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圭木村二三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再去李家沟
 
  “来来来,尝尝我今天网的鲫鱼,可鲜了”

  鲫鱼汤一入碗,穆家像献宝似的赶紧端出去。

  院里邓玉芬穆老二两人早已回来,他们洗干净手,擦完脸上汗水,悠闲的坐橘子树下的石凳上等着。

  鱼塘一上桌,邓玉芬拿起筷子嫌弃的戳了戳道:“不知道你为啥喜欢吃这东西,肉少刺多”

  “嗨!这好歹是孩子的心意,你不吃也别说风凉话不是”

  穆老二知道她是刀子嘴豆腐心,拿起勺子舀了两勺鱼汤送到邓玉芬面前。

  “你嫌弃鲫鱼刺多就别吃鱼肉,多喝点汤,这鲫鱼的营养全在这汤里面了”

  邓玉芬没有拒绝,还知道在孙女面前给自家男人留面子。

  这时大丫端出饭桶来,一家人便围着饭桶挨个添饭。

  ——

  穆念正美滋滋的喝着鱼汤,忽然视线余光瞥到阿黄,它正躺在窝里十分委屈的养望着自己。

  “娘,阿黄的那条小鲫鱼你给了它烤好了吗?”

  大丫嘴里正嚼着着菜,只得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烤好。

  穆念赶紧放下碗筷朝厨房里去。她走到灶前从外面拿出火钳,火钳在灶里的部分慢慢朝外面移。

  “嗯!好香”

  大丫把鲫鱼放到火钳上,然后把火钳伸进灶里,利用木材未燃尽的余温把鲫鱼烤好。

  狗不能吃太盐或者太辣的东西,所以大丫什么都没放,烤出来的鱼也是最原滋原味的。

  淡淡的烤鱼香味充斥着穆念整个鼻腔,她有种倒上酱油蘸着吃的冲动,可是面前这条凶神恶煞的大黄狗让她打消了这个想法。

  “嘿嘿!阿黄你怎么进来了,我刚准备把鱼给你拿出去呢!”

  “汪……”

  阿黄叫了一声,然后狐疑的望着穆念,眼里全是对她的不信任。

  “那个既然你进来了我就不把鱼给你拿出去了,你自己叼着吃吧!”

  说完把鲫鱼往阿黄嘴里一塞,然后像逃似的跑出厨房。

  “太丢人了!”穆念回到石凳上狠狠的刨了两口饭,心里泪流不止。

  刚怎么就馋的连阿黄的鱼都想吃呢,想吃就算了,还被正主阿黄给逮着。

  ——

  “我说你们两母子女怎么还给那死狗单独烤鱼,多浪费啊!吃完给点鱼骨头不就好了嘛!”

  阿黄正叼着烤鱼从厨房里探出狗头,就听见邓玉芬在那儿骂,吓得赶紧把头伸回去。

  它还准备把烤鱼叼进窝里慢慢品尝呢!

  ——

  午饭吃完穆念帮着大丫收拾完厨房后拉着她不放,大丫诡异的看着她说:“啥事求我啊!有事儿就说”

  “嘿嘿!”穆念腼腆一笑,然后低着头抿着嘴巴轻声说:“我明天还想去找兰兰玩儿!”

  大丫:“……这事儿你还是给你奶说吧!毕竟你年纪大了不能再像以前随便乱跑”

  “知道啦娘”

  连大丫都不准自己再去找永兰,更何况是邓玉芬了,没法穆念只得吹头丧脸的回到屋里睡午觉。

  确实她最近讨玩心有点重,特别是家里让她少和杨云熙混后,越发觉得孤独。

  ——

  又过了半个月,穆念再次给大丫说她想去找永兰玩儿,这次大丫终于同意。

  她知道穆念性子跳脱,关她半个月已经是极限了。

  “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

  穆念这次去李家沟没有阿黄跟整个人都轻松不少,但她为了避免上次那种情况,在经过杨云熙家门口那条路时,极为小心,就怕突然从哪儿冒出个杨云熙来。

  但杨云熙已经去镇上几天了,最近生意好,他要帮着他爹打理铺子生意和算账。

  杨家铺子没请账房先生,平时铺子里的账务都是杨玮算的。

  杨云熙满十二岁后他便教他算账,自己也轻松很多。

  他有自己的打算,他与范芳育有两子,大儿子守家业,小儿子奔前程。

  所以杨云熙小时候读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他也没有过多劝道。读书只要明智就行,杨云熙不喜欢读书那就不勉强,只要生意能经营好就行。

  对于杨云景他可严苛很多,但幸好杨云景在读书方面有天赋,脑瓜子也转的快。

  他不指望杨云景以后有多大前途,能考个举人就能光宗耀祖了,他死后也有脸下去见祖宗。

  ——

  “永兰我又来啦!”

  穆念兴冲冲的狗大吼一声,然后极其猥琐的钻进永兰房里。

  她来时见李家院门虚掩,想来李家人都出去务农了。而院门没锁只虚掩,则证明留了人在看家。

  当然这个人不用想也知道是永兰,她十二岁后罗翠娥便不再让她跟着去田里干活。

  原因是想把她晒黑的皮肤养白起来,将来好相看婆家。

  永兰翻年就十四了,不出意外明年就是她就会定亲,满十六岁后便嫁人。

  ——

  “念念你奶没拘着你呀,这大夏天的天天往外面跑,也不怕自己脸蛋儿晒黑。”

  永兰把针别在线筒上,起身走到杂货柜上倒杯粗茶水给她润润喉咙。

  “快喝口茶解解暑,看你这满头大汗的一定又一路跑着来的吧!”

  “嘿嘿”

  穆念接过茶杯一口闷完里面茶水,然后满意的拍拍肚子躺椅子上。

  永兰见她如此粗鲁,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念念你在我面前这样豪放没问题,在别人面前可不许这样啊,不然谁敢娶你”

  “嘿嘿!小妞来给爷笑一个”

  穆念无所谓的邪笑道,她朝永兰挤挤眉头勾勾手指,佯做挑逗样。

  永兰气的走过去一巴掌拍她手臂上:“你还给我玩儿!我是认真的。明年我奶就要给我看人家了,你家里应该也差不多了吧!”

  “哎呀!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穆念用手堵着耳朵直慌脑袋:“兰兰你能不能别给我提什么嫁人啊定亲的事儿啊,我在家里我奶要说,我去吃酒席村里人要问!听的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好好好!我不说还不行吗!”

  永兰只得作罢,她说这些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希望穆念在感情道路上走的顺些。

  现在这世道,谁家不想取个温柔贤淑的儿媳妇,就算穆念是招夫上门,但男的肯定不希望自己娶的是母夜叉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