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圭木村二三事 > 第一百一十九章 拿回钱
 
  “好了张玲,没人打搅你了,可以放心上吊!等你死后我会给生金相看个温柔贤淑的媳妇,保证照顾好你那双儿女”

  “姐你干什么啊!你不帮忙就算了怎么还拦我”

  刘生金挣不开刘银花的手,其实也不是挣不开,而是刘银花站一石头上,他要是用力的话要把人摔地上。

  “呜呜呜……好啊!你们刘家姐弟心狠啊,想让我死了谋夺家产,我才不会死了让你们称心如意呢!”

  见上吊计谋不成,张玲丢掉腰带一把躺地上打滚。

  “媳妇你……你注意点形象!腰带没拴里一都露里衣了”

  没了对方上吊逼迫,刘生金的理智这才慢慢回来。

  “我命好苦啊!呜呜呜,嫁过来伺候一家老小,生儿育女,如今还要被姑子欺负,我命怎么那么苦啊……”

  听着张玲在地上又是嚎又是叫的,刘生金涨红着一张脸不知所措。

  他悻悻的看向刘银花,眼里全是祈求,希望她能想想办法。

  刘银花确实在想办法,要搁在以前她直接抓起张玲头发就两巴掌扇去,只是这次她来特地给刘生金树立了个好姐姐形象,肯定不能再扇大耳刮子。

  过了许久,张玲嗓子都嚎沙哑了,刘银花才想出办法来。

  她在张玲的注视下,拉着刘生金道一旁问:“小弟,你家地契你知道不?”

  “知道啊姐!姐你不会真想让我卖地吧!”

  刘生金吓的赶紧追问,为了区区二两银子就卖地,恐怕他爹都要从九泉之下跳起来揍人。

  ——

  啪……

  刘银花一巴掌拍他背上,埋怨道:“我是那种人嘛!这地是咱们老爹挣了一辈子挣出来的,专门留给子孙的,我怎么会动他留下的东西”

  “那就好那就好”

  刘生金庆幸的拍拍胸脯,要真让他卖地还钱的话,他还不好拒绝,毕竟自家理亏。

  “你们两个唧唧歪哇说啥呢?有本事当面说,别背后埋汰人”

  见他们两姐弟偷偷摸摸说了半天话,张玲忍不住坐起身问道。

  只是她说话声音有些沙哑,看样子是嚎久伤到喉咙。

  “媳妇我们……”

  “我们就说了点家常,你继续嚎,嘿嘿!”

  刘生金差点说露嘴,被刘银花一把打断并接过话去。

  “生金啊你看你媳妇嚎了半天肯定嗓子哑了,你去端碗水来给她润润喉咙”说着转身背对张玲,面朝刘生金炸了眨眼。

  了解她的意思,刘生金赶紧点头答应:“姐我现在就去,媳妇你先靠着桉树歇会儿,我马上回来”说完转身就跑。

  刘生金一走场面有些尴尬,屋后二人相顾无言。

  刘银花自顾自的整理头发,张玲则捡起地上腰带把衣服穿好。待二人整理差不多时,刘生金回来了。

  他右手端着水碗,左手置于身后,慢慢向张玲走去,只是在经过刘银花时有一瞬间停顿。

  “你这是凉白开吗?别随便端碗水缸里水给我喝啊”

  接过水碗的张玲有些嫌弃,但还是小口小口喝起来。

  正当她暗自庆幸躲过一劫时,刘银花缓缓拿出了刘家地契。

  哐当……

  水碗落地磕碰在石头上发出哐当一声,碗里的水瞬间渗入土里消失不见,只留下一团深色土印字。

  “我家地契怎么在你那里?你什么时候拿的,生金你看到了吗?你姐偷我们家地契,快拿回来报官啊!”

  张玲想冲上去拿回地契,可刘银花早有准备不会让她得逞。

  “这地契既然到了我手里,你想拿回去也可以,只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二两银子拿来,地契我双手奉上”

  地契被刘银花高高举国头顶,她大声威胁喊道。看见张玲脸色大变慌张失措时她知道自己赌对了。

  要张玲不受她威胁的话,她只得还回地契。然后就剩下最后一步,以暴制暴。

  ——

  “大姐,这二两银子你拿去,现在可以把地契还回来了吧”

  刘家堂屋里,张玲不舍的拿出二两银子放饭桌上。银子放完后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刘银花手里地契,就差上去抢了。

  刘银花没有立刻把地契还回去,而是拿起饭桌上的椅子掂了掂,然后满意的塞进兜里。

  “大姐,你看……”

  银子都被收了,地契还没拿回来,张玲更加急了,她再次提醒道。

  “哦哦!还有地契啊,你看我这记性”

  刘银花这才缓缓放下手,把地契置于饭桌上。

  地契刚放到桌上,张玲就一个聂步冲上去抢回来。

  她拿回地契后对着那几张纸是又亲又抱的,仿佛它们才是自己儿女一样。但刘家这几块地还真是张玲的心头肉。

  刘生金看到这事儿终于解决,他笑着一张脸对刘银花说:“姐你看这事儿都已经解决,钱也给你了,咱们就当这事儿过去了好行不?”

  “你啊!”刘银花叹了口气摇摇头道:“爹知道你的性格,所以临死时拉着我嘱咐半天,他就怕你管不住自个婆娘惹祸。”

  听到刘银花提去世的爹,刘生金情绪又开始低落:“姐,我对不起你”

  “哎!都成家的人了,有自己难处有啥对不起对的起的。”

  “姐,当初……

  刘生金还要说下去,刘银花捂住他的嘴:“当初的事儿就当他过去了,你现在管好自己家事就行。二妞再怎么说也是你的亲骨肉,你也别把她和大毛区分太过”

  “她个丫头反正都要嫁出去,每天喂饱就行,哪有那么多讲究”

  听到他们还说个不停,刘银花更是把手伸到了娃的教养上,张玲才不干了。

  “哎!随便你吧,钱既然拿到我就走了,你们好自为之”

  “姐你留下吃了晚饭再走吧!”

  刘生金开口挽留,却被张玲从背后狠狠捏了一把。但他忍着痛继续挽留:“姐你就留下来吧!”

  见他脸带痛苦之色,便知张玲又在背后掐人。刘银花笑着道:“不了,我去圭木村把钱还给永兰,然后还要赶回镇上给主家做晚饭呢”

  说完挥挥手向她们道别,经过两个小孩子的房间时她停驻脚步看了几眼,最后离去。

  ——

  停更一段时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