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圭木村二三事 > 第五十三章 是谁偷的钱?
 
  “兰兰平时喜欢吃什么菜呢!”这时罗二妹突然开口问道。

  对于罗二妹的突然发文问,永兰没有表现出一丝诧异,她放下碗筷恭敬道:”谢谢婶的关心,我平时没有什么特别爱吃的“

  ”嗯嗯,我就是随口问问。你快吃别因为我影响了你吃饭“罗二妹觉得她有些不是抬举,但还是热情的招呼着。

  ”对啊兰兰,快吃。“吴娇见状也在一旁帮着说道。

  她知道永兰平时就这样,十足的闷葫芦一个。但罗家的人又不知道,她怕罗二妹心生芥蒂影响以后她们的关系。

  ……

  一顿午饭大家吃出了不同的心态来,李家人有喜悦的有忐忑的还有难过的。这难过的当然要属永兰,高兴的则是李大文。

  李大文对罗二妹表示很满意,不管从相貌,性格上来说比刘银花好太多了。

  罗二妹比较白,性格腼腆还很温柔。她身穿一副白色印花衣裙显得她尤为柔弱,一下子便激起了李大文的保护欲。

  而刘银花粗鄙不堪,晒得黑不溜秋就算了。平时还从不打扮自己,走亲串门这些都是随便套个就衣裙便出门。她那个大嗓门吼起来堪比公鸡打鸣了。

  这有了对比后,李大文对罗二妹越发满意。他脑子里已经在想着把人娶回来后,两夫妻甜蜜幸福小日子了。

  ……

  这方李大文想得美滋滋,而另一个主角罗二花却不是这样想得。她是打心里看不起李大文这样懦弱得男人,看到他就想到自己前夫。

  罗翠花得前夫就是个立不起事儿得,她在婆家被恶婆婆磋磨时,他只会背地里求着自己忍忍,却从不想办法帮忙。

  她罗二妹要是不想被婆家赶回来有的是办法,但是这男人都死了,自己还留在那儿干嘛?这么多年下来她早就受够那个家了。

  虽然自己很看不上李大文,但对他那个家庭还是很满意得。她早就从吴娇那里打听好了,这李大文得弟弟是个能干的,一家人没有分家,他平时很照顾他哥哥。

  而倪春娟又是读两过书的脸皮薄,人也好相处。她嫁来李家沟那么多年从未与谁发生过口角争执。

  罗翠娥就更不用说了,她连刘银花那个粗鄙不堪得人都能忍受十来年,更何况自己呢。总之能嫁去李家自己还是挺满意的。

  ……

  三家人下午聊了会儿后就各自回家了,本来二叔公拉着他们让吃了晚饭再走。但李罗两家觉得太给他们添麻烦,所以就算二叔公再三邀请下还是没有留下来。

  这顿午饭拉进了李罗两家的关系,就在他们准备商讨嫁娶时间时,出事儿了。

  这个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但却关乎着李罗两家闺女的名声。所以他们都没有传出去,只私下理论。

  事情发生在吃完饭的第三天,永桃发现自己存了几年的零花钱不见了。这零花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足足二两银子呢。

  她哭着找二叔公做主,说肯定是被人偷了。但二叔公对于自家人的品性还是相信的,永桃的钱存了那么多年都没有丢,怎么偏偏在李老头和罗永财两家人来过后才丢的。

  所以二叔公觉得肯定是他们其中一家人偷的,他问永桃那天有哪些人进了她房间。永桃只说出两个人的名字

  ”李永兰,潘小荷“

  二叔公听完当场就让大儿子去李家找人,大儿媳妇吴娇去罗家喊人。

  但吴娇却十分为难,扭扭捏捏的不出家门。这两家人都在讨论亲事阶段了,要是把他们叫来对峙这肯定会影响两家感情啊。

  二叔公却不管这些,他一项正直公私分明。这偷窃的事儿都发生在自己家了,他能忍?所以不管吴娇怎么说他都一定要两家人来对峙/

  ……

  对于二叔公派人到两家叫人,他们都感到十分好奇。特别是二叔公点名要叫上永兰和小荷两人。

  蒙在鼓里的大人们是一头雾水,但既然是二叔公吩咐了,也只得放下家里的活计赶过去。

  小荷跟随罗二妹还有罗永财去李家沟的路上脸色白的吓人,罗永财急着赶路没有发觉。但罗二妹作为小荷的娘亲,女儿有情况她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

  但碍于吴娇在一旁她不好发问,只得憋在心里祈求千万别出什么幺蛾子。

  过了不到一刻钟,李罗两家人都到齐了。

  二叔公眯着眼睛打量了会儿在场的人后才缓缓开口道:”既然该到的人都齐了,那我就长话短说。永桃的二两银子零花钱被偷了,而怀疑的对象是永兰荷小荷“

  二叔公的话就像颗炸弹样抛在人群里,炸的人脑袋发懵。

  罗翠娥最先反应过来,她急切的站出来辩解道:”二叔公你看是不是永桃放错地方了,我们家永兰您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她连零嘴都不贪一个,平时有好吃的都给她两个弟弟,她怎么可能会偷东西“

  “对呀二叔公,我家小荷平时一向乖巧听话,怎么也不可能偷钱。您看要不让永桃再找找?万一真的是她放错地方给忘了呢”

  罗翠娥说完罗永财也赶紧辩解道,他小侄女乖巧懂事,一定不会偷东西的。

  因为有罗永财顶着,罗二妹便没有开口辩解。她现在想的确是小荷刚才那苍白的脸,难道钱真的是她偷的?

  知道两家肯定会说这些话,二叔公早已有了对策,便当场反驳道:“永桃一向放把钱在梳妆柜的抽屉里,这些我们都是知道的。她的钱都是我们这些大人给的,我们怎么可能还会偷她的钱。而永桃那些哥哥们时不时的也会给她钱,自然也不会去偷她钱。所以能偷她钱的就只有那天在她屋里呆了许久的永兰荷小荷”

  话说完后院里一片寂静,二叔公说的确实有道理。永桃的钱放了几年都没丢,两家人来坐过一次客后钱就丢了。

  永兰听完后愣了愣神,祸从天上来让她有些懵。但随后她突然转头直勾勾的望向小荷,抬起微颤右手指着她道:“是你!钱是你偷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