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迎天书院 > 大魏读书人 > 番外:成圣【一万五千字免费】
 
  大夜。

  天穹无一丝星光。

  尘界。

  当许清宵的声音响起之后,世人皆然安静。

  下一刻。

  整个尘界无有安宁。

  最先震撼的,是大魏王朝。

  皇宫内。。

  季灵消瘦许多,虽依旧是世间极致之美,但眼神当中的憔悴,无法遮掩。

  一位帝王,理论上不应当如此。

  可,这些日子来,她受到的内心煎熬太多太多了。

  她自幼懂事开始,父亲便离开,朝堂动荡,自己如履冰薄,她没有值得信任的人。

  直到许清宵的出现。

  这些日子来,她忘不掉第一次与许清宵见面,也忘不掉许清宵在朝堂之上,请来圣意。

  这一幕幕,在脑海当中,挥之不去。

  直到现在,许清宵离开,无声无息的离开,给自己留下的只是一些策论。

  这些日子,她盼望着,盼望着许清宵能够回来,带着光归来。

  但未曾想到的是。

  听到了她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吾为许清宵,今日愿将亚圣之力,文宫才气,散于天地之间,为世间读书人,开辟成圣之道。”

  “愿五百年后,双圣临世。”

  充满坚定的声音,带着无情,也带着坚决。

  当声音响起,季灵便知道, 许清宵最终还是难以力挽狂澜。

  他终究是倒下来了。

  在浩瀚的天命面前,他没有继续创造奇迹。

  痛。

  太痛了。

  这一刻, 季灵心脏如刀割一般, 她哭不出来, 这些日子,她不知道落了多少次眼泪。

  她捂住自己的心脏, 弯着腰,难受到窒息。

  许清宵身怀一半的国运,当许清宵陨落之时, 她感受得到。

  她知道,许清宵死了。

  真正的逝去了。

  呜咽之声响起,养心殿内,女帝放声痛哭,这些日子, 她始终担心这一天会到来。

  当这一日真正到来时, 她接受不了。

  京都内。

  吏部当中, 陈正儒望着天穹, 无有星辰,许清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他已年迈,见过无数大风大浪,可这一刻,他忍不住落下两行清泪。

  桌前。

  他提笔, 缓缓落下两字。

  万古。

  同样的,刑部尚书张靖,户部尚书顾言,礼部尚书王新志, 等等等等, 国公王侯大街上,也传来诸多悲哭之声。

  许清宵临死之前, 还为天地苍生做打算, 散去自身才气,反哺于天地之中, 这等气魄,当为万古。

  很快,许清宵陨落的消息,传遍了整个京都。

  百姓们未曾想到, 许清宵竟会突然陨落,一时之间, 根本无法接受。

  很快,有人将许清宵的功绩说出。

  他修行异术,担心自身成为妖魔,于方才自绝。

  没有说的十分详细,但大致意思是这样的。

  一时之间,百姓们震撼。

  这一刻,许清宵所作所为,不弱于任何圣人。

  牺牲自我,来换取天地的宁静。

  这不是圣人,这是什么?

  哭声自大魏京都响起,自许清宵入京之后,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百姓,他的立场,就是百姓。

  不畏强权,不惧妖魔,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许清宵做到了他应当做的事情。

  消息很快蔓延。

  中洲境内。

  突邪王朝与初元王朝也得知了这个消息。

  只不过,两朝大帝已经毫无争斗之心。

  但听闻许清宵所作所为后,两位大帝也沉默了。

  是敬佩。

  但并不会影响他们什么。

  一声万古之才,也算是给予许清宵最高评价,但其他却没有什么了。

  西洲。

  慧觉听到许清宵之言后,不由双手合十,口中诵念佛号。

  “世尊,以自身入地狱,还世人极乐,此乃上境。”

  慧觉开口,他眼神当中除了敬佩之外,剩余的便是迷茫,因为他明白,自己这一生,都无法超越许清宵。

  并非是他畏死,而是许清宵的大无畏。

  东洲,南洲,北洲,皆然震撼。

  许清宵这个名字,如同一座神山一般,压着五洲沉默。

  大魏王朝,一个岌岌可危的王朝,在风雨摇摆当中,被一个人给撑起来了。

  这个人就是许清宵。

  难以言说许清宵的功绩,因为他每一件事情,都是常人所不能及的。

  但就是这么一个无与伦比的人,今日陨落了。

  人们不可置信。

  但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许清宵自散才气,这就注定许清宵必然陨落。

  否则,无缘无故散去才气做什么?

  大魏王朝。

  平安县内。

  吴铭背起了许清宵,他身子还有一丝余温。

  他已年迈,许清宵是他的弟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自古以来都是令人心酸的事情。

  吴铭落着泪。

  他是大魏一品,即便是粉身碎骨,他也不会落泪。

  但此时此刻,他忍不住痛哭。

  可他还是要将许清宵背去魔域,让仙尸镇压他的尸体,免得孕育出妖魔。

  只是,吴铭很快便发现,许清宵手中有东西。

  展开许清宵的手,是一张纸条。

  让自己将遗体送到京都,让女帝最后看一眼,然后再送往魔域之中。

  终究还是不舍。

  吴铭深深地吸了口气。

  他没有说话,而是带着许清宵的尸体,朝着大魏京都走去。

  一路上,他沉默不语,他步伐不算很快,仿佛是想让许清宵多看看这山河。

  可是,他明白,许清宵彻底泯灭了生机。

  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转眼之间。

  太阳升空。

  无论是谁逝去,太阳依旧照常升起。

  京都外。

  吴铭背着许清宵的遗体出现,他一步一步走进京都内。

  一开始,有人好奇,毕竟一个老人背着一个年轻人,这画面有些古怪。

  可当人们发现,老者背上的人,是许清宵后,一时之间,无数哭声响起。

  所有百姓都跪下来了。

  他们失声痛哭,望着许清宵,哭喊着上苍不公,哭喊着许清宵命运多舛。

  京城内,许多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人们自觉而来,跪拜在两旁,恭送着许清宵最后一程。

  刹那间。

  一束束光芒,没入了许清宵体内。

  这是民意。

  浩瀚无比的民意。

  自京都沸腾,如霞光万丈一般。

  人们惊愕,认为是神迹,以为许清宵会因此复活。

  但奇迹终究是没有出现。

  任凭这些光芒如何没入许清宵体内。

  他依旧没有复活。

  最终,吴铭来到了皇城之外。

  而女帝,早已在皇宫外等待。

  她已满脸泪痕,身为帝王,她不该如此,可注视着远处,她无法制止自己的痛苦。

  百官都出现了。

  陈正儒,张靖,顾言......

  他们望着这一切。

  沉默不语。

  有人落泪。

  也有人叹息。

  百姓们跪在两旁,哭喊着许清宵的名字。

  这些年来,许清宵为大魏做的事情,他们历历在目。

  但没想到的是,许清宵最终是这样的下场。

  有人哭着,询问老天爷。

  为何好人总是这样的下场。

  这一日。

  哭声响彻在整个大魏京都。

  所有百姓都来了,或许是有感染力一般,也或许是百姓们的确伤心。

  他们齐齐出现。

  里里外外,不知道围了多少人。

  人们自发跪在地上,让孩童们叩首,最后再见一见许清宵。

  大道上。

  吴铭背负着许清宵,他弯着身子。

  他是一品。

  大魏的一品。

  没有人能让他弯下腰来,可他背的人,却可以让他弯着腰。

  一个个人出现。

  是许清宵的朋友,或许不是那么熟,可他们敬佩许清宵。

  朝着许清宵深深一拜。

  读书人们也齐齐出现。

  他们并非是守仁学堂的学生,可依旧敬佩许清宵。

  这一日。

  京都再一次因为许清宵沸腾。

  只不过,这一次显得格外的悲伤。

  到最后。

  吴铭来到了女帝面前。

  他微微侧头,缓缓开口道。

  “守仁,到家了。”

  声音响起。

  不是很大。

  却让诸多人落泪。

  “陛下。”

  “守仁希望您不要怪罪他。”

  “很多事情,已经不是他可以抉择的。”

  “他累了,是要好好休息了。”

  吴铭出声,他不知道用什么言语去安慰女帝,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女帝宽心。

  但这番话,让季灵更加的伤心欲绝。

  她已哭不出声来。

  她的泪水,已经没了。

  这些日子来,日日夜夜,没有一日她不落泪。

  到了这个时候。

  她的心,已经彻底碎了。

  “朕为大魏女帝,今日追封许守仁,为大魏第一忠烈,塑雕像三千,立于大魏各县,朕令,凡我大魏子民,加冠之时,需三叩九拜,凡我大魏读书人,见守仁雕塑时,行圣人之礼。”

  “此法,入祖制。”

  这一刻。

  季灵的声音响起。

  她追封许清宵。

  甚至将这个列为祖制。

  意味着后代皇帝,都不能更改。

  这是至高无上的荣耀。

  但.......

  一切都是虚的。

  很快。

  有人搬来了龙辇,吴铭将许清宵缓缓放在龙辇内。

  此时此刻,王新志的声音响起。

  “陛下。”

  “王爷为国捐躯,乃千古第一忠烈,又身为亚圣,臣认为,应当将王爷之体,放入通幽宫内,让天下百姓与天下的读书人,前来祭拜。”

  王新志跪在季灵面前,他落着泪,心中纵然有万般难受,也要说出这话。

  许清宵已经死了。

  后事需要操办,一来是让许清宵风风光光的离开,二来也是让天下人看到。

  国之大,不可失礼。

  “准。”

  季灵出声,她答应下来,但说完此话,她有些摇晃,太过于虚弱,两旁的侍女立刻搀扶住女帝。

  龙辇上。

  众人为许清宵抬棺,六部尚书,甚至是几位已经年迈的国公也走了过来。

  他们将许清宵的遗体,抬至通幽殿内。

  而后,礼部拟旨,由吏部陈正儒批字。

  向天下人公布了许清宵的事情。

  许清宵为国捐躯,避免更多的灾难降临,将自身才气散于天地之间,只求五百年后,天地之间,诞生两位圣人。

  这般的壮举,实实在在震惊了世人。

  这一日。

  大魏百姓哭的不像话,家家户户都摆放了香炉,祭拜着许清宵。

  尤其是南豫府,上上下下更是自发募捐,让人前往大魏京都,前去祭拜。

  依旧是夜。

  通幽殿内。

  许清宵的遗体,摆放在龙辇上。

  大殿当中,只有女帝一人的身影。

  她望着许清宵。

  眼神当中既是回忆,也是一种懊悔。

  她与许清宵,相识不过两三年,但对她来说,许清宵的意义不同其他人。

  满朝文武,他们为的是天下社稷。

  许清宵是自己的臣子,但更多的时候,也是朋友。

  是她唯一的朋友。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对许清宵产生了一种情愫,这种情愫被皇权阻挡。

  她是女帝,大魏的皇帝。

  即便是对谁产生好感,也不能说出。

  也正是因为这种原因,她始终没有说出自己的心声。

  到最后,国家安稳了,但自己却来不及与许清宵道出心声。

  大殿内。

  季灵没有哭了。

  她只是静静看着。

  如此,转眼过去了三天。

  整个大魏京都,不知道来了多少人,来自五湖四海的百姓,甚至有他国百姓,过来瞻仰许清宵一眼。

  还有大量读书人,因京都实在是人满为患,故此他们在京都之外设祭。

  海量的民意,涌入大魏皇宫,没入许清宵的体内。

  可这般做法,意义不大。

  许清宵已经死去了,给予再多的民意,也没有任何作用。

  一连三天。

  季灵都守在许清宵身旁。

  对于季灵来说,她甘愿在这里等待一个月。

  可她终究是大魏的女帝。

  未时。

  陈正儒在外,他的声音带着一些平静。

  “陛下。”

  “逝者已去,大魏失去了平乱王,这是国之伤痛,可大魏还需要您来主持。”

  “一连三日,朝政之事,不可耽误,王爷若是在世,也不希望看到陛下如此伤心。”

  这是陈正儒想了许久的措词。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女帝伤心,这是正常的。

  如若换做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在这里静守,但唯独季灵不可以。

  她是大魏女帝。

  坐上了这个位置,她便要承受常人不可承受之痛苦。

  陈正儒的声音响起。

  大殿内。

  季灵沉默。

  她想要发出几句质问之声,又想道出一些自己的心酸。

  可最终。

  季灵起身了。

  她面无表情,从殿内走出来。

  阳光沐浴在她身上,并没有温和,反而是莫名的不适。

  她沉默。

  望着殿外。

  缓缓朝着大殿走去。

  “陛下,有些王爷的故人,想要来见一见王爷。”

  陈正儒开口,说出这件事情。

  “准。”

  季灵淡淡回答。

  而后,便缓缓离开。

  待女帝走后,陈正儒叹了口气,紧接着来到通幽殿内,朝着许清宵一拜,这才离去。

  就如此。

  当晚。

  一阵哭声响起。

  是陈星河的哭声。

  从踏入皇宫的那一刻开始,陈星河就一直在痛哭。

  “师弟啊。”

  “师兄就出去了一趟,未曾想便是阴阳相隔。”

  “我的好师弟啊。”

  陈星河哭的很伤心,身旁的几个好友,也在落泪,不过对比陈星河显然好了不少。

  他是真的伤心。

  毕竟出门一趟,自己师弟突然死了。

  他根本就无法接受啊。

  通幽殿内。

  陈星河来到许清宵遗体面前,他一屁股坐在旁边,哭的撕心裂肺。

  如今他已经是二品武者,再往前一步,就是一品。

  本想着自己成为一品,帮助自己师弟,稳固大魏朝野,以后兄弟二人,其利断金。

  却不曾想,发生这般的事情。

  他的哭声,充满着悲伤。

  不少人也随着陈星河一同前来,都在哭泣。

  足足一个多时辰。

  陈星河哭晕了过去,的的确确伤心。

  到最后,是有人将陈星河送走了。

  此时。

  已是深夜。

  天穹上,无任何星光。

  通幽殿外,太监侍女们烧着纸钱,不敢有丝毫怠慢。

  而就在此时。

  一道人影。

  也缓缓出现在通幽殿内。

  是周凌的身影。

  他提着一壶酒。

  来到通幽殿,显得无比的平静。

  他是许清宵的师父。

  女帝已经下令,许清宵好友都可前来通幽殿祭拜。

  通幽殿内。

  周凌带着酒。

  他缓缓出现。

  望着许清宵的遗体。

  周凌静坐在他面前。

  从怀中取出两个杯子,周凌将酒倒满。

  一杯洒落在地。

  一杯自己饮下。

  如此,酒过三巡后。

  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他身后。

  是吴铭的身影。

  两人都是许清宵的师父,此番相逢,到没有过于热情,反倒是彼此都显得有些沉默。

  只是。

  过了一会,吴铭的声音响起。

  “守仁死之前,有几个疑惑。”

  吴铭开口。

  周凌不语,静静坐着,耐心聆听。

  “王朝阳的文宫来自何处?”

  “三千大儒来自何处?”

  “一个荀子,不可能有如此大的能耐。”

  “这背后还藏着一个人。”

  吴铭开口,他声音平静道。

  阐述着这件事情。

  是的,这是许清宵最后的疑惑。

  所有的动乱全部制止住了,可这一切,显得太简单了,也显得太过于刻意了。

  有一个人。

  藏在后面,安排了这一切。

  随着吴铭的声音落下。

  周凌开口了。

  “这个人是谁?”

  周凌询问道。

  “不知道。”

  “只不过,守仁说过,他一定会出现的。”

  听到这话,周凌不由起身,望着对方缓缓道。

  “哦,那他出现了吗?”

  周凌开口,望着吴铭。

  后者显得十分平静,看向周凌道。

  “应该出现了。”

  这一刻,吴铭的目光,瞬间变得无比坚定。

  他望着周凌。

  言外之意,已经很明显了。

  “他猜到是我了吗?”

  周凌开口,没有任何害怕,也没有任何惊讶。

  只是简单出声。

  “守仁一直认为,还有个人藏在暗中,”

  “他猜想过你,但没有证据。”

  “你的到来,说明了一切。”

  吴铭给予回答。

  “他是我徒儿,我出现,为何成了证据?”

  吴铭反问道。

  “你知道守仁为何选择在平安县自尽吗?”

  “他用自己的命,来测试你。”

  “如若当真不是你,他死的那一刻,你便会出现。”

  “但你没有。”

  “你担心他诈死,所以你在等,等待一个适当的机会。”

  “今日,你前来通幽殿,是想确定,守仁是不是真的死了。”

  “我说的没错吧?”

  吴铭开口,道出根本。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周凌也没有任何伪装了。

  “没有错。”

  “的确是我。”

  周凌开口,显得无比平静,丝毫没有一点被拆穿的惊讶。

  “为什么?”

  吴铭出声,询问周凌。

  后者没有急。

  而是缓缓开口。

  “恢复圣威。”

  这是周凌的回答。

  后者不解,皱着眉头,看向周凌。

  “大圣人,以自身之力,拯救天下苍生,到头来,却连一座雕像都未曾有过。”

  “自二代圣人出现后,三代,四代,以及五代圣人,天下读书人,有几个敬重大圣人?”

  “儒道的根本,来自我的祖先,后世有圣,却将我祖先的光辉抹去。”

  “我问你,身为大圣人后代,你能忍受?”

  周凌开口,他道出自己的想法。

  此话一说,吴铭不由皱起眉头。

  “倘若这般,以你的身份,完全可以入驻文宫,弘扬圣人之学,没必要走到这一步。”

  吴铭回答,认为周凌想法偏激。

  但话说到这里,周凌冷笑不已。

  “我于十六岁参加科举,就因我文章中书写大圣人之丰功伟绩,未提朱圣之言,以致于我被冠上不敬圣意,连区区童试都落榜。”

  “你觉得我还能弘扬圣人之学吗?”

  “大魏文宫,已经彻底腐烂,这天下的读书人,也令人作呕,倒不如一切重头开始。”

  周凌开口。

  他道出自己的想法。

  也说出自己为何这般算计。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受到了压制。

  的确,从许清宵身上就可以看出,大魏文坛的问题。

  朱圣被神化。

  不敬朱圣,皆是异类。

  许清宵吃了多少亏?

  何况周凌?

  “你是大圣人后代,为何不直接说明?”

  吴铭继续问道。

  只是此话一首,周凌笑了。

  “说明?”

  “如何说明?谁会相信?”

  “即便是相信了又能如何?你能只手遮天吗?”

  “大圣人已经成为了历史,我看明白了,也看透了。”

  “没有人会去关心过去的人。”

  “所以,我谋划如此之久,甚至不惜将天地文宫,赠给许清宵,铲除大魏文宫。”

  “荀子也好,吕圣也罢,哪怕是王朝阳,到头来都是棋子罢了。”

  周凌负手而立,这一刻他显得无比自信。

  原因无他。

  荀子是他的棋子,吕圣也是他的棋子,王朝阳依旧是他的棋子。

  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在适当的时间,拿出了适当的东西,引起他们争抢。

  他不是幕后者。

  他是一只无形的手,包括许清宵在内,所有人都是他的棋子。

  “那现在,是你想要的局面吗?”

  吴铭问道。

  “不。”

  “还不够。”

  吴铭摇了摇头。

  这并非是他想要看到的局面。

  “我让守仁取代了大魏文宫,镇压了五代圣人。”

  “如今,他是新圣,眼下我要做的事情,是粉碎守仁创造的神话。”

  “妖魔动乱,天下人必惶恐之,我要让天下人知道,守仁不是神,第五代圣人,也不是神。”

  “我以大圣人之名,拯救苍生,这才是我想看到的。”

  周凌有些肆无忌惮。

  他说出自己的想法。

  也是他真正的目的。

  大魏文宫,推崇朱圣,非朱圣一脉,皆为异类。

  他扶持许清宵,就是要让许清宵灭掉大魏文宫。

  但他同样也知道,许清宵如若推翻了大魏文宫,那么许清宵就会成为下一个朱圣。

  可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故此,他让荀子,种下三魔印在他体内,这样一来的话,许清宵终究难逃一死。

  但问题就出在,许清宵将自身才气,散于天地之间,五百年内,或许当真能诞生出一尊新的圣人。

  如若诞生出新的圣人,许清宵的威望,将会再一次得到升华。

  所以,他要在这个时候,粉碎许清宵的神化。

  制造动乱,让天下苍生绝望,而后化身救世主,拯救苍生,成为新圣。

  当然这个圣,不是真正的圣人,而是象征性的圣人。

  他知道自己无法成为圣人,他的目的很单一。

  让大圣人的光辉,再一次降临这个世界。

  “你觉得你能做到吗?”

  这一刻。

  吴铭开口,他手中凝聚出极武真气。

  然而,周凌摇了摇头。

  “你无法阻止我。”

  说完此话,刹那间,天地文宫从他掌中飞出,而后七道光芒冲了出去。

  轰隆。

  随着一道巨响,平静的大魏京都,瞬间炸锅了。

  一尊尊魔神,出现在大魏京都上空。

  每一尊魔神,都有万丈之大,举手抬足之间,便可将大魏京都夷为平地。

  吼。

  吼。

  吼。

  恐怖的声音响起,随着魔神怒吼,日月颤抖,星辰摇晃。

  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息,从大魏京都,一路席卷整个尘界。

  狂风大作。

  日月无光。

  恐怖降临。

  大魏皇宫内。

  满朝文武,正在商议一些朝政之事。

  这些日子,女帝都没有管理朝政,所以一直处理到这个时辰。

  然而,当这般恐怖出现了,朝堂内百官的神色都变了。

  “怎么回事?”

  “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惊呼,将目光看向大殿之外。

  很快,七尊魔神的身影,让他们露出惊恐之色。

  这的确可怕。

  万丈身躯,立在天地之间,如同不朽者,光是一个眼神,便可让世人恐惧。

  一道道身影从四面八方赶来,是各地一品。

  谁也没有想到,会突然发生这种事情。

  七尊魔神的出现,实实在在震撼世人。

  莫说七尊魔神了,即便是一尊魔神,也不是当世一品可以解决的。

  魔神,是超品的存在。

  他们的实力,超越一品太多太多了。

  通幽殿内。

  吴铭脸色有些阴沉,手中极武之力,已经释放而出。

  然而,天地文宫出现在周凌头顶,垂落下一缕缕圣气,可以阻挡吴铭的攻势。

  “释放出魔神真灵,你有把握收场吗?”

  吴铭开口,他怒吼,质问周凌。

  身为一品,而且镇压过仙尸,他知道这是七大魔神的真灵。

  如若魔神真灵真正复苏,七大魔神将会破开一切封印,从而为祸人间。

  到时候,谁来了都没用。

  哪怕是仙尸,也不见得能压制住。

  “有没有把握,已经无所谓了。”

  “失败了,天下苍生陪葬。”

  “成功了,我将光复祖先之荣耀。”

  周凌开口,他眼神当中充满着平静。

  他不在乎成功还是失败。

  对他来说,无论是任何结果,都能完成他的目的。

  成功了,他将成为救世主。

  失败了,世间一切一同陪葬。

  这些都是他能看到的结果。

  吼。

  怒吼声再度响起。

  恐怖的魔气,朝着大魏王朝涌来。

  魔神的身躯,还在不断变化,将日月星辰全部遮掩。

  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要出现了。

  大风席卷整个大魏王朝,天地之间,所有人都感应到了这可怕的力量。

  人们惊恐。

  也充满着畏惧。

  轰。

  终于,吴铭出手了,他朝着周凌杀去。

  极武之力杀出,周凌直接倒退离开,天地文宫将他庇护。

  随后,他消失在暗中。

  逃的太快了。

  “诸位,随我镇压魔神。”

  也就在这时,无尘道人的声音响起。

  他第一时间出现在京都上空。

  剑气纵横千丈,朝着魔神劈杀下去。

  一时之间,所有一品都没有留手,他们竭尽全力,朝着魔神杀去。

  一道道千丈剑气。

  一束束佛光。

  甚至,读书人更是诵念文章,转换为恐怖的浩然正气,

  这一刻。

  所有人开始阻挡魔神复苏。

  只是。

  一切的光芒,最终被七大魔神吞噬。

  不但没有任何作用,反而助长魔神之力。

  吼声越来越大。

  到最后,一道怒吼,波及整个尘界。

  四大魔域。

  也蠢蠢欲动,尤其是魔域之海,更是出现相应的身影。

  这是魔神之躯。

  若是真灵与魔神之躯合二为一,那将复苏出真正的魔神。

  那个时候,一切都将葬下。

  大魏京都。

  七尊魔神真灵,正在吞噬海量的魔气。

  所有一品聚集在了一起。

  仙门一品,佛门一品,甚至妖道和魔道的一品也出现了。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正邪之说了。

  “这是怎么回事?”

  “七大魔神的真灵,怎么会出现在大魏京都?”

  一品聚集。

  当看到吴铭后。

  无尘道人直接询问。

  “有真正的幕后,是守仁另外一位师父。”

  吴铭开口,而后长话短说,道出周凌的目的。

  此话一说,众一品脸色难看。

  他们未曾想到,还有这种事情。

  “眼下说什么都没用了,镇压魔神,制止更大的动乱,否则的话,什么都没用了。”

  无尘道人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定下计划。

  “他是在玩火,复活魔神,他也不见得能活下去。”

  也有一品怒吼,认为周凌疯了。

  可换句话来说,不疯也做不出这种事情。

  吼。

  魔神依旧在怒吼。

  而且情势越来越恐怖。

  众一品不敢耽误时间,疯狂镇压,免得出什么差错。

  只是,依旧是没有任何一点作用。

  关键时刻。

  一道声音响起。

  “朕乃大魏女帝,今日以大魏国运,加持中洲龙鼎,镇压一切邪祟。”

  这是女帝的声音。

  关键时刻,女帝出手。

  刹那间。

  一口龙鼎出现,这是中洲龙鼎。

  下一刻,一条五爪金龙自龙鼎诞生,朝着七大魔神真灵杀去。

  轰。

  毁天灭地的气息弥漫。

  中洲龙鼎还是强。

  五爪金龙,直接抓破虚空,将魔神真灵击退。

  有效果。

  人们欢喜。

  同样也十分激动。

  毕竟这么多一品,无法对魔神真灵造成影响。

  中洲龙鼎能造成伤害,这是一件好事。

  但还不等众人落下心来。

  七尊魔神直接出手,恐怖的力量,直接抓住这条金龙。

  吼。

  吼。

  吼。

  伴随着恐怖的怒吼声炸响,五爪金龙当场被撕碎,一片片龙鳞洒落,一滴滴龙血没入在天地之间。

  大魏皇宫。

  女帝吐了口鲜血,她遭到了反噬。

  七大魔神过于恐怖。

  即便是中洲龙鼎,也无法阻挡他。

  “莫要挣扎了。”

  “他们在天地文宫中孕育了无数年,真灵已经圆满,释放出来,没有人可以镇压住。”

  “除非有人成圣,否则一切已经注定。”

  “你们只有不到十二个时辰的时间,十二个时辰后,真灵与魔躯合二为一,到时即便是圣人,也阻挡不了。”

  这是周凌的声音。

  传至众一品,以及满朝文武耳中。

  众人愤怒。

  也充满着不甘。

  有人不信,继续凝聚剑气,劈向魔神真灵当中。

  可结果,没有任何一丝效果。

  也没有任何一点作用。

  无力感瞬间袭来。

  是绝望。

  深深的绝望。

  连中洲龙鼎都无法对魔神造成影响,他们自然也无能为力。

  最后十二个时辰。

  令人绝望。

  只是。

  在最关键时刻。

  吴铭的声音响起。

  “并非是绝路。”

  “还有一个办法。”

  吴铭开口,让众人有些好奇。

  “既然前后都是死路,献祭我等的修为,引来天地意志加持,复活许清宵。”

  吴铭开口。

  他道出唯一的破局之法。

  “献祭修为,引来天地意志?”

  “这办法行得通吗?”

  “还有其他办法吗?”

  众一品惊讶,没想到还有这种办法,但也有人不想献祭自己的修为,询问有没有其他办法。

  “到了这个地步,没有其他办法了。”

  “许清宵若是复活,或许有赢的机会。”

  “他逝去之前,将才气散于天地之间,这是无量功德,若他复活,天地意志必然会助他。”

  吴铭出声。

  这是他的猜想。

  但具体有没有用,就不清楚了。

  一时之间,众人沉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犹豫不决。

  “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如若这个办法行不通,我等也是死。”

  “魔神复活,各位没有一个能活下来。”

  “守仁,是我等唯一的希望。”

  说到这里,吴铭直接凝聚极武之力,刹那间他体内的修为,化作一束光芒,冲向天地之间。

  这是想引起天地回应。

  随着吴铭这般。

  无尘道人叹了口气,而后也化作一束光芒,他明白吴铭的意思。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办法了。

  复活许清宵。

  的的确确是唯一的办法。

  而随着无尘道人都这样做,众人也彻底明白,这是最后的机会。

  他们不在迟疑。

  当下,每一位一品,都化作光芒,想要借此引起天地感应,从而复活许清宵。

  二十多道光芒,刺破了黑暗,看起来无比的璀璨。

  只是。

  依旧没有任何作用。

  黑暗中。

  周凌皱着眉头,他望向这一切,心中也有一些担忧。

  只是,当看到众人献祭并没有得到回应,他也缓缓松了口气。

  然而。

  突然之间。

  一道声音再度响起。

  依旧是季灵的声音。

  “朕乃大魏女帝,今日以大魏国运,换来天意恩泽。”

  是季灵的声音。

  在关键时刻。

  她舍弃一切,拿出大魏国运,沟通天地,从而复活许清宵。

  当这道声音响起。

  暗中。

  周凌眉头有些皱紧。

  他望了过去,大魏京都上空,太祖长刀出现,爆发出一道炽烈无比的光芒,搅动风云。

  将一切乌云吹散。

  “即便是复活了许清宵,也没有作用。”

  “古往今来,死不可转生,当真转生,也不过是回光返照一段时间。”

  “这种挣扎,没有意义。”

  “他复活了,也成不了圣。”

  周凌的声音响起,传至众人耳中。

  许清宵能否复活,这是一个未知数。

  古今往来,从来没有这种事情。

  死去的人,终究是死去。

  而且,即便是许清宵复活了,在他看来,也没有任何作用。

  许清宵,不是圣人。

  轰。

  然而,随着国运之光,冲天而起,刹那间,一束炽烈无比的光芒,没入了通幽殿内。

  当下,无数人将目光看向通幽殿。

  女帝眼神当中充满着期盼。

  众一品也满是期待。

  虽然周凌说的是事实,可人们还是有一丝希望,他们心中充满着期待。

  许清宵有一种魔力,无论何时何地,他仿佛都能给人带来希望一般。

  只是。

  光芒虽然坠下,没入了通幽殿中。

  可许清宵并没有复活。

  他的身体,依旧躺在龙辇上。

  毫无生机。

  看到这一幕,暗中的周凌长长吐出一口气。

  他并不畏惧许清宵。

  只是,他也不希望许清宵复活。

  他不想面对许清宵。

  毕竟,这终究是自己的弟子。

  吼。

  魔神再一次怒吼。

  苍穹破裂,一缕缕黑暗之气,降临整个大魏京都。

  这一刻,众一品沉默。

  他们已经牺牲自我,想要复苏许清宵。

  结果,即便是加上了大魏国运,都无法复活许清宵。

  这让他们感到绝望。

  “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有一品开口,沉着神色问道。

  “还有。”

  无尘道人的声音响起。

  他还有办法。

  “什么办法?”

  “无尘道人,还有什么办法?”

  他们急迫,询问无尘道人。

  “万民之意。”

  “诸位,借着最后一口气,将消息传播出去,让世人虔诚膜拜,产生民意信仰。”

  “复活许清宵。”

  这是无尘道人最后的办法。

  也是他唯一能想出来的办法。

  听到此话,众人一愣。

  但很快,有人直接离开,前去传播此事。

  没有时间可以犹豫。

  再等下去,魔神就要复活了。

  一瞬间,一束束光芒消散。

  众一品瞬间便是万里,开始传播此事。

  依靠他们的力量,无法复活许清宵,但借助天下苍生的力量,无人可以阻挡。

  刹那间,一道道声音响起。

  “魔神复苏,大难将至,唯有虔诚祈祷,感动上苍,复活亚圣守仁,还我郎朗乾坤。”

  声音震耳欲聋。

  传遍五湖四海。

  东洲,南洲,北洲,西洲,中洲。

  到处都是这样的声音。

  很快,越来越多的声音响起,是读书人,是百姓,是掌权者。

  这一刻,世人所有的希望,都落在了许清宵身上。

  随着声音传达出去。

  一瞬间,无数民意涌入大魏通幽殿。

  即便是突邪,初元王朝,他们也号召百姓,加持民意。

  浩劫将至,没有人可以逃过这一劫。

  唯一的希望。

  的的确确,就剩下许清宵一个人了。

  铺天盖地的民意,化作一束束光,朝着通幽殿飞去。

  民意如海。

  如洪流一般,将通幽殿映照如神殿一般。

  也就在这一刻。

  一道声音响起。

  咚。

  世间安静。

  这是心跳的声音。

  咚。

  咚。

  咚。

  随着这道声音愈发强烈,刹那间,一束炽烈无比的光芒,冲天而起。

  这一刻。

  通幽殿震动。

  这一刻。

  大魏京都震动。

  这一刻。

  天下震动。

  无数人将目光看向通幽殿。

  炽烈的光芒,将通幽殿彻彻底底包裹住。

  光芒冲天而起。

  目光无法注视。

  也就在万众瞩目之下。

  一道身影。

  出现在光中。

  “是守仁!”

  “守仁当真复活了。”

  “恭迎亚圣。”

  一道道声音响起。

  人们惊呼,有人更是喜极而泣。

  未曾想到,关键时刻,许清宵当真复活。

  这,太不可思议了。

  但有不少人落泪。

  吴铭最先落泪,他并非是激动,而是难受。

  许清宵临死之前说的话,是太累了,可没想到,最后一刻,他还要出现。

  拯救世人。

  大魏皇宫中。

  女帝更是无声落泪,她的目光,注视着这道身影,眼神极其复杂。

  通幽殿内。

  这是一道无与伦比的身影。

  他立在殿外。

  这道身影不高。

  可却光芒万丈。

  世人将目光投了过来,天地一切,都安静下来,看向许清宵。

  是光。

  许清宵注视着这一切。

  随着一道道民意没入体内,许清宵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注视着这片山河。

  许清宵没有任何一丝惊讶。

  对于自己的复活。

  他算到了这一步。

  所有大敌都被灭了,一切都显得十分简单。

  这点让许清宵充满疑惑。

  许清宵知道,幕后还藏着一个人。

  这个人藏的太深了。

  他猜想过很多人,甚至包括陈正儒他们都有所猜想,还有自己的师父。

  只是具体是谁,许清宵不清楚。

  他不想冤枉谁,也不想滥杀无辜,尤其是这些人与自己关系好。

  所以许清宵选择散去才气。

  他也在赌。

  赌两件事情。

  一来,是五百年后两位圣人出场。

  二来,幕后黑手按耐不动,得知自己死后,直接出手,天地民意加持自己,将自己复活。

  是的。

  关于自己的复活,许清宵已经料到。

  唯一没有想到的是。

  幕后黑手,当真是自己的师父。

  “师父,可否一见?”

  殿内。

  许清宵开口,他望着虚空,显得平静。

  当许清宵的声音落下后。

  一道身影,赫然出现在许清宵面前。

  是周凌的身影。

  “你料到了这一步吗?”

  望着眼前的许清宵,周凌眼神有些复杂。

  他没有惊讶,也不显得平静,而是复杂。

  许清宵是他的学生,两人感情不算特别深,但对许清宵来说,周凌是他的师父,第一位师父。

  等同于父亲一般。

  再次相见,两人的眼神都显得复杂。

  “猜到了一些。”

  “但并不确定是谁。”

  许清宵缓缓回答。

  “你还是仁慈。”

  “如若我是你,会解决一切大敌。”

  周凌摇了摇头,给予这个回答。

  听到这个回答。

  许清宵却摇了摇头。

  “我已复活。”

  “一切还有变数。”

  “师父,放下屠刀,现在还有机会。”

  许清宵开口。

  他淡然道。

  只是此话一说,周凌不由轻笑。

  “放下屠刀?”

  “拿什么放?”

  “而且,你有什么底气说这番话?”

  “魔神真灵已经复苏,要不了几个时辰,真正的魔神将会彻底复活。”

  “你如何阻止?”

  “杀了我吗?”

  “也晚了。”

  “再者,你也杀不了我,你不是圣人,不过是亚圣罢了。”

  周凌叹了口气,望着许清宵如此说道。

  随着周凌开口。

  天穹上,七道怒吼声也在这一刻响起。

  抬头看去,在别人眼中,是七道魔神虚影。

  可在许清宵眼中,这是朝歌他们。

  是的。

  每一尊魔神真灵内部,都有一道虚影,是朝歌等人。

  感受到许清宵的目光。

  周凌的声音响起。

  “他们是魔神真灵,并不是所谓的圣人门徒,当初大圣人将他们封印在文宫中。”

  “洗去了他们的记忆。”

  “如今,我让他们真正释放,也算是帮他们一把。”

  周凌开口,回答了这件事情。

  只是,这个消息并没有让许清宵感到惊讶。

  许清宵反倒十分平静。

  “收手吧。”

  “师父。”

  许清宵没有在乎朝歌他们的身份,而是望着周凌,又一次开口。

  “收手?”

  “你拿什么让为师收手?”

  “守仁,你只是复活,不代表你成圣。”

  “而且,我看的清楚,你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复活,不过是多撑一会罢了。”

  “要不了一天,你将会彻底死去。”

  “你到底有什么自信?”

  周凌眼神充满着好奇。

  他真的不明白,许清宵哪里来的自信,哪里来的底气。

  面对周凌的询问。

  许清宵也彻底明白,周凌不会善罢甘休。

  一瞬间。

  许清宵没有任何犹豫。

  他向前走了一步。

  来到周凌面前。

  “师父,你说的没错,学生是亚圣。”

  “而且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复活。”

  “可正是因为这样的复活,学生才能镇下这场动乱。”

  许清宵缓缓出声。

  还不等周凌反应过来。

  刹那间。

  一道宏伟无比的声音响起。

  “吾为许清宵。”

  “今日,向上苍借来五百年。”

  “成圣。”

  “镇乱。”

  声音响起。

  在刹那间,传遍整个尘界。

  这一刻。

  周凌神色一变。

  “你想学朱圣?”

  他瞬间明白许清宵想要做什么了。

  当下,周凌想要阻止许清宵。

  然而,恐怖的光芒,已经从通幽殿彻底绽放而出。

  亿万道光芒,彻底炸开,淹没了整个大魏京都,很快又淹没了整个大魏王朝,直至天下。

  星辰震颤。

  日月摇晃。

  各种异象,在大魏王朝纷纷出现,山川田野,古城遗迹,皆然出现各式各样的异象,璀璨无比。

  中洲龙鼎再一次凝聚而出。

  这一次,比之前要可怕的多。

  一股恐怖无比的气息,也自许清宵体内逐渐弥漫。

  这股气息,毁天灭地。

  令世人震撼。

  众一品望着许清宵,发出惊喜无比的声音。

  “成圣了。”

  “许守仁成圣了。”

  “我等参见圣人。”

  众一品兴奋,他们没有想到,许清宵竟然真的能成圣。

  倘若许清宵成圣。

  那一切就有希望了。

  通幽殿内。

  随着一束束光芒没入许清宵体内,圣人的气息,也自许清宵身躯扩散而出。

  震慑天下。

  他成圣了。

  在关键时刻成圣。

  但付出的代价,是向苍天借来五百年。

  用这种方式成圣,背负莫大的因果,而且不会长寿。

  只是,对于许清宵来说,长寿不长寿也已经无所谓了。

  成圣,解决这场动乱,是许清宵的目标。

  气息席卷整个天下。

  每一缕圣气,自许清宵周围弥漫而出,震古烁今。

  在如此恐怖的圣威下。

  周凌神色变得很难看。

  他没想到,许清宵会用这个办法成圣。

  只是,周凌望着许清宵,并没有显得太惊慌失措。

  反倒是继续开口。

  “即便是成圣了,又能如何?”

  “这是魔神真灵,强如大圣人,也要借助文宫的力量,才只能镇压魔神真灵。”

  “你才刚刚成圣,压不住的。”

  “一切都是无用功。”

  周凌开口,他显得十分自信。

  对于魔神,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

  只是。

  当周凌说完这话,许清宵却摇了摇头。

  “你错了。”

  许清宵开口。

  这一刻,他如神灵一般,高高在上,注视着周凌。

  “什么错了?”

  周凌皱眉。

  “大圣人并不是斩杀不了魔神真灵,而是想要真正化解魔神心中的恨。”

  “魔神,天地孕育而生,是众生的怨气。”

  “当初镇压魔神之战,大圣人门徒与魔神同归于尽,然而大圣人为彻底化解后世之动乱,将魔神真灵封印在天地文宫中。”

  “将七大门徒的记忆,与魔神融合。”

  “也就是说,他们虽然是魔神,可已经彻底明悟圣人用意。”

  “他们将涅槃重生。”

  许清宵开口,神色认真道。

  这不是他之前想到的,而是成圣之后,冥冥之中感悟出来的。

  “莫要胡言乱语了。”

  “涅槃重生?”

  “可笑。”

  周凌冷笑不已。

  显然,他不相信许清宵这番话。

  只是。

  下一刻。

  许清宵缓缓抬起手来。

  当下,一缕缕圣意腾空而起,凝聚在天穹之上。

  七尊魔神真灵,在这一刻突然安静下来了。

  很快,当圣气彻底将他们包围后。

  他们体内,绽放出一束束光芒。

  最终,万众瞩目之下,朝歌等人的虚影出现。

  化作了光芒。

  他们意识醒来,没有沉沦下去,被许清宵的圣意感染。

  “这不可能。”

  周凌大声喊道,他之前的自信与镇定,在这一刻彻底荡然无存了。

  他一直都知道,天地文宫当中的七人,其实是魔神真灵,并不是所谓的门徒。

  他认为,这是大圣人为了封印魔神才会这般。

  却没想到,大圣人的用意是感化魔神。

  “师父。”

  “放下屠刀吧。”

  许清宵再次开口,他注视着周凌,缓缓出声。

  “我放不下。”

  “这执念,在我心中已经化作魔障,岂是一句话就能放下的。”

  “我是大圣人的后代,应当享受世人的尊崇。”

  “如果不是朱圣一脉,我不会如此。”

  “这些年来,我苦心积虑,甚至不惜将圣人古经给予王朝阳,使他成为亚圣。”

  “现在你让我放下?”

  “我步步为营一生,是你,你放得下吗?”

  这是周凌的回答。

  当下,他肉身弥漫业火,天地文宫也在业火之中燃烧,化作恐怖的魔焰,朝着七尊魔神虚影飞去。

  这是他心中的执念。

  身为大圣人后代,他本应该享受这世间极致的荣耀。

  可未曾想到,被朱圣一脉打压,导致郁郁一生。

  如今,密谋了这么长时间,到头来是一场空。

  无论是谁,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唉。”

  长长的叹息声响起。

  望着走向疯狂的周凌。

  许清宵有些沉默。

  他闭上眼睛,抬起手来。

  滔天圣威弥漫,化作一座文宫,镇压七大魔神虚影。

  轰隆。

  圣威无敌。

  朝歌等人醒来,他们明悟许清宵的意思,没有防御,承受着这一切。

  无边无际的光芒如银河一般坠下。

  洗礼着这些业火与魔焰。

  足足一刻钟后。

  大魏京都上空,七道散发炽烈光芒的身影出现。

  是朝歌等人。

  四大魔域的怒吼声也停下来了。

  许清宵以圣威唤醒了朝歌等人,完成了最终的蜕变。

  七大魔神真灵也在这一刻,转换为了最为纯净的阳力。

  彻底杜绝魔神之难。

  也不会发生凶神之难了。

  通幽殿外。

  周凌痴痴地看着这一切。

  一切的希望,在这一刻彻底绝灭,他明白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不是因为许清宵成圣。

  而是自己没有想到,大圣人藏的这一手。

  “你算到了这一切。”

  “你将自身才气散去,就是为了等到这个时候。”

  “对吗?”

  此时此刻,周凌想到了一件事情,他望着许清宵,询问着。

  “恩。”

  许清宵点了点头。

  “你怎么能确定,一定可以复活?”

  “万一他们无法将你复活呢?”

  周凌开口,这是他最后一个疑惑。

  “这重要吗?”

  许清宵没有回答,而是看向周凌,反问了一句。

  此话一说。

  周凌微微一愣。

  他稍稍沉默。

  最终长叹一口气。

  是啊,已经不重要了。

  此时此刻,他的身躯,正化作黑色物质,一点一点飘散。

  他被业火燃烧,当真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周凌逐渐消失。

  许清宵也尽到学生的礼。

  他朝着周凌一拜,算是最后的送行。

  目送周凌彻底消失后。

  天地一切,也彻彻底底恢复宁静了。

  只是。

  许清宵知道,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

  自己复活,并不是真正的复活。

  要不了多长时间,便会彻底死去。

  所以自己必须要做完最后一些事情。

  将魔域彻底封印。

  如此一来的话,天下才能真正的安稳。

  “朝歌兄长。”

  许清宵朝着朝歌呼喊一声。

  后者顿时明白许清宵想做什么,直接点了点头,没有废话。

  得到朝歌的回应。

  许清宵向前走了一步,他要离去,为天下苍生做最后一件事情。

  可就在此时。

  一道声音响起。

  “守仁。”

  是女帝的声音。

  她感受得出,许清宵想要做什么。

  他要离去。

  故此,季灵在最关键时刻,喊住了许清宵。

  通幽殿外。

  听到季灵的声音。

  许清宵略微一愣。

  但很快,许清宵回首过去,露出温和笑容,朝着女帝缓缓开口道。

  “我会回来。”

  声音落下。

  许清宵与朝歌等人,一同消失在了原地。

  当下。

  京都内,百姓们望着许清宵离去。

  很快他们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我等恭送许圣。”

  =====

  =====

  =====

  =====

  还有一篇番外。

  【十二时辰/女帝】

  不过估计要蛮久了。

  哭惹。

  新书的话,已经确定了,还是儒道王朝类,但有很多改变。

  时间是3月10号左右吧。

  具体会通知的~~

  做大纲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