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玄空秘旨 > 第六十四章 群魔伏诛(下)
 
众人又缠斗了约莫一炷香时分,忽而莫流云惊觉背后风声猛劲,一瞥眼竟是一尊硕大的石像被人掷了过来。心中一惊,待石像距自己不过三尺之际,闪身避让,顺势一引又是一掌拍在石像上。那石像被他掌力一推,去势奇急,直向西边十余人撞击过去。

那十余人一声惊呼,其中一人身子蹲下,待石像袭到时双手齐推,大喝一声,也是运功直击过去。他这一推,石像便自西而东转了方向,势道凌厉之极,竟直又向欧阳明月撞去。欧阳明月吃了一惊,挥长剑将围攻的八人稍稍逼开,石像已裹挟着一股劲风飞奔而至。

当即跨步上前,左掌斜拍而出,将石像的轨迹引向了北方。站在北首的几人见了,其中一人也是弯腿站定马步,双掌外翻,要以掌力将其反推出去,撞向皇甫十四。皇甫十四仍是以劈空掌力中的一招“万古长空”拍向石像。几人分站四方,劲力发出虽有先后,力道却几乎不分上下。那石像被几股力道从东南西北一逼,飞到屋子中心落下,砰的一声大响,将一张桌子压得粉碎。

突然间,那老妇人“哈哈哈”仰天大笑,声音中竟充满了邪恶奸诈之意。就是大殿上仅剩的烛火,也不禁被其内力震得闪烁不定,顿时又是扑簌簌的泥沙俱下。昏暗的大厅,摇曳的烛火,奸邪的笑声,让人忍不住一阵阵的发毛。

只听轰隆几声猛响,几个霹雳如闷雷般在几人头顶连续而至。这天地雷震之威,直是让人惊心动魄。饶是那老妇人、钟神风和东方白,也对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吃了一惊。想来是有数块大石,在上面一层滚落,正好砸在这大殿的穹顶之上。

众人一呆,巨石砸下滚落的“轰隆隆”之声仍不时传来。冷如雪心道:“有了。”忽而一阵阴风四起,冷风飒然,大殿中仅剩的烛火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劲风吹灭了。顿时漆黑一片,谁也瞧不见谁。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手足无措,纷纷跃后住手罢斗,嘈杂的大殿顿时鸦雀无声。唯有巨石撞击的隆隆声,犹如闷雷一般在头顶滚落,直有石破天惊之势。大殿之中的上百人尽是武学好手,按理说视觉听觉要比寻常之人更为敏锐。只是大殿之中本来光亮,此时突然漆黑一片,又是一点星光也无,就是武功再高内力再深之人,也已然成了瞎子。

只过得片刻,一人忽而破口大骂:“是哪个龟儿子打灭了烛火?”一人出声,众人顿时纷纷也破口大骂:“王八蛋,快点上烛火。”正惊疑不定间,莫流云忽觉一双软绵绵的小手握住了自己,一转念间立时醒悟,在这双小手的牵引下,悄无声息的滑向右侧石壁,贴墙而立。

这股劲风正是冷若霜和冷如雪掌风所发。冷如雪随手捏了两枚小石子,分别又弹向欧阳明月和皇甫十四。她内力运用得恰到好处,全凭着刚才对欧阳皇甫二人位置的记忆,在黑暗中仍不失了准头。

两枚小石子轻轻撞向二人,二人一怔当即会意。认准小石子的来处,移步换形也到了莫冷三人身旁。二人刚一站定,只觉一股大力无声无息的逼压过来。掌力未至,已是掌风森然,偷袭之人武功颇为了得。

二人各出一掌将那人逼退,莫流云只觉左前方一个模糊的人影,在两股大力的逼压之下竟是纹丝不动,忽而有了计较。他斜挎两步,双掌向那人影猛推出去。他这一推已运上了毕生功力。只听“轰隆隆”一声响,那人影向半空中飞起,直向众人撞去。

众人尚不急反应,只听“啊呀”“妈呀”几声大叫,被那人影撞得滚倒在地,听声音已然受伤不轻。那人影顿时也被跌得粉碎。黑暗中,又是一人大声叫道:“快点火把。”莫流云势如闪电,欧阳皇甫二人也如法炮制,将附近的几尊石雕挥掌击出。只听得轰隆隆一阵大响,伴随着众人“啊呀”“妈呀”的鬼哭狼嚎声,大殿上顿时泥沙巨石滚滚而下,犹如山崩地裂一般。

众人惊呼声中,只听几人同时骇声惊叫:“石门给堵死了!石门给堵死了!”数十人同时伸手去推那大石。但这大石便如一座小山相似,虽然数十人一齐使力,却哪里推得动分毫?又有人叫道:“咱们都会死在这里,咱们都会死在这里。我不要死在这里,我不要死在这里!”声音中已然带上哭腔。另一人大骂道:“放你娘的臭狗屁。谁说咱们都要死在这里了?”说这话之人,定是守陵八·老中的老大了。

此时,大殿上人人自危,顿时陷入慌乱中。忽而两人同时“啊呀”一声大叫,一人道:“是谁偷袭老…”“子”字尚未出口已然倒地不起,一命呜呼。跟着又是几人“啊啊”大叫,见了阎王。

大殿中的近百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一呆,片刻间又炸开了锅,大叫大嚷起来。人声鼎沸,叫嚷些什么倒是听不清楚。近百人刀剑急舞,乱走狂窜,以求自保。大殿中顿时又是尘土飞扬,满洞尘土,只觉到处都是人影,只瞧不清楚谁是敌人谁是同门,唯有挥刀剑乱砍一通,以求自保。

当下,冷如雪在前,冷若霜牵了莫流云,莫流云牵了欧阳明月,欧阳明月又牵了皇甫十四,四人正摸索着向进入大殿的甬道口摸去。只跨出两步,黑暗中又是七八人急冲过来,阻住了去路。这时洞中已然乱极,诸人都如失心疯一般毫无理智,没头苍蝇般瞎窜。有的挥剑狂砍,有的捶胸大叫,有的相互扭打,有的在地上爬来爬去。

莫流云突然小腿一痛,竟给一人张口咬住。他又惊又怒,眼见众人皆如疯了一般,挥剑将咬住他小腿那人拦腰斩断,抬起一脚将其踢向半空,心道:“今日局面已然有死无生,天幸是和冷姑娘死在一起。”念及此节,心下不惧反喜,用力握了握冷若霜小手。冷若霜也报以回应,仍是牵着几人向洞口处摸将过去。

走出数步,斜刺里又有几人奔将过来,五人拳掌齐施,将那几人拍了出去。饶是如此,莫流云和欧阳明月也被其中三人撞得跌出两步,转了半个圈子撞在石壁上,只觉胳膊小腿和膝盖处一阵剧痛。几人重又调整,慢慢前行。此时大殿中,耳中所闻尽是呼喝哭叫声,刀剑挥舞碰撞声。

众人身处黑暗,心情惶急,大都已如半疯,人人危惧,便均舞动兵刃,以求自保。有些老成持重或定力极高之人,原可镇静应变,但旁人兵刃乱挥,大殿中又挤了这许多人,黑暗中又无可闪避,除了也舞动兵刃护身之外,更无他法。但听得兵刃碰撞,惨呼大叫之声不绝,跟着有人呻吟咒骂,自是发自伤者之口。

莫流云耳听得身周都是兵刃劈风之声,五人武功虽高,但每一瞬间都有可能,会被不知从哪里砍来的刀剑所伤。他心念一动,立即挥动长剑,护住上盘,一步一步的挨向石壁。只要碰到了石壁,靠壁而行,便可避去许多危险。

欧阳明月和皇甫十四也是各自挥剑挡开随时砍来的兵刃。从站立处走向甬道口,相距虽只数丈,可是刀如林,剑如雨,当真是寸寸凶险,步步惊魂。几人忽觉风声劲急,有人挥舞兵刃,疾冲过来。

莫流云一剑刺出,那人尚来不及发出一声呻吟,已然一命呜呼。忽而一人大声叫道:“门主饶命啊,饶命啊门主。”只听那老妇人阴森森的说道:“亏你还有脸叫我门主?就凭你竟然也敢趁机打玄空秘旨的主意?我门下岂容得你这叛徒?”

顿了一顿又道:“姓赵的小子,别以为你平日里的小算盘,婆婆我不知道。哼!现在婆婆就要清理门户。”话音刚落,那呼救之人一声闷声,身子已飞向半空,跟着“砰”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想来是被那老妪一掌打向半空,眼见是活不成了。

那老妪嘿嘿一笑,笑声中充满了阴森森的寒意,就像是黑暗中的恶鬼,又像是地狱中的冤魂,让人不寒而栗。忽而她一声闷哼,笑声戛然而止,显是中招。不过片刻间,笑声又起,道:“好小子,姥姥今天就要大开杀戒,谁也别想活着出去。”

话音未落,已跃入人群,东一拳西一掌南一脚北一腿,每出一招便有一人丧命,一时间人人自危。忽而有人发一声喊:“兄弟们,咱们齐上啊,与这老贼婆拼了。否则,今日之事她决不能放过咱们。”听声音,说话的俨然是东方白。

霎时间,数十人听音辨位,向那老妇人蜂拥而去。数十年的积怨,顿时如洪水般滔滔而至,拳脚齐施向那老妇人身上不断招呼。莫流云只觉冷若霜的小手微微发抖,止步不前。似乎听到这许多人在围攻姥姥而为其担心。

莫流云悄声道:“她一心只想着光复无极门做皇帝,为此不惜杀了你的小弟小妹,倘若咱们不听她话,她迟早也会杀了咱们。更何况,她武功如此之高,这些人多半不是敌手。”忽觉手背上一凉,跟着又是两下,似有水珠打在手上,知道是冷若霜的泪水。

他自同冷若霜行走江湖以来,又几时见她哭过,顿时心如刀绞,刹那间又生出万丈豪情,突然胸口一热,脱口而出道:“我去救姥姥。”这就要挣脱冷若霜紧紧握着的小手。只觉手上一紧,显是冷若霜用力握住了他手。

欧阳明月惊道:“你疯了?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莫流云尚未出口,只觉冷若霜已转过身去,拉着自己又向甬道口摸去。黑暗中,冷如雪低声道:“是了,就是这里了。”转头向几人说道:“洞口便在这石壁上,距地面约莫四丈高。”说话间跃了上去,向冷若霜一招手道:“快上来。”

冷若霜转头却道:“欧阳皇甫,你二人先走,咱们这就上来。”欧阳皇甫推脱不上,莫流云也连连催促,二人这才跃了上去。莫流云又道:“霜儿,你先上。”他既想,那老巫婆虽六亲不认,但毕竟还是冷姑娘的姥姥。老巫婆虽无情,冷姑娘却绝非无义之人。此时既能舍弃了姥姥而救自己,心下如何能不感激。感激之中又含着些许的甜蜜与温馨,但想就算是立时死在这里又何妨。

冷若霜摇头道:“不行,你先上。”莫流云道:“你不上,我这就去救姥姥。”说着转身便走。冷若霜一把将他拉住,道:“你不要命了么?比起姥姥,你更加重要。”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已是声如蚊呐,满面通红。好在人声嘈杂,漆黑一片,莫流云于他话语和面上神色,毫无察觉。

只运内力伸手在她腋下一脱,低声道:“上去!”哪知冷若霜上跃的同时,也伸手拉住了他手臂,莫流云只得跟着上跃。二人还不及站稳身子,突然间背后“嘿嘿”一声冷笑,跟着风动劲到,一人挥掌向他二人背心拍落,道:“要走一块走,否则咱们就一块死在这里。”

那人掌力好不雄浑,听声音俨然便是东方白。莫流云和冷若霜更不回头,各自反手一掌,冷如雪更是听音辩位,一指戳出,一上手便是大迦叶指法的功夫。只听“啪”的一声,跟着便是轰隆隆一阵大响。

那人向后倒跃飞出。生死关头,出手岂能容情。莫流云道:“带你走?想得美!”谁知那人虽半空中向后跃开,手臂一长便拉住了莫流云右臂。莫流云一个站立不稳,又摔将下去。足底一软,竟踏在一人身上,跟着风声劲急,地下一柄兵刃撩将上来。总算他内力深厚,虽然看不到却也能及时察觉。左足一使劲,倒跃退回石壁处,寻思:“地下躺满了人,有的受伤未死,可是危险的很呐。”便在此时,只觉右首似有兵刃砍来,黑暗中忽的往地下一扑,当的一声响,一柄单刀砍上石壁。 听音辨形,莫流云挥剑将那人双足斩断。那人“啊呀”一声怪叫仰身便倒,手中单刀不偏不倚向莫流云小腹刺来。莫流云黑暗中瞧不清楚,忙使一招“鱼跃龙门”避了开去。只听冷若霜在上,不停的低声呼叫,满是紧张担心之情。

莫流云双足一点,又窜了上去,便在此时风声劲急,两人分从左右跃起夹击,欧阳皇甫二人出剑挡刺,铮铮两声,四剑在空中相交。欧阳明月和皇甫十四俱是右臂一酸,长剑险些脱手,知道来袭的便是东方白和钟神风本人。

莫流云一声闷声,肩头中剑,身子一晃。冷若霜冷如雪分在左右,忙运力拉住他。刹那间,东方白和钟神风又是高高跃起,又再攻来。莫流云反手便刺,双剑一交,那人长剑变招快极,顺着剑锋直削下来,莫流云知道对手定是东方白或钟神风之一,不及挡架,百忙中头一低,俯身让过,只觉冷风飒然。

那人又是一剑削向冷若霜。他身在半空,凭着一跃之势竟然连变三招,这剑法实是凌厉无比。冷如雪又是一指戳出,“当啷”一声竟是打在那人剑身之上。莫流云生怕他伤到冷若霜,搂着她向洞内一窜,靠向石壁,挥剑乱舞抵挡。

东方白挺剑而进,又是“当”的一声响,长剑相交,竟碰撞出一丝火星。莫流云身子一震,只觉有股大力从长剑中传了过来,不由得气血一阵翻涌。那火星虽一闪而逝,但欧阳皇甫早已瞧清楚那人所在,二人长剑微动,向东方白咽喉挑去。

正如几人所料,这偷袭的二人,正是东方白与钟神风。原来二人见近百人上前围斗那老妪,便悄无声息的退开,想要坐山观虎斗。待众人筋疲力竭,消耗了那老妪的大半气力时,再上前夹击,行渔翁得利之事。黑暗中,二人察觉莫流云一行人正自逃走。东方白自然是想要跟随四人逃走,钟神风却是要拿回玄空秘旨的练功法门,这才上前拦截。

东方白虽身在半空,见欧阳皇甫二人长剑刺来,仍是奇速应变,向后倒纵了出去。却仍是慢了一步,欧阳皇甫二人的长剑早已刺中了他咽喉。只因二人出剑太快,东方白口中仍是大声咒骂了一句,这才仰身便倒。原来,欧阳皇甫二人早已伏在洞口,只等他再次高高跃起,便突施冷剑。就算东方白武功再高,也决计逃脱不掉。

便在此时,钟神风又是高高跃起,二人如法炮制不料他早有了防备,挥剑将二人的长剑挡开,如此一来却是整个下盘都暴露出来。只听“嗤嗤”两声疾响,冷若霜冷如雪已是戳中那人小腹,顿时鲜血狂喷。他一声闷哼,便摔了下去。就算不死,也必然受伤极重。

恰在此时,四人只觉轰隆隆巨石滚动之声不绝于耳,地动山摇四人竟是站立不稳,灰尘砂砾扑簌簌不断落下。冷若霜急道:“快走。”凭着聪明才智,硬是将几人走过的迷宫般的甬道强记心中。

身后大石泥沙不断落下,五人唯有拼命狂奔。不一会便上到了第二层。莫流云双掌齐推那棺盖,又将石棺盖了个严严实实。冷如雪连连催促道:“快走。”话声未落,穹顶上的大石不断砸下。

几人拼尽全力到了最上一层。片刻间,眼前出现了一丝微光。这一丝微光虽甚是微弱,但在这黑漆一团的山洞之中,便如是天际现出一颗明星般,甚是光亮。五人不约而同一声欢呼。忽而,莫流云想起了什么事情,大声叫道:“你们先走,我去去就回。”

不等四人答话,转身又向甬道内奔去。冷若霜只急得直跺脚,一声怒喝:“快回来。”欧阳明月伸手一推,道:“皇甫兄,快带两位姑娘先走。我回去把莫老弟带回来。”说着转身去了。

饶是冷如雪武功极高,想要抓住二人也是不及。冷若霜心乱如麻,只气的一拳打向石壁,手上顿时鲜血直流。被皇甫十四伸手一拉,便不由自主向那一丝光亮之处奔去。三人刚一跃上地面,便觉地动山摇,竟站立不稳。片刻间,山上巨石不断滚落砸下,瞬间整座大山已是崩塌陷落,直是惊心动魄,让人惊恐不已。三人忙跃上左近的两株前年大树,才避开了滚滚而来的大石。不过片刻间又恢复了宁静,整座大山都已塌陷,到处都是尘土弥漫。

冷若霜再也忍不住,忙跃下地来,望着被尘土巨石掩埋的洞口,眼泪簌簌而落,失声尖叫:“莫流云,你在哪里?你在哪里?你骗我,你骗我。”双手不断挖着洞口的泥土石屑,又是大叫:“莫流云,你这个大骗子。你究竟在哪里?”豆大的泪珠,不住滚落。皇甫十四和冷如雪望着整个陷落的大山,想到莫流云和欧阳明月葬身此地,也不禁泪如雨下。

忽而,冷若霜见一处黄土堆,微微耸动,心中一阵激动,双手更加用力挖着。皇甫十四和冷如雪见了大喜,忙过去相助。三人挖了一会,黄土堆又是耸动不止,跟着两条人影破土而出,正是莫流云和欧阳明月。

冷若霜喜极又泣。皇甫十四双足一软,坐倒在地。冷如雪也止了泪水,笑嘻嘻的瞧着二人。冷若霜奔将过去,双手不住捶打着莫流云胸口,莫流云伸手将她搂在怀里,只笑嘻嘻的瞧着她。见她面上几行清泪,忍不住轻吻她面额。冷若霜亦不闪避,让他搂抱着。忽而一声娇嗔,道:“我还以为…我还以为…”说着眼泪又簌簌而下。

莫流云只把她抱得更紧了,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冷若霜这才想起欧阳皇甫二人,就是大姐也在一旁。身子一挣,便欲脱开他的怀抱。莫流云微微一笑,道:“霜儿,你瞧这是什么?”

冷若霜见他左臂抱了个古琴。那琴古色古香,雕龙画凤,显然是一件难得的宝物。皇甫十四道:“莫老弟,你拼着性命不要,就是为了这把古琴?”冷若霜也是啐了他一口,道:“以后不许你这样。”忽而脸色微红,道:“在霜…霜儿心中,只有你才是最重要的。”她说话之声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已是细不可闻,红光满面甚是娇羞。

莫流云哈哈一笑,只觉阳光耀眼,原来在山洞中出死入生般恶斗良久,不觉时刻已过,天早已亮了。一口新鲜空气吸入胸中,当真说不出的舒畅无比。向欧阳皇甫二人道:“二位,咱们今日也算是大功告成。不知二位以后有何打算?”

皇甫十四道:“我离开自己的国家有一段时间了,我想回去看看师傅。”欧阳明月道:“我也正想回去瞧瞧师傅。”顿了一顿又道:“不过,咱们走之前,还是要先去华山,将从皇帝老儿那里偷来的玉液琼浆先去喝了,顺便…嘿嘿…再向二人讨杯喜酒来喝。”

转头又向皇甫十四道:“皇甫兄意下如何?”皇甫十四哈哈一笑,道:“正有此意。”冷若霜脸色微红,啐了二人一口,挣开莫流云走到大姐身旁,携了她手臂显得甚是亲昵。这才说道:“欧阳明月,你先别高兴的太早。华山上还有人在等着你呢。”

欧阳明月一怔,拉了皇甫十四一纵身便跃了开去。莫流云一怔,大叫道:“二位要去哪里?”欧阳明月道:“去寻一件宝贝送给二位做个新婚贺礼!”话声未落,二人已去的远了。莫流云和冷若霜冷如雪哈哈一笑,回头望望陷落的乾陵,心下思绪万千。良久,这才携手转身回华山去。这正是“功德圆满在此间,群魔伏诛有金莲。佳朋若问何处去,美人遥指华山巅。”

常言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正如《金刚经》中所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什么帝王将相,什么千古霸业,什么功名利禄,什么荣华富贵,不过黄粱一梦,过眼成空。百年之后,一切的一切,终将化作一方青冢,一抔黄土,世间又有几人能看得明白,瞧得清楚呢?

(全书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