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圭木村二三事 > 第四章 吵架
 
  “你自己撒药撒别人院子周围,毒死了鸡不就该你赔吗?谁家的鸡不每天院儿周围溜下,我怎么没看别人在有院子周围的地里撒药,就你小心眼撒药了”

  被穆二嫂骂了的刘翠花也不甘示弱。

  “反正邓芳玉芳,你今天必须陪我两只母鸡或鸡钱,不然我给你没完”邓玉芬是穆二嫂的小名。

  “我赔你个鸡毛你要不要,我撒药后告诉你了吧,你家男人自己没看好鸡,关我屁事儿,还讹我头上来了,刘翠花我告诉你,我邓玉芬长那么大就没吃过亏,想让我赔钱,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邓玉芬一脸不屑的望着翠花嫂,作为村里吵架没输过嘴的人,这次觉得自己又没错,谁也别想打她钱的主意。

  刘翠花被骂的有些心急,虽然邓玉芬在她家周围的地里撒药有点不地道,但是撒完药是给自己打了招呼的,自家没看住鸡,吃了她家的菜被毒死了,理亏的还是自己。

  而且损失了两只下蛋母鸡,还有金钱上的损失。眼看这吵架吵不赢,刘翠花边哭喊着叫道一旁的村长

  “村长,你来评评理,这事儿本来就是穆家不地道,我家两只母鸡这才刚下蛋没多久,就被他们家撒的药给毒死了,你说我家这吃不饱穿不暖的哟,平时就靠母鸡生点蛋换钱过日子,这一下子毒死我家两只母鸡,让我家日子还怎么过啊,我们还是死了算了”

  刘翠花边哭边嚎,好似有一通委屈不能申诉。

  村长年级已有六旬,当了圭木村三十年村长,三十年来处事公道,从不徇私,人也热情,大家有啥事儿,都会找他帮忙,村里发生打架斗殴或者或口角争执这些,都会找他评理。

  村长深吸两口叶子烟缓缓道:“刘翠花,这个事儿你说是邓玉芬撒药的原因,导致你鸡被毒死,但是邓玉芬撒药时候,是给你打了招呼的,是你自己没看住鸡,才让鸡吃了菜而被毒死的”

  “可不是嘛,他们家自己没看好鸡,还怪我,想讹我头上,还是村长您明事理”邓玉芬笑着夸到。

  “但是”邓玉芬还没得意完,村长又来了句但是,让邓玉芬的笑脸一下子绷住。

  “但是什么呀村长,事情不就像你说的,他们自己没看好鸡,毁了我一地菜不说,死了鸡还讹我头上”邓玉芬有些急着了。

  村长没有打断邓玉芬的话,默默抽烟,等她说完才道:“确实,这和你邓玉芬没多大关系,但是你家田在刘翠花家院子周围,谁家放个鸡鸭时候,不会看漏一两只,大家又不是天天盯着鸡鸭看,你在他们家周围地里撒药,本来就很容易被他们家的鸡吃掉,你做这事儿可是损人不利己啊,”

  村长话说完,邓玉芬和刘翠花都沉默了,低着头默不啃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村长,既然两人都有错,那这事儿该怎么解决呢?”

  围观的人有些不耐烦了,这快到中午,得赶紧把这个热闹看完回家做饭去。

  村长烟抽完背着手,来回走了几步,最后停道:“这样如何,邓玉芬你赔刘翠花一只母鸡,刘翠花赔你被她家鸡弄坏的菜秧子如何”

  “村长我...”

  邓玉芬和刘翠花异口同声的刚想反驳,但看了下村长逐渐严肃表情和村民们不耐烦的望着他们,话到嘴边竟不好说出来。

  磕磕嗑嗑.....村长在石头上抖了抖烟斗里的烟灰

  “好了,事情解决了,邓玉芬你今天回去就把鸡捉给刘翠花,或者赔她个母鸡钱,刘翠花明天去赶集,把菜秧子买来给邓玉芬补上,或者给邓玉芬菜秧子钱,你们自己商量,这快中午了,大家都回去弄午饭吧,散了散了”

  村长挥挥手,热闹看完,大家也都纷纷往家里回去。

  不一会儿人就散完了,只有穆罗两家人还留在原地。

  大丫看两家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开口,谁也不走,便上前挽住邓玉芬的手腕道:“娘,翠华婶,你看我们这样干站着也不是办法,要不我们就先商量下,是赔东西,还是赔钱怎么样?”

  有大丫打破僵局,刘翠花也不再继续绷着“我都无所,赔鸡得陪我个五斤以上的大肥鸡,我家的的母鸡我可是都称过的,每只五斤以上,赔钱的话八十文吧,当然你家的菜也赔钱的话,给我七十文也可以”

  刘翠花说的这个价钱也算很公道了,其实几棵菜秧子就几文钱,只是她懒得特地去一趟镇上,做个牛车都要花两文呢,还不如算10文钱,省个事儿。

  邓玉芬也知道刘翠花没有乱说价格,便默认了这样处理,最后两家人一起去了穆家拿钱。

  刘翠花拿完钱美滋滋的扭着腰杆儿回家做饭去了。

  虽然死了两只母鸡,但鸡死后就立刻打理了,把胃掏出来给埋了,鸡的其它部位都可以吃,这白白得了七十文钱,还能吃两只鸡,能不高兴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