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林茉岳晨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新娘竟是她
 
在林茉的精心照顾下,秦朗终于出院了。

经历了这次劫难,他们的心贴得更近了。而秦朗的父母也终于不再反对他们在一起。

于是秦家上下开始给他们着手准备一场盛大的婚礼。

秦朗的父亲秦明义是本市的商会会长,在本市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有着很强大的人脉网络。儿子结婚更要办得体体面面,不能被别人看了笑话。

本市商界和政界有头有脸的人物秦家都发过了请柬,希望通过这次儿子的婚礼加深一下彼此的联络。

一个月以后,在本市最豪华的东方大酒店里,盛大的婚礼如期举行。

宾客们如约而至,酒店门口停满了豪车。

酒店大厅里,到场的宾客纷纷向商会会长秦明义和秦夫人道贺,恭贺二公子结婚大喜。

钱明义和夫人连忙拱手致谢,忙不迭地应酬着。

婚礼开始了。

这场婚礼有些特别,竟没有一个娘家人,新娘也没有被父亲牵着手送到新郎手上。而是由新郎牵着手缓缓走出来。

今日的新郎,英俊潇洒神采奕奕,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大家公子的气宇轩昂,他小心翼翼的牵着新娘的手,走到台前。

今日的新娘,异常美丽,清秀的脸庞光洁如玉,如水一样的目光里满是温柔的笑意。

她的婚纱美得像梦幻一般,穿在她身上,如同美丽的仙女从天而降。灯光打在她身上时,竟美得让人窒息。

所有的人都为这对新人鼓起掌来,他们看起来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碧人。

看到新娘的一瞬间,台下角落里坐着的一个英气逼人的男人一下愣在那里,他的表情瞬间僵在脸上,眉头深深地拧在一起。

那一瞬间,他似乎连呼吸也停止了。

“林茉,新娘怎么会是林茉?”他喃喃自语着:“你这个该死的女人,一次次的像从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不见,害我满世界地找你。

你知道这三个月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多怕你会遇到危险,我多怕再也见不到你。我恨不得掘地三尺找你,然而你却在这里做了别人的新娘。

为什么?为什么?”

他深邃的眼里满是抑制不住的怒火和绝望,他不动声色地望着台上,脸上,像结上了厚厚的一层冰霜。

布置得浪漫的婚礼现场一片温馨的气氛,新郎秦朗正拿出一颗大大的钻戒轻轻地戴在林茉纤细的手指上。

现场顿时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只有一个人没有鼓掌,他正铁青着脸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婚礼主持人满面笑容地问:“英俊帅气的新郎秦朗先生,你愿意娶这位美丽温柔的林茉小姐为妻,一生一世爱她吗?”

“我愿意!”秦朗深情地注视着林茉,他的眼里,藏着无限宠爱。

坐在角落里的岳晨被这样深情的目光激怒了,他不允许任何人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这个女人。

因为这个女人是他铭心刻骨深爱着的小茉莉,除了他,谁都不可以这样看着她。

他的手紧紧地攥成拳头。

婚礼主持人又微笑着问新娘:“美丽温柔的新娘林茉小姐,你愿意嫁给英俊帅气的秦朗先生为妻,一生一世爱他敬重他吗?”

岳晨冷峻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台上的女人。

只见她微笑着看着秦朗,缓缓说道:“我愿意!”

这三个字像一个大鼓锤重重地敲击在岳晨的心上。

她竟然深情地看着他说她愿意,她脸上的表情竟没有一丝一毫的强迫和为难,就这么幸福地说她愿意嫁给他。

为什么?为什么?

人常说,女人心海底针。而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岳晨的心里满是深深的绝望,他那么爱她爱到骨子里,却原来从来都不曾了解她。

难道她的莫名其妙失踪,只是为了躲过自己和这个男人双宿双息?

岳晨的心像被一把锋利的刀子划过一般。

她欠我一个解释,她不能就这样莫名其妙,不清不楚地嫁给别人。岳晨忽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像箭一样射到台上那对新人身上。

台下的宾客们看到台上新人幸福的模样,纷纷喊了起来:“拥抱她,吻她……”

秦朗忍不住笑了,他一把搂住他美丽的新娘,吻跟着就要落了下来。

忽然之间,他眼睛的余光看到有一个身影大步跨上台来,一把抓住新娘的手腕,猛地将她拉过去。

林茉被拉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秦朗的吻落了空,他震惊地抬头一看,原来是岳氏集团总裁岳晨。

只见他一只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抓住林茉的手腕,看着她的目光像一团烈火要将她烧成灰烬一样。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和你的父母在满世界地找你,你倒好,不声不响地做了别人的新娘。”

他是那样的怒不可遏,恨不得将这个穿着婚纱的女人撕碎一般。

“你干什么?你放开她!”反应过来的秦朗一个箭步冲上来,将林茉护在身后。

但岳晨仍牢牢抓住林茉的手腕不松开,他冷冷地看着秦朗说:“你躲开,我有话要问她,如果她今天不说清楚,你们是不可能结这个婚的。”

秦朗也火了,他满脸怒气地看着岳晨说:岳晨,你不要太过分,赶紧下去。如果你搅了我的婚礼,我要你好看。”

今天,声势浩大的婚礼现场还来了不少媒体记者,大家看到这个架势,纷纷拿出摄像机啪啪地拍着照。

相信这个新闻一定会出现在明天的头版头条上。

看到这个情况,秦明义脸上挂不住了,他急忙走上台陪着笑打着圆场:“岳总裁,你可能认错人了,赶快松手,这是一场误会。”

可是岳晨并不松手,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秦明义说:“秦先生,对不住了,这个女人不能做你的儿媳,我要带她走。”

“我不跟你走,我不认识你。”林茉的手腕都被捏疼了,她拼命挣扎着想要从岳晨的手中挣脱。

“你怎么可能不认识我?”岳晨的脸瞬间青得可怕,“林茉,你化成一把骨头,我也能认出你来。”

林茉心惊胆寒地看着这个愤怒得如同狮子一般的男人,心里有无数个谜团:他是谁?为什么他也知道我叫林茉?为什么他要搅了我们的婚礼?他到底要干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