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从女装开始修仙 > 第二十二章 误会误会
 
  “你能先把手拿开么?”

  “哦,好的。你的?”

  “哦,对不住。”

  ……

  僵,桶中的两人都很僵;静,桶里桶外都挺静;冷,无论是水还是身体都有些冷。

  可是两人的内心却是截然相反,挠,嚣,燥。

  叶小墨的男子身份,他想过可能会被女魔头发现,想过可能被大师姐发现,也想过可能被其他师姐发现,却不想到头来,被一个山下的普通人发现了,而且两人相处时间才一天!

  完了,一切都完了。

  陈以沫感觉自己的脑袋瓜里进了浆糊,黏黏稠稠的,什么问题也思考不起来,感觉小腿蹲着有些麻了,但是她不想动,她只想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女,不,是少年。细腻白皙的皮肤,双眉如裁剪,长睫毛下的一双眼眸宛若星辰,额上的水珠划过他高洁的鼻梁,又附着在那动人的嘴唇上,这么好看的一个人儿怎么会是一个男子。我的手……真的……哎呀!

  浆糊,白茫茫一片。

  死不死的出去再说!叶小墨有些受不了这气氛!

  叶小墨探出身往外瞧了一眼,然后便迅速收了回来,白花花的,不忍直视!

  “我们走,他们睡着了。”

  “怎么走啊,会有水声。”

  “交给我!”叶小墨运转灵力,掌间灵力吞吐,一压一抬间,浴桶内的水缓缓浮空,直至水桶上方三尺处。

  陈以沫呆呆的仰头望着这一切。

  她觉得她还能再承受些变故,这不,她连一声仙术都没喊出来!

  叶小墨轻轻跳出浴桶,回头望了一眼,见其还在发呆,便将她抱了出来,又拽着木头人似的她到了窗口,轻轻打开窗,将她送了出去,然后回头望了眼屋内情形,便将那摊水移到了床的正上方。

  叶小墨点点头,便跳出了窗外,关上窗带着陈以沫离开了摘花楼。

  他们离去不久,后院中走出位锦衣女子,生的甚是贵气,是四师姐陈慧芝。

  自叶小墨出了客栈,她便一路跟随。

  当真她那么放心那丫头?万一出个意外,估计她得提头去见她师父。这帮黑衣人的行踪她早就了如指掌,包括那青衣男子的修为,固元境初期罢了,正好当做小师妹的磨刀石。

  只不过她倒是未想到,她小师妹年纪轻轻却鸡贼的很,遇事不妙就果断跑路,一点硬拼的意思都不见,也不知是说她胆小好呢还是谨慎好。

  不过这样一来就有点可惜了。

  若是她小师妹选择硬拼,在她护道之下,性命自当无忧,战后修为定当会再上一个台阶,说不定借此良机一举晋升筑基境或者固元境,都是有可能的。

  那时,小师妹才是真正不可多得的天纵之才,还会是凤来宫有史以来晋升筑基境最快之人。

  四师姐柳眉轻挑,感应到屋内的些许灵力波动。

  顽皮!

  只是你们什么地方不好躲,非要挑这青楼躲,真是……

  她都没眼看!

  ————

  叶小墨撕了片衣角,给自己的大腿简单的包扎了下,反正本来就是皮外伤罢了。

  走在偶有行人经过的大街上,看着大多已经打烊的店铺,叶小墨的心情有些烦躁,又有些无可奈何。

  所以总是走一会儿,就发呆片刻,再走一会儿,又发呆片刻。

  “嗯……,小墨前辈,你怎么了?”陈以沫跟在他身后,也不敢大声说话,知道怕是自己撞破了他男子的身份,现在正心烦。

  她,也不知道这小墨前辈是有……这方面的癖好,还是另有原因,她也不敢问。

  一听后面那女扮男装的假小子说话,叶小墨就一肚子气,你说你今天不跟出来不就没这事儿了?跟就跟了吧,还乱摸!

  要不是看在她是他债主,又是个女子,还被他摸了胸的份上,他一定会锤得她哥哥都认不出她。

  唉,没力气理她,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想对策。

  陈以沫见其未理她,又小声说道:“之前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是……,总之是我不好,下次我一定改!”

  还下次?咋地,摸上瘾了?叶小墨在前面翻了个白眼。

  陈以沫接着小心道:“你,你……不是也摸了我么……大家算是扯平了好不好?”说着说着,声音轻如细蚊。

  叶小墨终于忍不了了,回头就冲她大声道:“怪我咯!还不是你自己……唉唉唉,算了,我懒得跟你啰嗦。反正,下次注意点,别动不动就多管闲事!”

  说完叶小墨就反应过来,立马甩了自己一巴掌。我呸你个下次,还下次!等死吧你!

  接着他又转过身,继续耷拉着脑袋。

  至于威胁,甚至是杀人灭口这种事他是做不出来的,想都不敢想,哪怕想一丢丢都觉得侮辱了自己大侠的威名!

  “小墨前辈,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但是我想前辈一定有前辈的理由,你相信我,今晚的事我谁都不说,即便是哥哥我都不会说。”陈以沫追上叶小墨,语气坚定。

  “哦?当真?”叶小墨抬头瞅了瞅这假小子:“这么好?也不问为什么?”

  “当真!不问!要不我发誓,我陈以沫……”陈以沫立马举起右手准备对天发誓。

  “行行行,我信我信,你别发誓了。”叶小墨终于恢复了些心情。

  转念一想,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或者说……要求?”

  陈以沫犹豫片刻道:“有是有,不过……,哦对了,我不是因为此事要威胁小墨前辈的,我只是有些期望,嗯,愿望罢了。”

  叶小墨眨了眨眼,莫不是觊觎我的美貌,想……

  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说说看,我尽量……满足你,不过,别过分。”

  “不过分不过分,小墨前辈,我之前不是说要想跟你亲近亲近嘛,其实我是想……”

  果然!

  “你还说你……”“我就是想拜你为师,学武艺!”

  “呃?”叶小墨摸了摸脸,感觉有些火辣辣的疼。

  “怎么了,我这愿望过分了么?小墨前辈,要不就算……”

  “过分?谁说的?谁说我锤死谁!”叶小墨抹了把汗:“这种要求你怎么不早说!”

  “我……我想说来着,这不是还没说出口么,就被打断了……两次呢。”陈以沫捏着衣角低头说道。

  “咳,咳!哈哈哈,误会误会!以沫啊,我见你骨骼清奇,颇具灵性,想必是个不可多得的修道胚子,来来来,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修道?包在你身上?你不收我为徒?”

  “嗯,修道的事先不忙说,至于我为什么不收你为徒,当然是因为我自己还是个半吊子啦,哪里懂得教人修炼,所以我打算去求四师姐收你为徒,我四师姐可是我们凤来宫宫主的嫡传弟子,可厉害啦!嗯,虽然我也没见过有多厉害,但是,肯定很厉害的!”

  “修……炼?仙术?你们是仙人?凤来宫?那是什么地方?”

  两人絮絮叨叨絮絮叨叨,一路像是有讲不完的话……

  不过,叶小墨倒是对这面前的假小子,越瞧越顺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