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血夜天师 > 第三十章:荒村惊魂(三)
 
天上是什么?借着火光,叶飞星抬头看。

那是漫天飞舞的白色。

“纸?!”

叶飞星震惊了!这么震撼的场面,居然能够亲眼看到!

“嘻嘻嘻……”

“哈哈哈……”

人潮涌动,四面八方被围得水泄不通,合围之势已成。原来紫仁村有这么多人!

村民脸上表情各异,有愤怒,有难过,有失望,有恐惧,更有甚者,居然在笑!

村民手里拿的不是锄头镰刀,而是刀枪剑戟!装备倒挺齐全。

这是误入村庄吗?简直就是误入了敌军大营!而且是一座诡异的大营。

“唉!不到这来,怎会有这么多麻烦?”曹闲自言自语地抱怨。

叶飞星听得出来,他指桑骂槐,抱怨的是范崇光。

范崇光充耳不闻,凝神看天上纸片飞舞,对周遭一切毫不在意。

“范大人!别发呆,先脱离险境再说!”曹闲手肘往范崇光手臂上一撞,提醒他专心迎敌。

范崇光竟然毫无反应!他眯着眼望着天怔怔发呆,嘴角透着邪笑。

“范大人又奇怪起来了!”叶飞星眼中的范崇光,是个间歇性发病的怪人,好的时候睿智果敢,可一旦奇怪起来,光一个表情就能把人唬得够呛。

木吟桑平静地看着范崇光,脸上没有一丝波澜。良久,他叹了口气,脸上尽是无奈。

村民们冲过来了!刀剑在火光映照下格外夺目!

曹闲的无形刀气迎面劈出,所到之处,刀剑尽折,枪戟齐断!村民重伤之下并不流血,却化作无数纸蝴蝶,在空中飘散!

这里的村民都是纸人变的!

紫仁村,分明就是“纸人村”的谐音。

可是,纸是怎么变成人的?是修炼成精吗?还是被人为操控?

“你们还不动手?等着被乱刀分尸吗?”曹闲一边施展大开大合的刀法突围,一边对众人怒喝。

在他看来,身后这群不争气的伙伴就是存心拖后腿!明明武功那么强,却都没有出手。

“范大人,我们杀出去吧……范大人?人呢?”

叶飞星四下扫视,哪有范崇光的身影!范崇光不见了!是被掳走了?还是自己去了哪里?

“别管他了!他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可不希望被你们看到!”木吟桑面朝火海,负手而立,他的话叶飞星听不懂。

不管范崇光在哪,当务之急是先突围出去!

叶飞星双掌一错,掌法飘飘,寒冰裂阳掌施展开来,气温骤降!

冯虚御风迅捷如电!纸人虽然人多势众,却碰不到叶飞星分毫,往往刀剑落下,叶飞星已闪到身后,一掌拍出。

一时间冰人乱飞,落地碎成了纸片与冰渣。

纸人虽不禁打,却绵延不绝。不仅如此,还越打越多!照这样下去,即使武功通天,也会力竭而亡。

“你们不帮忙吗?一起上啊!”

叶飞星游走一圈,收效甚微,见木吟桑父女和武小松仍然站着,不禁心中有气。

木吟桑父女是懒得出手,武小松却是被吓呆的。这么多怪异的面孔舞刀弄枪地扑过来,躲不开,杀不尽,若非身负上乘武学,怎能不怕?

“蠢材蠢材!”木吟桑非但不帮忙,还捻须微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他身形晃动,一瞬间已在火海旁站定,双掌轮流平推,出手如风!

掌风逼得火焰如火箭般射出,所到之处,纸人忙不迭地躲闪,死伤惨重!

姜还是老的辣!木吟桑沉着冷静,借势而为,杀伤力比叶飞星、曹闲二人强了太多太多。

也许是火攻太猛,纸人迅速后撤,不一会儿,已然消失无踪!

纸人们的操作很迷,让人摸不着头脑。这退得也太快了吧?就算惧怕火攻,但这么迅速地后撤,总感觉另有企图。

“砰!”不远处一声巨响,有东西爆炸了!一道紫光拔地而起,直冲云霄,照亮了漆黑的夜!

借着光,叶飞星看清了光源周围的一切!

那是一处山坡,数以万计的纸人密密麻麻,前赴后继,朝山顶冲去!

山顶的光亮处站着一人,依稀就是范崇光!他去那里干嘛?

纸人来势凶猛,但范崇光并不惊慌,抖擞精神,长剑在地上一划,剑刃上鬼火燃烧!正是碧落九重剑的精妙杀招!

鬼火也是火,是纸人的克星!纸人沾上即着,火势逐渐扩大,不一会儿,已成一片蓝绿色的火海!

山下,叶飞星、曹闲、武小松与木晓青都看得呆了!

这么壮观的场景,只有木吟桑这样的老江湖见怪不怪。他眼神里透着渴望,纸人反扑之势越猛烈,他的这种渴望就越强烈。

毫无疑问,他渴望看到范崇光死!

“唰!”

范崇光腾空跃起,使一招画地为牢,引鬼火将身周一丈之内护住!若火势不减,范崇光已然立于不败之地。

“现身吧,这种雕虫小技怎奈何得了我?你得亲自来!”范崇光笑了,这笑容邪性!他在跟谁说话?

鬼火圈外,有一人悄然现身,四十岁年纪,一身青黑色长袍,脸色惨白如纸,满脸怒容。

“别来无恙啊!”

大敌当前,范崇光反倒还剑入鞘,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他与这人认识!

“谢孤烟,果然是他……”木吟桑笑着自言自语,但他的笑是苦笑!

范崇光,木吟桑与谢孤烟是什么关系?叶飞星看不明白。

“谢孤烟,你杀不了我!五十年前的教训,这么快就忘了?”范崇光的话,不但叶飞星摸不着头脑,曹闲与武小松也听得懵逼!

五十年前?范崇光看年纪也就四十五六岁,五十年前,岂不是还在娘胎里?

“今非昔比!我能感觉到,你变弱了!现在的我,未必就杀不了你!”谢孤烟原本一脸怒容,说到这句时,却是跃跃欲试的模样。看得出来,他有多么渴望击杀范崇光!

“‘未必‘二字,原样奉还。”范崇光毫不示弱,看样子他也没必要示弱。

“小子,你对这位范大人可要当心了!”谢孤烟突然转头,这句话是对叶飞星说的!

真是莫名其妙!

当心?当心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