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圭木村二三事 > 第二十章李亮虎偷鱼被抓
 
  圭木村周得友家有五兄弟,周得友是老大,兄弟五人父母皆在,便没分家,这家里男人多了干活就快,家里七八亩地的事儿,几天就干完了。

  周得友就想着去别村儿卖气力干活挣点钱,毕竟一家人就他取了媳妇,还有四个弟弟打着光棍呢,家里太穷,没姑娘家愿意嫁过来吃苦,就想着多存点彩礼,好让那些有姑娘的人家,看在彩礼钱多的份儿上,把姑娘嫁过来。

  这天周家五兄弟去隔壁较远的桐兴村卖气力,吃完晚饭回来就快半夜了,这经过村儿里池塘时却一阵拍打水面的声音,若此时经过的只有一个人也许会怕,但兄弟五人走一起,胆子却大的出奇。

  五人轻手轻脚的慢慢靠近池塘边,便隐约听得两个男人在小声说话。

  “赵大槐,你声音小点”

  “嘿!怕啥,这大半夜的,别人就算听到池塘有声音也不敢过来”

  “哥,姐夫,鱼差不多进网了,我们可以拉网了”

  周家兄弟一听,这是在偷村儿里鱼啊,五人二话不说,一个箭步冲过去,把三人给摁地上。

  李良虎,赵大槐,赵三柳三人正美滋滋的在那儿收网,估算着今晚能捞多少钱,却被一旁窜出来的五人给按地上动弹不了。

  “抓贼啦,有人偷鱼啊”按住李良虎三人后,周得友便大喊道,捉贼要拿赃,这当场逮住偷鱼人,自己要是绑了明天再说,恐怕会有被诬赖栽赃的嫌疑。

  听到有贼,村民们吓的纷纷起床点灯,穆家也听到了周得友的呼喊,全家人都起来看情况,声音是从池塘边传来的。

  穆老二点了个火把就往池塘方向跑去,邓玉芬紧跟其后,家里留大丫二丫看家,穆念也被吵醒,不知道发生了啥事儿,只得陪着大丫在院儿里等,不敢再继续睡。

  村里人陆陆续续赶到池塘边,看着被摁倒在地的人,大吃一惊,开始听的有偷鱼贼,还以为是别的村儿来的,谁知道是自个村的人。

  村长是最后赶来的,他家住村口离池塘边比较远,再加上年级大了,跑几步歇几步的,自然就来比较晚。

  整个池塘边在火把照耀下,亮堂的像白昼。

  村长走进一看,发现这被抓到的偷鱼贼居然是李良虎,气的手抖,枉自几这几天在村儿里逢人就夸李良虎是个好的,这简直啪啪打自己脸啊。

  邓玉芳在一旁看着李良虎偷鱼被捉也是一阵解气,今天他被当场逮住,可有得他好受的,这还带着媳妇娘家兄弟被抓,以后他都没脸回媳妇娘家了吧。

  村长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骂道:“李良虎,枉我以为你是良心发现给村儿里喂鱼,谁知道你就是个白眼狼,惦记着村里人的肉,偷东西把你送去见官是要砍手的你知道不?今天我就连夜把你送县里去,让县太爷判你的罪”

  听到要被砍手,李良虎差点儿吓尿了,赶紧跪下对村长嘭嘭连磕几个响头“村长,你大慈大悲,原谅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村长,亮虎他就一时鬼迷了心,您就大人不记小人,绕过他这一次”赵二花也在一旁哭着求情。

  村长瞧见李良虎下跪求饶,便知道他已然怕了,其实送官砍手这些都是说说而已,都一个村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真能让他没了手?说那些不过就是吓唬吓唬他的。

  邓玉芬看李良虎和找二花在求情,怕村长改了主意,赶紧接着补一刀:“村长说的没错,上次他就偷了我家鸭子,我没逮住证据就没往村儿里说,没想到他胆子大到偷村儿里人的鱼,就该送官砍他手”。

  李良虎:“邓玉芬你在胡说什么,别乱冤枉我,我什么时候偷你家鸭子了,你自己没看好鸭子,关我什么事儿”

  邓玉芳:“呵!我鸭子丢的那天,和你的鸭子是挨着放的,你赶了自家鸭子回去,又去田里赶了一次,你还敢说第二次不是赶的我家鸭子”

  李良虎听完心里一惊,知道邓玉芳已经知晓鸭子是他偷的,但没有证据,谅邓玉芳也不敢拿他怎样,便硬着嘴道:“我赶鸭子赶漏了一只,又返回去赶怎么了”

  “哼!死鸭子嘴硬,我鸭子被偷的事儿没证据我,不敢拿你怎么样,你这偷鱼可是被当场捉赃啊。”

  这时赵二花突然跪下,学着刚李良虎哪有,对着周围的村民狠狠磕了几个响头。

  廖七霞:“二花嫂子,你这是干啥呢,快起来,大家可受不起你这跪地磕头的”边说边上前去扶。

  赵二花推开廖七霞,没让她扶:“廖妹子你别扶我,我男人和兄弟偷村儿里的鱼我也有错,我没有劝住他们,但我求求大家,看着他们第一次干这事儿,饶过他们可好。”

  “赵二花,你看你这话说的,啥叫第一次干这事儿,说不定以前偷的东西多了,今儿是第一次被发现”邓玉芳一旁说道

  “就是就是”宋大婶也在一旁帮腔,她和穆老二家关系好,自然更偏向于邓玉芳。

  赵二花对邓玉芬心中有愧,但今天她男人和两兄弟都被逮住,要是让邓玉芳继续在一旁冷嘲热讽,说不定真被送官砍手了,用接近大吼的声量边哭边求情

  “各位乡亲,求求你们看在我们家没个公公婆婆照应,家里还有两个不到五岁的小娃娃要靠爹养,放过我家亮虎这一次吧,我娘家两兄弟也是看我家穷,才帮着我们偷鱼的,我让他给大家伙干半个月活,抵消这次偷盗罪可以吗?”

  说完没等大家开口,便哭着又磕了几个响头,赵二花额头在碎石摩擦下破了皮,血流出来,糊的整个额头都是,看起来好不凄惨。

  看到赵二花那惨样,大家心生同情。

  王喜进看不下去了,向村长求情:“村长,要不这次就算了吧,今年过年卖鱼不分他们家的钱,就当惩罚了,你看怎么样?”

  罗永财:“对啊,大家都一个村儿的,念在他是初犯,我们就饶过他这次吧”

  “是啊,饶过这一次吧”

  村名们也开始可怜起赵二花来,纷纷给李良虎说情。邓玉芬看到想再说点什么,被穆老二从身后扯了扯袖子,便把想说的话收了回去。

  大半夜的偷鱼案就这样寥寥收场,村长最终决定是今年李良虎家不能分过年池塘卖鱼的钱,而赵二花的两兄弟赔偿村儿里二两银子,这钱过年卖鱼后一起分给村里人。

  这场闹剧看完大家也累了,各自纷纷回家回家倒头就睡,而赵二花的两兄弟在第二天天没亮就偷偷收拾行李溜回家去了。

  邓玉芳对李良虎偷自家鸭子的事儿,没得到赔偿很是不满,但到了第二天出门干活时,听到三姑四婆都在讨论李良虎偷鱼和偷鸭的事儿,心里还是一阵快意。

  就算没证据又怎样,有了这次偷鱼事情,大部分人都相信自家的鸭是李良虎偷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