一段路好吗?有坏人追我。”

“上车!”

这位好心人看到林茉惊魂未定的样子,马上打开车门让她上来。

林茉急忙上了车,连声地道着谢。

司机载着她疾驰而去,已经离开这里好远了,林茉才终于松了口气。

“需要帮你报警吗?”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林茉问道。

“不用了,谢谢!”

林茉又何尝不想报警,可是,果儿现在在他们手上,她怕报警后他们会伤害孩子。

她陷入深深的无助中,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救她的孩子。

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人,为了救孩子自己差点儿都被人强暴,现在终于好不容易逃出来了,可是孩子还在他们手上,林茉愁得不知如何是好。

她想去找萧楚,向她解释清楚,她跟岳晨之间已经划清界限,以后不会有任何来往。

希望她能放了果儿。

突然间,包里的手机急促地响了起来,把林茉吓了一大跳。

拿起手机一看,她的手瞬间像被烫到一般,是那个叫奇哥的人打来的。

那位齐哥在电话里吼道:“好啊,臭娘们,你胆子真够肥的,居然把我小弟打晕了,他现在醒来正吼着要去找到你扒了你的皮。”

林茉的心头一惊,忍不住怒吼道:“我再怎么样打他也是正当防卫,你和萧楚到底想怎么样?再不把孩子还给我,我马上报警。”

“你赶快报,你报警后就永远见不到你的孩子了。”奇哥冷笑着威胁林茉。

“你……你们到底想怎么样?”林茉绝望地大声喊着。

“你的孩子已经被我们卖到农村去了,这是对你的惩罚,谁让你不乖乖听话,依然跟岳晨藕断丝连?”奇哥在电话里断喝着。

林茉大声地分辩着:“我没有跟岳晨藕断丝莲,我拒绝了他,我已经跟他说清楚了,叫他以后不要来找我了。”

奇哥冷笑着说:“是吗?可惜已经晚了,你的孩子几小时之前已经被人贩子卖到市区往东八十公里外的一个村子去了。”

“你们把我的孩子卖到哪里了?”林茉对着手机歇斯底里地喊着,恨不得杀了他。

可是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已经回到市区的林茉不得已又急忙打车出了城一直往东走。

只说市区往东八十公里左右,并没有具体的地址,实在不好找。林茉付给出租车司机足够的钱,让他陪着自己一起去找。

市区往东八十公里左右有好几个村子,林茉只好挨个打听看谁家有没有收养的孩子。

找了一个村子一无所获,在找第二个村子时,有好心人告诉他们其中有一户人家收养了孩子。

林茉兴奋地前去敲门,可是这家人很警惕,根本不开门。

林茉不死心,一直敲着,哀求着他们开门,让她看一眼,看看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果儿,如果不是,她马上就走。

结果把这家人吵烦了,直接猛地打开门,哗啦一盆凉水从头到脚浇了下来,林茉瞬间成了落汤鸡。

接着,这家的主人又准备关上门。

林茉顾不得抹去脸上的水,急忙趁机将一条腿塞进门缝中顶着不让他关上。

对方使劲地推着门,林茉瞬间感到钻心地疼,腿似乎要被夹断了一般,但是她依旧拼命地忍着不松开。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陪着林茉的出租车司机看不下去了,他连忙跑过去,一脚踹开了门。

林茉瞬间倒在地上。

她的腿已经被门夹得麻木了,一下子用不上劲儿,就摔倒了。

好心的的哥急忙扶起了林茉。

林茉顾不上腿上的疼痛,拼命站起来在屋里左右找着,她多希望此刻就能看到果儿的身影。

可是她却没有看到她的果儿,只看到床上坐着一个女人,女人怀里搂着一个看起来才几个月大的婴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