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林茉岳晨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不想委曲求全
 
岳夫人虽对丈夫的话不满,但这次却什么都没说,只是一脸温和的看着萧楚。

她当然也希望萧楚咽下所有的委屈,不要再闹,以免家无宁日,使得儿子更加烦恼。

萧楚红着眼睛说:“爸,妈,我知道。这件事我肯定会原谅岳晨。只是我不知道他会怎么处理,你们说他会不会向那个女孩妥协跟我离婚?”

一句话问得岳振南和岳夫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怎么回答。

岳夫人叹了口气说:“晨儿向来是个稳重的孩子,这次的事肯定是个意外,他也应该吸取教训了,以后肯定不会再发生了。

但是问题是,现在这个女孩子逼得这么紧,她又不要钱,只想嫁给晨儿,你叫他该怎么应付啊?”

岳夫人静静的看着萧楚,她故意把这个难题抛向她,就是想看她如何应对。

当然,如果她深明大义,委曲求全,那当然是最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了。

听着婆婆话里有话,萧楚就是不松这个口,她避过婆婆的目光看向别处,“妈,既然岳晨已经让这件事发生了,我想他肯定有解决的办法。实在不行,大不了多花点钱。”

岳振南叹了口气说:“用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叫问题。目前的问题是,你和那个女孩子只要有一个人选择退出,这件事就能风平浪静。”

听了公公的话,萧楚很吃惊,“爸,您言下之意是想让我选择退出吗?不管什么事总有个先来后到吧,即使岳晨再不喜欢我,我也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凭什么我就应该给那个小丫头让位?难道就因为她厉害,咄咄逼人,寸步不让?还是您相信了她肯定怀的就是个孙子。

您是不是觉得雪儿是个孙女就没用,就不能把岳家发扬光大?可是岳晨不给我机会,否则我也肯定能给您生一个孙子。”

萧楚咬着嘴唇,努力控制着不让眼泪夺眶而出。

看着儿媳一脸委屈的模样,岳夫人急忙解释着:“楚楚,你爸不是那个意思,我和你爸这不是也没办法了吗?

岳晨也肯定为这件事头大,我们知道你很爱他,心想你也肯定不想让他太为难,所以才希望你考虑一下顾全大局。希望我们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萧楚咬着嘴唇在心里冷笑着,哼,凭什么顾全大局的人是我?你们儿子让外面的女人怀了孕,你们还不想使自己的儿子太为难,难道就忍心把这个苦果让我自己一个人来吞?

你们儿子犯的错,却想叫我来承担后果。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想让我主动选择隐忍退出,好成全那个贱女人。

说到底,你们只考虑自己儿子的处境和岳家的声誉,而且还想要那个贱女人生的孙子。

想使这件事风平浪静,就想说服我卷铺盖走人,可是你们心里根本就不考虑我的感受。还有我的女儿,难道要我走了把她扔给那个贱女人受欺负?

想到这里,萧楚的表情变得清冷起来。她一反平常对公公婆婆一脸谦卑恭顺讨好的样子,冷冷的说:“爸,妈,我是不会主动离开岳晨成全那个贱女人的。

既然她要闹,就让她闹去吧。我倒要看看她能闹出什么花样儿来。”

岳振南和岳夫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长长叹了口气。

没想到儿媳跟那个女孩子一样倔强,谁都寸步不让。看来这下子岳晨确实遇到了难题。

天都已经完全黑了,岳晨带着那个女孩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萧楚不禁坐立难安。她在屋里来来回回不停的走,心里像一团乱麻一般理不出头绪。

此刻他们在干什么?那个贱女人是不是在蛊惑岳晨甩了她然后娶她?

萧楚再也呆不住了,她抓起桌上的车钥匙就冲了出去。

她开着车在城市里到处游荡,透过车窗四处张望着,多想一眼就看见岳晨的影子。

转悠了两个小时仍一无所获,萧楚一脸失落的把车停在路边。

她在车里发呆了好一会儿,实在忍不住拿起手机想打给岳晨,但电话刚拨出去,她又马上迅速挂断。

现在所有的决定权都在岳晨手里,他一个念头就可以决定自己的去留,萧楚的心七上八下乱得厉害。

她知道岳晨不爱她,但经历了那些事,她知道她的丈夫是个有情有义,有责任心的男人。

萧楚无论如何都不想离开仰慕着的他,虽然他不爱她,但只要每天看到他,听到他的声音,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她就觉得自己的生命有了意义,是个幸福的女人。

路边有个酒吧,一脸失落的萧楚直接走了进去。此刻的她好想痛痛快快的喝几杯,不是说酒能解愁吗?她想用酒精把自己心中的所有不痛快统统赶走。

要了几瓶鸡尾酒,喝着觉得有些不过瘾,萧楚又要了一瓶白酒,一个人自斟自饮起来。

这时旁边桌上几个男人看见了独自喝酒的她,其中一个男人向着其他几个男人一脸坏笑地努努嘴,另外几个男人心照不宣的哈哈笑了。

“小姐,独自饮酒难道不感到寂寞和无聊吗?我陪你喝两杯怎么样?”这个男人端着酒杯笑嘻嘻的走了过来。

“走开!”萧楚烦闷的皱起眉头说。

“哎呦!你这女人人长得挺漂亮,怎么性格这么冷啊?一点儿都不热情。”这个男人并不走,反倒嬉皮笑脸的坐下来。

“讨厌!”萧楚厌恶的撇了撇嘴。

她觉得这个男人嬉皮笑脸,油腔滑调的样子,像极了那个伤害过她的渣男孟奇。因此一看到这种男人,就有一种本能的厌恶。

“咋了美女?嫌哥哥长得不够帅是吧?可是哥哥有钱啊。”这个男人一脸坏笑的说着就凑到萧楚耳边,悄悄的说:“再说哥哥那方面也不错,你想不想试试?”

喝得醉醺醺的萧楚受到了侮辱,一下子被惹毛了,恼怒的端起桌上那杯酒,猛的向那个男人脸上泼去,“无耻,滚!”

那个男人毫无防备,突然之间被泼了满脸酒,一下子恼羞成怒地发作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